貓外婆

作者:琦君
可愛的小貓。(fotolia)
  人氣: 334
【字號】    
   標籤: tags: , ,

只聽說「看門狗」,哪有「看門貓」呢?可是我家就有一隻忠心耿耿的看門貓。每回當我從外面回來時,牠總是畢恭畢敬地坐在我家門口,瞪著一對大眼睛衝我叫。要不就是蜷成一個圓球,一對前腿抱住鼻子呼呼大睡。那麼牠為什麼不在屋裡而要呆在門口呢?因為牠不是我家的貓。牠原是對面樓下鄰居的貓,養牠只為捉老鼠,從沒哪個愛撫過牠,餵牠飯也是飽一頓、餓一頓的,鄰居搬走以後,牠更變成無家可歸。可是牠仍然高臥在大門上面一塊水泥平臺上,我每天早上拉開陽臺門,一定先和牠打招呼,我拉長了聲音叫:「咪咪唔!我的好咪咪唔。」牠就起身伸個懶腰,也拉長了聲音回答我:「咪咪—」我們彼此談一陣,然後牠坐下來歪著頭看我彎腰曲背做早操。早操後,我一定招待牠一碟牛奶。

天氣漸漸熱了,牠不再在平臺上曬太陽,就在巷子裡跑來跑去,有點悽悽惶惶的樣子。有一個下雨天,牠渾身淋得濕透了,我好不忍心,立刻奔下去,把牠帶進家門。牠早就盼望有這麼一天,就大搖大擺地進來,睡在我為牠鋪得軟軟的盒子裡。起初牠好乖,只睡那個盒子,每天「晚出早歸」,喝了牛奶就睡覺。但漸漸地,牠要睡沙發、睡床了。我的膝頭,更成了牠的安全港。一個個梅花腳印到處都是,最糟的是牠帶來的跳蚤咬得我體無全膚。家人提抗議了:「這樣髒的貓,小心傳染病啊!」我怎麼辦呢?只好給牠擦藥粉,可是牠好怕,咬了我好幾大口,血一直流。屋子裡跳蚤越來越多,我四肢上斑點也越來越多。不得已只好全屋子撒DDT粉來清除,也只好狠心地把貓關在門外。起先牠每天一大早就來叫呀叫呀,苦苦哀求我開門接納牠,我還是不能,因為DDT氣味對牠有害,跳蚤對我們有害,我只好把魚飯和水放在門口,牠吃飽以後,看看沒希望進來就跑出去玩。玩累了,就回來在我門口腳墊上睡覺。上下鄰居的孩子們都好愛牠,給牠吃蛋糕、肉鬆。牠到處掛單,得吃得喝。牠成了我家的看門貓,也是這一幢公寓裡每個孩子的好朋友。

牠肚子漸漸大起來,要做媽媽了。有好幾天,牠忽然不來了。再來的時候,肚子小了,小貓已經生了。我真擔心,牠把小貓下在哪裡了呢?有一個下雨天,牠忽然啣來一隻雪白的小貓,我連忙給牠在門口擺個大紙匣,牠馬上把小貓放在裡面,然後一隻隻啣來,一共四隻,黑的、白的、花的,好可愛。我用紙板蓋好,在上面寫一張條子:「請小朋友們不要驚動牠,牠生了小貓了。」小朋友們都好興奮,紛紛為牠送來沙丁魚、牛奶,蹲著看半天,一點也不打擾牠們。牠整天在裡面陪伴牠的小兒女。看牠們真幸福、真滿足啊。母貓對我們的信賴,也叫我們好感動。

我抬起頭來看看日曆,哦!那天正是五月十一日母親節。母貓恰巧在母親節的前一天,把牠的小兒女啣來託付給我。牠送了我最最好的一樣母親節禮物—讓我做了貓外婆。

我不由得想起小時候在鄉間。每回我家母貓生小貓時,我媽媽總用一個深深的大木桶,拿舊衣服墊得軟軟的,放在她自己床邊,讓母貓帶著小貓睡在裡面,不受一點打擾。媽媽給牠拌黃魚稀飯吃,說母貓做月子,要進補才會下奶。媽媽臉上的笑容好慈愛。我說:「媽媽,您當貓外婆了。」 現在我也當貓外婆了,因此,我好想念我的媽媽啊!(本文限網站刊登)

──節錄自《琦君說童年》/三民書局

《琦君說童年》書封/三民書局提供
琦君說童年》書封/三民書局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妝扮」是戲劇的要素之一。我國自從優孟為孫叔敖衣冠,巫覡為〈九歌〉中的神靈以來,已啟戲劇妝扮的先聲。戲劇的妝扮,演員的性別和所飾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妝,女可以扮男妝;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但若考其源起,觀其時代風氣,那麼對於我國古典戲劇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
  • 不知誰說的,大學是人生的黃金時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陽無限好了。因為過了這個暑假,到了明年驪歌唱罷,出得校門,就前途未卜了。
  • 南戲北劇孕育的溫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欄,而促使之成立發展的推手就是活躍瓦舍勾欄中的樂戶和書會。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欄興盛,其關鍵乃在於都城坊市的解體,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狗,多可愛的小動物,我多麼希望有這麼一個寸步不離的好朋友。可是現在我還不知道牠在哪兒。也許牠還未來到人世,也許牠已經出生了。
  • 狩獵術語中有個頗具啟發性的詞彙,可以形容這類印痕——嗅跡(foil)。生物的嗅跡就是足跡。但我們很容易便忘卻自己本是足跡創造者,只因如今我們多數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這些都是不易壓印留痕的物質。
  • 畢竟超過了半個世紀,當然不一樣啊!道路和運河都整備得很完善,街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簡直可說是煥然一新。這裡的很多房子曾經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經過之後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愛德華見面之前,就聽說了他在太太臨終前所作的承諾。
  • 存在於東京這個都市的傳說不少,撇開那些有點靈異或是恐怖的傳說外,兩個和戀人相關的傳說,就是「井之頭公園的天鵝船」以及「東京鐵塔的點燈」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