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繪繽紛記憶——加拿大藝術家TM Glass的花之禮讚

作者:J.H. White

《鐵線蓮與中國茶壺》,茶壺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館藏品,畫幅:60″x60″ (TM Glass/《品位》雜誌提供)

  人氣: 2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長久以來,鮮花一直是藝術創作中恆久的主題。它是大自然最慷慨的饋贈,是世間所有美好事物的代表和讚頌。無論是歡慶還是懷戀,人們總能從無數種類的鮮花中找到一種來傳遞自己的心意,彷彿它可以用最美麗的方式來傾吐心聲。

可惜鮮花的美很短暫,總是在絢爛綻放後轉瞬凋零,空留一地繽紛令人不禁唏噓。也許是感應到這份缺憾並想給予彌補,藝術家紛紛嘗試各種方式來將鮮花永遠定格在最美的一刻,這其中加拿大本土藝術家TM Glass無疑是很成功的一位。

藝術之花

做為一位新媒體藝術家,TM Glass無疑是特別的。當其他當代藝術家在藝術創作中越來越追求標新立異,強調視覺刺激與衝擊時,這位藝術家卻另闢蹊徑,選擇用當代的科技手段來創作符合古典美術技法和美學理念的作品。幸運的是,這一回歸傳統藝術的理念正越來越受到其他藝術家和藝術愛好者的認可。TM Glass坦言,選鮮花為作品「主角」,是因為鮮花純粹的美,而美好的事物應用真摯美好的方式去展現。「鮮花是這個星球上最美麗的東西。數千年來,鮮花一直是愛和和平的象徵。做為藝術家,(塑造鮮花)就是我能為這個世界做出的貢獻。」

年幼時,TM Glass便對祖母精心打造的花園非常著迷。在成為一名藝術學院的學生後,TM Glass笑著說:「我開始用照相機一點點地創造自己的花園。」從最初只有一台像素為六百萬的數碼相機,到如今使用上億像素的相機。在現代技術的幫助下,TM Glass用鏡頭創造的「花園」變得越來越細膩精緻,卻也總感覺缺少了些什麼。

TM Glass告訴我們:「即使我現在的相機能夠捕捉到最精緻的細節,卻依然永遠無法複製出我記憶的那一刻中鮮花的樣子。所以我會用電腦數字繪畫技術去為鮮花照片增添上我當時的記憶和我對這段記憶的愛。這時這幅作品就會變得擁有了我個人情感的印記。」

也許是愛屋及烏的原因,TM Glass隨後在自己的作品中又添加上花瓶這個魅力不亞於主角的配角。從多倫多安省王家博物館到加德納陶瓷博物館,TM Glass陸續拍攝了其中最珍貴的花瓶藏品。隨後又前往英格蘭,尋找拍攝那些收藏在王室家族中的珍貴花瓶。當這些古董花瓶與鮮花交相輝映,出現在TM Glass的作品中時,一股古典藝術品中才擁有的深厚寧靜之美油然而生,而這也正是TM Glass一直在藝術上所追求的美好意境。

《玉蘭花與美洲古陶罐》,陶罐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館藏品,畫幅:60″x60″(TM Glass/《品位》雜誌提供)

回歸經典

「在過去的六十年到一百年間,藝術家們已經不再去思考藝術品視覺上的深度了。所謂現代藝術的繪畫作品變得異常直白乏味,也很少有人在油畫布上創作了。」TM Glass遺憾地說。尤其當想要表現鮮花這種色彩紋理精緻細膩、內涵情感豐富靈動的「主角」時,那種不追求形態色彩準確,細節刻畫到位的現代藝術表現手法就顯得愈加蒼白無力。即便是看似能百分百還原景物的照相機,在TM Glass看來,如果沒有傳統的藝術技法做為基礎,依然無法滿足創作需求。

「照相機只是一個機器,一個可以捕捉影像的機器,但人們用眼睛看到,並收藏在記憶中的畫面可能完全是另一回事。在我的照片中,我對光線的運用很類似雕塑家,在光影中尋找著靜物的形制之美。」TM Glass解釋說,這是選擇用電腦數字繪畫做為創作補充的原因,但這種新型的繪畫技術僅僅是改變了創作的工具,並不意味著藝術創作的基本原理也因此而改變。準確地表現光線、陰影、透視、造型、色彩等,是繪畫的基本功,也是鑑定一位正統畫家技巧是否精湛高超的標準。好在TM Glass就讀藝術學院期間有機會接受傳統繪畫技藝和美學理念的訓練,那段經歷至今還可以幫助這位藝術家來判定什麼是真正的美。

《鬱金香與日本花瓶》,花瓶為Gardiner Ceramic Museum陶瓷博物館藏品,畫幅:60″x60″(TM Glass/《品位》雜誌提供)
《銀蓮花與日本花瓶》, 花瓶為Gardiner Ceramic Museum 陶瓷博物館藏品,畫幅:60″x60″(TM Glass/《品位》雜誌提供)

「當人看到美好的事物,他們會立即本能地意識到那是美的。」TM Glass舉例說:「對大多數人來說,當他們與自然相聯繫,就會感到由衷地身心愉悅。也許那是一朵花,一片葉子,一隻樹上的鳥兒,你都可以與之取得共鳴。這是因為自然創造萬物都是依據黃金比例法則,這種法則貫穿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和藝術作品中,甚至早在古埃及和古希臘時期,人們就開始採用了。」

黃金比例法則可以幫助TM Glass解決攝影中很重要的構圖問題,也是其作品總能令人感到有種平衡協調之美的原因。此外,TM Glass還常用黑色做為作品的背景色調,這是一種十六至十八世紀荷蘭繪畫大師們常用的技巧。「他們描繪鮮花時發現,如果採用黑色的背景,鮮花的色彩會更加鮮活亮麗,這是一種非常迷人的呈現色彩的方式。」

除了在創作技法上傳承了一些古典技巧,TM Glass在創作精神上也延續了前輩們的全情投入和精益求精,經常花費兩三個月的時間來完成一幅作品。在這個過程中,TM Glass將更充沛的情感融入其中,令每一幅作品都煥發出鮮花綻放最絢爛一刻的獨特難忘之美。「機器製作的東西並不美,只是價格便宜。」TM Glass說自己贊同英國藝術與工藝美術運動領導人之一威廉.莫里斯的觀點。「威廉.莫里斯在工藝美術運動中提倡保存和延用古法來製作藝術品和工藝品,像是手工針織技術,使用古老天然染料的印染技術,還有瓷磚貼畫、掛毯、壁紙和木刻版畫等等,都在他的拯救下得以保存。現在人們也應該關注這些曾經令我們無比自豪的古老技藝。」TM Glass滿懷期待地說。@

──轉載自《品位》雜誌

(點閱【《品位》雜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玉質純淨溫潤,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以「仁義禮智信」比喻「玉」有五德。「玉」在古代所指廣泛,舉凡水晶、瑪瑙等美石都可稱為「玉」。但真正的「玉」只有兩種:軟玉和翡翠。
  • 「縱有家財萬貫,不如汝瓷一片」汝窯價值千年前早有傳說,皇帝鍾愛,惹得收藏家熱捧。清乾隆皇帝熱愛,「乾隆品牌」古文物,就是人間寶物的代號。汝窯是「乾隆品牌」不可或缺的招牌。
  • 十七世紀法蘭德斯女畫家克拉拉.琵特斯在這些精密描繪的反光面上,畫家巧妙、幾乎不著痕跡地留下了許多小小自畫像,就如同低調的簽名落款一般。對觀眾而言,則是「找找看」的遊戲!
  • 近年來,古典寫實與當代寫實藝術正蔚然復興,16年前創辦於美國的「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簡稱ARC),而今已成為集結全球藝術界同好的權威平台。近日,就寫實藝術創作、教育以及很多讀者關心的藝術品收藏投資的話題,該中心首席運營官卡拉‧萊桑德拉‧羅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紀元的書面採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