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2019中共嚴防垮台 奈何人心不再

中共退出歷史舞台系列之四

進入2019年,在內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顏色革命」,防「風險」。(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人氣: 230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進入2019年,在內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顏色革命」,防「風險」。分析認為,中共喪失民心,近來的知識分子公開發聲反抗只是第一波,中共垮台前的亂局將接連而至。

中共省部級研討班 高層頻提「風險」

從官方1月21日的通稿中可見,中共省部級主要官員研討班的開班式上,習近平講話中共有21次提及「風險」。

今年研討班的專題是「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習所講的風險範疇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建等七大領域。

習近平講話的主旨緊緊圍繞「風險」和「憂患意識」,在新華社報導習講話的3000多字新聞稿中,20多處提到「風險」二字。香港《明報》的評論稱,在習近平眼中,2019年的日子確實不好過。

政法委強調「政權安全」 公安嚴防「顏色革命

1月18日,中共中央印發《中共政法工作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條例》指,政法委職能首要是統籌事關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以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項,第二是要統籌維穩事項。

1月17日,中共召開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公安部長趙克志講話稱,今年公安的重大政治任務,重點防範抵禦「顏色革命」,「堅持把防範政治風險置於首位」。

在這種場合提到防範「顏色革命」,這還是近年來第一次。

1月15日至16日,中共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強調,特別要維護政權安全、制度安全。

分析:2019年中共防垮台

1月11日至13日,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三次全會在北京舉行。習近平在首日的講話中對中紀委提出6項任務,「懲治腐敗」只排在第4位,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要求均排在「懲治腐敗」之前。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這顯示中共查經濟腐敗已經讓位於查政治規矩。中共已經覺得政權不穩。從對政法系統、中紀委、省部級官員的要求來看,防垮台已經成為中共2019年各部門、各系統的工作重點。

去年12月25日至26日,政治局在北京召開「民主生活會」,在會上,對照是否維護「習核心」地位、貫徹「習思想」等要求,中共政治局委員逐個發言。

此舉被認為是中共政治局高層必須「人人過關」。

分析:高層借秦嶺事件警告官場

近期,陝西的秦嶺違建別墅事件轟動一時。

今年1月9日,中共央視播出有關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的新聞專題片。該片披露了陝西官方對習近平先後六次的批示敷衍了事,並直接點名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當時的陝西省委書記是趙正永。

之後,趙正永於1月15日被宣布落馬。

西安前市委書記魏民洲,陝西前副省長馮新柱,陝西省委前祕書長錢引安及西安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市前政協主席程群力等,因涉秦嶺別墅案分別被調查或被降級。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此次官方動靜搞得這麼大,抓趙正永、央視等官媒點名、各路官員出鏡講話,其實是為了警告官場:在中共垮台壓力極大情況下,不允許中下層官員不聽話、有二心。

中共再度收緊公眾發聲平台

在中共內外交困的情況下,其對言論的控制也越來越嚴厲。

自2017年6月開始生效的《網路安全法》,嚴格限制了網路通訊和社交網路,並限制民眾使用可翻牆的虛擬私密網路工具VPN,讓中共的網路審查和監督達到前所未有的嚴密。

今年1月9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網絡短視頻平台管理規範》與《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新規要求視頻平台實行節目內容先審後播制度,連節目標題、簡介,甚至彈幕、評論等即時互動性強的內容,也須先審後播。

北大教授鄭也夫呼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與中共如臨大敵相對應的,是大陸知識分子近期不斷公開發聲炮轟中共。

今年1月,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呼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鄭也夫這篇《政改難產之因》的文章表示,政改從未邁出一步,是因為執政黨魁意識到,政改的每一項都是在削弱其政黨,並直指當今的領導人應引領其黨淡出歷史舞台,結束專制符合廣大人民的利益。

文章說,但當前有一項符合中國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產黨「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會動盪的方式,淡出歷史舞台。

作者直言,在中共執政的70年歷史中,這個黨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演化到今天,其權力的結構和生態決定了它已不能為中國社會輸送優秀的各級領導者,它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

鄭也夫的文章引發輿論浪潮。

有大陸紅二代兼歷史學者表示, 「鄭先生的言論只是回歸一個常識,說出大家想說但是不敢說的,就是誰幹得好就幹下去,幹不好就淡出。鄭先生比較客氣,用了『體面淡出』而不是退出,就是有個階段,逐步地、體面地退出,而不是一步退下,留了很大的面子」。

歷史關頭 網傳中國百餘公共知識分子感言

去年12月,在「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中共非但沒有推出新的改革舉措,反而公開聲稱「不能改的堅決不改」。這讓那些原先仍對中共抱有一絲希望的學者,徹底絕望。

去年12月29日,大陸社交網絡流傳「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文章,該文雖然很快就遭到中共當局的封殺,但在坊間流傳。

這百餘名公共知識分子的感言,雖然每個人僅僅一句話或數句話,但幾乎每句話都擊中中共的要害。

北京獨立時評人蔡慎坤說:「改革不僅限於人人有飯吃,還要人人敢說話,不因說話而恐懼!改革還要讓全民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而不僅限於少數人掠奪斂財。」

北京獨立學者洪振快說:「 還權於民才是真改革。」

山東律師伍雷說:「冤案,個別平反,卻又批量生產。司法改革成效不彰,本該伸張正義,奈何常造冤屈!我們關注冤案平反,更關注防範冤案發生的機制建設。」

山東媒體人陳寶成說:「若言論、思想不自由,則改革開放毫無意義。」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說:「結束反市場化、反法治化的所謂 『改革』,建立真正的市場經濟國家、真正的法治國家,為此,必須開展新一輪解放思想運動,開啟『新改革開放』。」

北師大教授張曙光說:「只有政治體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開放才是真開放。」

北大憲法學教授張千帆說:「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病灶,尤其是近年來的人權與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為沒有真正的選舉。不闖選舉關,沒有真改革。」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說:「中國的大轉型是擋不住的!」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現在只是序曲,知識分子們開始公開發聲反抗,接下去還會有官員等對中共公開炮轟。這個政黨氣數已盡,垮台前的亂局將接連而至,不少人都已看明白了。#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9-01-26 12: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