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立國原則之十五:確保自由市場經濟

亞當‧斯密與他的著作《國富論》封面(公有領域)

  人氣: 15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27日訊】(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美國史話》製作人方偉綜述)美國第十五項立國原則是:自由市場經濟。先父們認為,若要把繁榮推向極致,自由市場經濟和最低限度的政府干預二者缺一不可。

整個美國憲法都是在設計美國的政治體制。當然它也涉及到了美國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經濟體系。國父們認為,自然法所帶來的經濟體系應該包含兩個元素:自由市場和最少的政府監管。

美國在實行徹底的自由市場經濟和最少的政府監管上,在當初其實是獨創的,那時歐洲在王權之下,沒有一個國家是這麼做的。

當時在蘇格蘭有一個大學教授叫亞當‧斯密(Adam Smith),他寫了一本後來很有名的書,叫《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這本書設計了那麼一個經濟理論,當年其實不光他在思考,法國有幾個經濟學家也構想出了相似的理論,但是在英國、在法國都沒法用,當時都還是王權。亞當‧斯密的這些經濟理論,變成了一種像知識分子在象牙塔裡想出來的東西,沒有地方可以實踐。

年青的共和國實踐亞當‧斯密的經濟理論 帶來一片榮景

美國的建國者們看中了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就把它在美國用起來。所以這個《國富論》所闡述的自由市場經濟理論,終於找到了一片實踐的領土,得到整個一個國家的試驗。

試驗的結果是什麼呢?1787年美國憲法在制憲會議上獲得批准,在1789年正式生效之後,到1905年差不多一百二十年,一百二十年之後的美國,以世界5%的領土和6%的人口,生產出了全世界50%以上人口吃穿住行所需要的一切,包括生活奢侈品。這就是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在美國實行下來的結果,是相當驚人的。

自由市場經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會讓生命的各個方面都得到提升。依照自然法則,人有生命就會發明、創造,製造出財富,如果一個人沒有了他應有的開發、創造、擁有、增加、控制、交易和支配他的財產的權利,那麼這個人本質上是沒有自由的。對任何的政府而言,既然保護人的生命,當然也要保護人所創造的一切財富,因此自由市場經濟是與之緊密結合的,人創造了產品要能夠拿去交易,變成更多的財富,這是生命的自然延伸。

自由市場經濟的六項清晰原則

我們有必要來說一下亞當‧斯密的《國富論》裡所講的經濟系統,或者說當年美國經濟的本質。他有幾條很清晰並且很簡單的經濟原則。

第一就是,各展所長。每個人尋找你自己擅長的專業,專門生產一類東西,並且把它做得很好。

第二,政府不干預市場交換。人們在自由市場上做買賣、交換東西,政府別管別干預。

第三,由自由市場連接供求雙方。

第四,價格由競爭來決定。政府不能定價,誰也不許定價,價格是由競爭來決定的。

第五,利潤來自於產品價值。說白了就是,你做的東西不好你就沒利潤可賺。

第六,用競爭來提高品質、增加產量和壓低價格。

這就是亞當‧斯密《國富論》中簡單的幾項經濟原則表述,其中還伴隨其它的重要元素叫作經濟自由。

今天我們說起這些來好像是白話一樣,不足為奇,但在當時卻是一個首創。它規定政府不能定價,可是政府就是喜歡定價,價格高了他就想來抑制價格,哪裡缺乏了什麼東西,他就想把東西從這邊運到那邊去,政府看到問題都喜歡插手。到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那裡,就更插手得一塌糊塗了,叫計劃經濟,結果經濟被計劃得一片蕭條。所以美國在那個時候開始施行的經濟體系是自由市場經濟,政府把自己的手從市場抽走。

實現自由市場經濟,有四個基本的經濟自由要保證。第一就是嘗試的自由,允許任何人嘗試製作產品;第二是購買的自由,你不能說不允許我買哪個東西,或者不買哪個東西;第三是銷售的自由,我想去哪裡賣就去哪裡賣,賣家不受區域的局限;第四是失敗的自由,我可以失敗,可以破產,破產是正常的,這樣我可以重來。這四個自由就保證了經濟活動的暢通。

政府應該扮演的有限角色與需承擔的責任

美國國父們認同亞當‧斯密的看法,一個國家經濟繁榮所面臨的最大的威脅就是政府對於民間企業和經濟活動的肆意干預。

但是政府又不是沒有角色可以扮演,有四個方面的責任,一定要有政府來承擔:

第一,政府有責任剷除市場上可能存在的強買強賣的行為或者勢力。

第二,政府要杜絕在市場上出現的欺詐行為,杜絕欺詐,比如在產品質量、產地、廠商等方面說謊。

第三,政府負責杜絕壟斷。當生意太成功了,我就隨意定價,成功到擠垮所有同行業的經營者,那政府就要來管。

第四,就是政府要杜絕敗壞道德的產品。比如色情、淫穢、娼妓、毒品、賭博等東西就必須杜絕買賣,這個政府要負責管的。

政府被賦予的這四種角色,很有道理,政府就像市場上的一個警察,維持秩序,管經濟活動中的不法行為和不道德的事情。

亞當‧斯密的這套經濟理論實施之後,美國一片繁榮,從此美國就超越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成為世界經濟的領導者。

美國經濟巨輪偏航的歷史原因

到了1900年後,美國經濟出現了一些大的變化,與當時的共產主義思潮有關,那時出現了幾件比較大的事情:一個是大規模的罷工,讓美國人很困擾,怎麼我們搞資本主義搞得這麼多工人起來罷工?另一個是強大的托拉斯的出現,鋼廠、鐵路公司越做越大,最後開始把持價格,讓美國人很憂慮。第三就是,神祕的經濟周期的出現,就是經濟危機,當時人們覺得看不太懂這種榮衰,覺得是不是資本主義帶來的罪惡?第四就是,出現強大的工會,跟政府說我們要均貧富。所有這些都引起了對自由經濟制度的某種懷疑。到了1929年發生了大蕭條,美國經濟一夜之間垮下去,那個事件成為了「舊時代」與「新時代」的分水嶺。

大蕭條之後,富蘭克林‧羅斯福當選總統,開始了強大的中央政府,由政府花錢來搞「新政」。自那之後,很多人就認為,當初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是老一套了,帶來很多資本主義的罪惡,現在進入新時代了,我們要重新來解決它。那時代替亞當‧斯密理論的,就叫做《資本論》,卡爾‧馬克思的東西。《資本論》進入了美國的很多大學,從那以後大學不再教《國富論》了,也不教這個國父的經濟觀點,反而是教卡爾‧馬克思的東西了,凱恩斯主義還沒有到位,但是已經開始一步步出現了。這就是美國逐漸走向中央政府,包括某種程度的計劃經濟的歷史。

直到二次大戰之後,1951年,才出現一些很有名的學者,開始寫一些認識社會主義罪惡的書,包括很有名的一本書叫做《社會主義的悲劇》。那個時候,從1951年後的60年代之後,美國的學者才逐漸回頭去找亞當‧斯密的書,重新認識亞當‧斯密理論的簡單與神奇。

飛越5000年》的作者斯考森先生的看法是,其實大學經濟系的學生,第一年就應該讀亞當‧斯密的書,然後讀美國建國時期這些建國先父們寫的聯邦文籍,這是學習如何辦經濟的最好辦法。美國人需要走向回歸,回歸當初國父和亞當‧斯密他們為經濟所開出的處方,其實是讓社會真正繁榮的良方。

但是,要讓社會和經濟持續、穩定地繁榮,需要更正一件歷史上沒有完成的任務,那是什麼呢?

造成美國經濟榮衰周期的貨幣問題

飛越5000年》這本書中,檢討了美國在經濟設計中一個比較致命的錯誤,就是美國的貨幣政策。

在費城開制憲會議時,國父們就決定了美國的貨幣,即美元,必須不受任何外來力量操縱或影響,而完全由人民來決定。因為國會是由人民選出的民意代表組成的,所以美國人民的代表就是國會,所以,美國的貨幣的政策必須由國會來決定。

不僅如此,先父們還闡述了國會要保證貨幣購買力的穩定,不論是對內,還是對外。

另外,紙幣的背後必須對應真金白銀的貴重金屬,就是今天我們說的「金本位」。今天美元不是「金本位」了,它背後是所謂美國政府的信譽,所以印多少鈔票,美國政府自己可以自主決定,如果它大印鈔票,大家就只能接受可能的通貨膨脹。

但是國父們當初要的不是這個,喬治‧華盛頓當時就明確說,我們不能讓貨幣貶值,美元背後一定要是金、銀。

不幸的是,這個政策沒有被落實。因為憲法剛確立時,美國面臨的是經濟凋敝,加上歐洲和美國的大銀行施加的巨大壓力,以及其它的政策失誤,結果最後政府把發布貨幣的權力交給了一群銀行組成的一個聯合銀行「美利堅銀行」(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今天它叫「聯邦儲備局」。

當時建國先父之一的托馬斯‧傑佛遜對這樣的做法非常生氣,他大聲譴責:如果我們把貨幣權交給銀行,他們就會用通貨膨脹或者通貨緊縮的法子,(這麼一張一縮之下),讓他們自己和靠他們長大的那些公司自肥,而美國的孩子會發現他們的父親所創造的財富和家園會消失。因此,貨幣權必須還給人民、還給國會!

托馬斯‧傑佛遜所發的警告也許聽起來太過嚴重一點,但是有沒有這樣的跡象呢?每一次經濟衰退發生後,丟掉房子、關掉公司的是不是借房貸的小老百姓?把房子收走的是不是銀行?傑佛遜有沒有他的預見力?

另外,老百姓在辛辛苦苦賺了工資之後,把錢存在銀行裡,隨著時間的推移,通貨膨脹就會使這些工資縮水、價值流失,這已經是我們已經早已習慣的現象,但是,我們有沒有想一想,這種現象對嗎?貨幣為什麼要自動地、不斷地失去價值?老百姓什麼錯事都沒有做,他們的財富為什麼會自動縮水?應該這樣嗎?這些消失的財富,跑誰那兒去了呢?

這就是我們要探討的貨幣問題。

在美國,有個概念,叫做「分數銀行業務」(fractional banking)。什麼意思呢?就是銀行目前即使資產只有100萬美元,它卻可以放出400萬~500萬美元的貸款,也就是說它實際的100萬美元的資產,只需要是它放貸總量的幾分之一(這就是「分數」的由來)。

托馬斯‧傑佛遜說,銀行放出去的貸款,其中75%都是不存在的假錢。銀行放出比它實際資產多四五倍的錢,人們拿了這些銀行借來的「不存在的」錢,開始修房子、開公司,把經濟泡沫吹得大大的,等這個泡沫「啪」破掉後,銀行再把這些撐不下去的房子或公司收到自己手裡。所以,經濟「榮」的時候,銀行從它放出去的假錢中賺四五倍的投資回報,經濟「衰」的時候,它把付不起貸款的房屋或公司收歸自己所有。這種經濟的榮、衰已經持續了二百多年,只不過是在工業化之後,頻率和幅度更大而已。

但是這裡,銀行能夠貸出比它實質資產多幾倍的貸款的現象,就是因為銀行自己為自己開綠燈,為了自肥而產生的制度。

在美國的歷史上,從傑佛遜總統、傑克森總統到林肯總統,都曾經想把造幣權從銀行的手裡收回來,還給國會,並且規定銀行只能有多少錢就貸多少錢出去,禁止放貸假錢,從而打破這種經濟的「榮衰」的周期,但是,都功敗垂成。

美國經濟要重新騰飛 須回歸先父制定的原則

因此,很多的美國經濟危機,一輪起一輪落的這個狀況,依照建國者們的理論,就是由銀行造成的。當然,1900年初諸多的社會問題,還與那時興起的共產主義運動有關,話題太大,我們就不詳述了。

川普總統當政以後,實施了一系列措施重振美國經濟,成效令人刮目相看。那麼在未來某個時候,保守派政府更強大的時候,斯考森先生認為應該制訂一個法律,徹底更正國家的經濟政策,回歸到立國原則上來:

第一,就是回復金本位,貨幣背後用黃金來支持。

第二,印幣的權力要從聯儲局拿回來給國會。當然在實際操作上可能還有很多現在預料不到的事情,但是要走回到正確的路上,確實是要這樣做。

如果美國更正了這一項歷史上的錯誤,斯考森先生相信可以讓美國這一已經領導世界的國家,擁有更加強壯和更加健康的經濟,能夠騰飛得更高、更遠。

這就是第十五項立國原則,叫做自然法所帶來的經濟體系——自由市場經濟加上最少的政府監管,是走向繁榮的正確路徑。#

(轉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