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血腥罪惡的見證——「老虎凳」

人氣 7416

【大紀元2019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綜合報導)「只聽山風在忽忽淒叫,緊接著幾個警察把我推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手上被戴著手銬反綁在背後。然後雙臂被架在老虎凳的後面,胸前和腹部被橫跨在「老虎凳」兩邊的鐵棍緊緊地固定住,腳腕套上兩個大鐵環固定住之後,警察開始每隔五分鐘給我上一次大刑。

「每次把我反綁的胳膊往前搖再往後搖,只聽到骨頭喀嚓脫臼的響聲,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幾乎昏厥,頓時汗水、淚水湧出⋯⋯」王玉環生前曾向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講述了她在長春淨月潭行刑房的這段遭遇。

自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以來,使用了上百種酷刑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其中之一的是「老虎凳」,用來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在明慧網上搜索「老虎凳」一詞,與之相關的信息出現4400多條。中共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監獄、公安局、國保、派出所等地無不使用這種酷刑手段。

中共實施酷刑「老虎凳」的方式多種多樣,例如:

施刑者把法輪功學員綁在「老虎凳」,往往用幾根繩或皮帶把學員的雙腿牢牢地綁在老虎凳子上,並在腳脖子下面加墊磚塊或木板,直到繩或皮帶繃斷,並反覆折磨學員,致使其昏死、休克,再用水把他們潑醒,繼續上刑。受刑者遭受撕心裂肺的痛苦。

油畫: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老虎凳」。(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被架到老虎凳上,他們的雙手被固定到老虎凳的扶手上,施刑者用一根鐵棍橫勒在其肋骨部位,用鎖頭鎖上;再擊打受刑者的後背,把身體往前壓,或把反銬的雙臂往上提,使其胸部和腹部緊頂在鐵棍上,讓人異常疼痛,幾乎窒息。這是長春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即原長春公安一處)實施的酷刑手段。

長春市公安一處實施酷刑「老虎凳」示意圖:鐵棍橫勒在受刑人的肋骨部位。(明慧網)
長春市公安一處實施酷刑「老虎凳」示意圖:反銬的雙手向上搖,前身的重心壓在鐵桿上,使人幾乎窒息。(明慧網)

每五分鐘重複一次這樣的大刑

2002年3月5日,法輪功學員在長春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步插播了《是自焚還是騙局》和《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法輪功真相片。江澤民驚恐萬狀,下令「殺無赦」。

大抓捕中至少有五千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施以「老虎凳」酷刑折磨

2002年3月11日,長春法輪功學員王玉環在大搜捕中被長春市公安一處綁架;12日晚,警察高鵬和張恆將她五花大綁、放進車後備箱,帶到長春淨月潭行刑房裡。

警察對她說:「今天看你怎麼個死法,沒有誰能走出這裡。」

2005年12月12日,高智晟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向中共最高當權者發表公開信,其中揭示中共自1999年以來慘烈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王玉環是他筆下的一個受迫害者,他的信中記錄了她在長春淨月潭行刑房坐「老虎凳」的悲慘經歷。

王玉環(明慧網)

王玉環告訴高律師:「緊接著他們再狠命地往胯處按著我的頭,因胸和腹部被鐵棍固定在老虎凳上,這樣,來自警察的力量和固定我鐵棍的力量,使我的脖子有欲斷裂的感覺,胸部和腹部被鐵棍頂得異常痛苦和疼痛,每一秒鐘我都感到我即將窒息。」 (見上面長春公安一處使用的「老虎凳」示意圖)

警察還用繩子把她的腳綁在固定在腳腕上的鐵環,然後猛力往後拉鐵環,使腳腕被拉扯得鑽心地痛,於此同時另外的警察把她的頭用力往胯處按,使她痛苦得全身不停地顫抖。

每五分鐘重複一次這樣的大刑,她一次次昏死過去後,警察一次次用涼水和滾燙的熱水把她澆醒。「我真的不想承受這漫漫的痛苦,我希望他們能用槍子打死我。」

王玉環在被上大刑之後,生命垂危,被送到監獄醫院。醫院給她打了一種不知名的藥物後,她的雙腿麻木、失去知覺,腳長期冰涼。

2007年5月9日,王玉環再次被綁架;9月24日,在長春公安醫院裡離世,終年52歲。

如同王玉環的遭遇,許多被長春公安局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慘遭「老虎凳」的折磨。

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被非法判刑19年,曾被綁在老虎凳受刑52天。經過21個月的煉獄摧殘,他於2003年12月26日凌晨4點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

劉成軍(明慧網)
劉成軍的最後一張照片,人已無力坐直。(明慧網)

長春電視插播的另一位參與者雷明被非法判刑17年,遭受「老虎凳」等各種酷刑折磨,於2006年8月6日含冤離世,時年30歲。

雷明(明慧網)
雷明生前遭受的酷刑演示圖:被綁在「老虎凳」上被長時間電擊。(明慧網)

2001年,在長春淨月潭祕密行刑房裡山東法輪功學員張致奎,被酷刑迫害得死去活來,後被帶回長春市公安局,裡面有很多小屋。他看到每個小屋都有一個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性法輪功學員,很多人都已昏死過去,都赤裸著下身,下身只搭著一件衣服。

中共迫害之初,長春市公安局一處警察張征鎮,一邊行凶一邊說:「江澤民一月給我一千多元錢,我就是幹這個的。老虎凳刑具是給殺人犯用的,現在用在你們法輪功學員身上,打死你一個法輪功學員,江澤民就高興一次。地下室有好幾具死屍呢!」

他一邊瘋狂地給法輪功學員用刑,一邊還說:「你殺人放火,偷盜搶劫吃喝嫖賭沒人管你,煉法輪功就不行!」

他在瀋陽監獄連續坐了13天「老虎凳」

2009年7月4日,35歲的原遼寧乾均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王永航被綁架;11月27日,被大連沙河口區法院誣判7年;2010年4月22日,被祕密劫入瀋陽第一監獄。

2012年,瀋陽第一監獄進行「在監獄內徹底消滅法輪功」的行動,王永航飽受了13天「老虎凳」和「熬鷹」的酷刑折磨。

王永航(明慧網)

獄警命令犯人把他手腳固定在「老虎凳」的鐵椅子上。鐵椅子是該監獄第十八監區自製的。沉重而且牢固。前面有個擋板打開,人進去落座後,擋板扣死,雙腳腳踝被鐵圈圈住,雙手被銬住。沒有外人幫助,受刑者無法掙脫。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鎖鐵椅子,也稱「老虎凳」。(明慧網)

獄警每天只給他喝約250毫升的水。兩隻高功率的燈泡對著他,用來加速他的乾渴感;不讓他睡覺,只要他一闔眼,犯人就用腳對他猛踹。

當迫害進行到第六天時,他精神崩潰。他大喊大叫著站起來,手銬掙脫開。犯人們用事先準備好的布條把他捆綁在老虎凳上,嘴裡塞上布團⋯⋯

長期坐老虎凳導致他的腳踝以下浮腫、發黑。

在銀川看守所 他的臀部坐爛了

法輪功學員謝毅強,1964年出生,寧夏機電特種設備檢驗所職工,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先後非法勞教三年、判刑四年,遭到慘無人道的折磨。

中共酷刑演示圖:老虎凳。(明慧網)

2008年5月14日,他被銀川看守所獄警綁在「老虎凳」上。警察把他的雙手、雙腳都用鐵銬子銬著,用繩子從腹部至胸部一道一道緊緊地和椅背勒緊,全身只有脖子能轉動,腰背部直直地被固定在椅背上。因痛苦他大聲吶喊,副所長叫人拿來抹布準備隨時堵他的嘴。

之後他又被抬進了狹小的禁閉室,禁閉室沒有窗戶,只有一道鐵門,低矮的監舍頭頂上方吊著一個大燈泡。在強燈的照耀下大量的蒼蠅在他臉上飛來飛去,爬來爬去⋯⋯就這樣他坐了八九天,屁股坐爛了。

「陰冷、痛苦的感覺順著鐵銬子向身體內傳遞,在向心臟部位一步步蔓延,血管也感覺到要裂似的。」謝毅強寫道。

邯鄲市勞教所的「燕飛老虎凳」

邯鄲勞教所使用一種新「發明」的「燕飛老虎凳」來折磨法輪功學員。幾個彪形大漢用床單捆住學員的膝蓋,使其面朝牆,低頭,脖子抵住牆。有人專門固定學員的腳和臀部,使之不能動彈,然後使勁往上翻學員的雙手,垂直貼住牆,同時用力拉固定膝蓋的床單。遭此刑法的法輪功學員說:「痛得都不知道什麼是痛了,汗刷一下子就下來了。」

有的學員當場昏死過去。法輪功學員高超遭此刑後,一個多月腰都彎成90度走路。

邯鄲勞教所酷刑折磨示意圖:「燕飛老虎凳」。(明慧網)
邯鄲勞教所酷刑折磨示意圖:「燕飛老虎凳」。(明慧網)

對施暴者的警言

遭受過中共酷刑折磨的王永航律師對參與迫害者奉勸道:

「你們是否意識到你是在被中共利用,打著執法的幌子在剝奪好人的健康、在殘害生命,在用中共歷次整人運動的最惡毒的手段迫害著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幹這些都是天理難容的事。想想真的幹完就完了嗎?上天怎麼會無視這一切的發生?跟著中共殘害好人、幹些喪盡天良的事,怎能逃得過天理報應?」

「身上沾滿了法輪功學員鮮血的前中共政法委頭子周永康、前中共『610』頭子李東生、前中共遼寧省長薄熙來、前中共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前中共遼寧政法委頭目蘇宏章、前中共遼寧司法廳頭目張家成等等紛紛入獄遭惡報,更何況冤假錯案終身追責制正在等著參與迫害的人。只有停止迫害、將功贖罪、遠離邪惡、選擇善良,你的生命才有未來。」

資料來源:明慧網 #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王永航律師:七年冤獄中的十三個晝夜
王永航律師:我不說你不會知道的事
集古今邪惡大全 瀋陽監獄轉化人的殘酷手段
中央美院畢業的才子 黑龍江監獄裡受酷刑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香港大抓捕 中共測各國底線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內幕 美台會建交嗎?
【有冇搞錯】共機越中線 距戰爭爆發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至4萬
【紀元播報】中共高調宣傳北斗導航 疑竊全球數據
【紀元播報】印度將查孔子學院 涉清華等十所中國高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