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沐浴在神的恩賜中」 神韻交響樂雲林爆滿

2019年10月01日 | 11:38 AM

【大紀元2019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台灣雲林記者站報導)連九場大爆滿!美國神韻交響團9月30日晚間在雲林文化處表演廳演出,又見一票難求!

神韻交響樂用音符放射出五千年最輝煌燦爛的文化精華,加上完美的音樂技藝,讓台灣不論城市還是鄉村,已經連續有八個城市九場的觀眾見證神韻音樂的巨大力量,「『神韻』果真如其名,真的是神之韻」、「神韻音樂讓我的世界變更寬廣」、「我的細胞都復活了、靈魂被喚醒了!」「好像沐浴在神的恩賜當中」,這是雲林觀眾走出劇院時表達他們對神韻交響樂的讚美之詞。

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儘管有颱風來襲,也無法澆熄雲林粉絲們對神韻交響樂團的熱情,神韻交響樂強大的音樂能量讓雲林鄉親不止感動,而且嗨爆了!指揮米蘭‧納切夫領著所有音樂家謝幕時,現場近千名觀眾的掌聲震耳欲聾,安可聲響徹表演廳,最後在指揮帶領下回應觀眾兩首安可曲。

前斗六市長、現為雲林縣副縣長的謝淑亞多次觀賞過神韻交響樂,這次特地到表演廳向神韻交響樂團致意。她在受訪時表示,「神韻交響樂團是一個神奇的樂團,一個可以讓人不想要回家的樂團。」

「真的好神奇!」謝淑亞說,「東方跟西方原本是平行線,可是在神韻裡面是可以如此的諧和。東西方樂器截然不同的屬性,結合在一起就是這麼百搭,最重要的是,你聽完之後你的心是寧靜的、是喜悅的,你就會充滿希望,好神奇。」

她說現在疲憊時就會打開神韻交響樂的音樂,「回想起每一年她精采的畫面,可以讓你消除一切疲勞,可以再給你力量,可以讓你重新再出發,神韻是很神奇的一帖藥。」

2019年9月30日晚間,立法委員劉建國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聽到那個旋律,有如千軍萬馬,氣勢磅礡,身上的細胞都動起來了!」立法委員劉建國滿心感動地說,「敬佩這些演奏家,譜出了讓人心動的旋律,聽了都融入在那個情境裡了。」每一個音符都俐落地呈現出來,「我想這也是音樂在展演過程中的最高境界。」

神韻音樂能量很強,有洗滌心靈的感覺,劉建國深感贊同,「我覺得可以達到淨化人心的效果,用洗滌人心更貼切。」他也呼籲政治人物可以多聽神韻交響樂,尤其要選舉的人更要來聽,「這樣心才會比較正,才會產生更大的力量,才可以為土地、為人民做更多的事情。」

2019年9月30日晚間,雲林縣文化處處長陳璧君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歎為觀止、餘音繚繞!」第一次聆賞神韻交響樂的雲林縣文化處長陳璧君深受感動地形容,「當我閉上眼睛,可以感受到大草原的遼闊,還有整個大自然的聲音。」

「透過神韻音樂,讓我們即使處在很繁雜的塵世中,心靈也可以有一個喘息的機會。」陳璧君說,「真的感受到音樂無國界,坐在這個裡聆聽美妙的音樂,感覺自己已經到了另外一個境界,每一首樂曲在指揮家的指揮下,都可以帶你如身臨其境。」她認為,「透過這樣的音樂饗宴,可以坐在這裡聆聽這麼棒的音樂會,覺得自己很幸運,覺得很幸福。」

2019年9月30日晚間,日台文化藝術交流會會長林慧諭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今晚在表演廳裡,我完全享受到每一個音符,每個音符直接進到我心坎裡,讓我很享受,我非常非常的感動。」日台文化藝術交流會會長林慧諭,首次聆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出,「每首樂曲都是我們中國五千年歷史的音樂,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我們自己的音樂,非常感動,而且淚光閃閃!」

「今天是非常榮幸、非常感動的一天,我終於躬逢這場美好的音樂會!」林慧諭說,仰慕神韻交響樂已久,卻老是錯過機緣,「終於,我第一次聽到了中西合璧的(神韻原創)音樂。」「確實,我感受到她每一個音符,真的滲透到我們心裡面,那種感動無法形容。」她讚許,唯有親至現場聆聽,才能體驗深刻的感動,明白所有美好的音樂,確乎無法用言語形容。

她開心地分享道,在聆賞神韻樂曲的當下,直覺電流探入心底,讓她心靈澄澈如鏡,「那個音符很奇怪,整個分享到我心裡,好像撞見了那顆心;那種感覺就像一顆星星,飛到你的心坎底,跟你的心碰在一起像觸電般,我感到非常寧靜。」

2019年9月30日晚間,鄉土藝術家黃信鎔偕同妹妹黃鈺珍一起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廖素貞/大紀元)

「指揮很厲害!」榮獲第25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綜合技藝類」獎的黃信鎔讚歎神韻交響樂團的完美演出,「神韻交響樂的整個音樂都是很諧和,所以就特別好聽。尤其那兩位指揮都很厲害,從他們的手勢,如果是耳聾的人,光看他的手勢就知道曲子的韻律是什麼了。」

黃信鎔從事的是閩南建築繪畫及庭園設計、室內設計。他說:「音樂跟作畫一樣,好的音樂和好的畫,是自己會說話的。因此不需要文字來表達。」

「這個世界很妙,什麼是好聽?你再怎麼好聽也離不開大自然的天籟之聲。那個天籟之聲她不吵人,聽起來就是很輕柔。」黃信鎔讚歎地說:「神韻的音樂就像是天籟之音。要把人類最高的境界表達在各種樂器上,這要很高超的人才做得到。」

「東西方樂器融合得非常淋漓盡致!指揮把他生命的意義都融入在音樂裡,讓我非常感動。」三度聆賞神韻交響樂的雲林著名花燈藝術家黃鈺珍推崇兩位指揮對音樂的詮釋功力。

黃鈺珍讚歎地說,能感受到神韻的正向能量加持,「我覺得『神韻』這個名稱,取得相當好,真的是有神的那種感覺,真的是神之韻,有神的韻味。」

2019年9月30日晚間,雲林縣農業經理人協會理事長余明澄與妻子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李芳如/大紀元)

「聆聽這麼棒的音樂,細胞都復活了,靈魂被喚醒。」雲林縣農業經理人協會理事長餘明澄感受到神韻音樂彷彿是來自宇宙空間一種神奇的力量,「那種能量從頭頂貫穿全身,有一種熱流貫通、通電的感覺,感覺是有一種能量,宇宙的能量,(令人)震撼的正能量的產生,確實有這種感覺。」

餘明澄說,「我是很震撼,神韻給我非常大的震撼,而且非常美麗的,整個心靈好像被沐浴在一種聖蹟裡面。」他說,「真的很棒,感覺好像是沐浴在神的恩賜當中,神蹟展現的那種感覺,我特別有那種感覺。」

2019年9月30日晚間,畫家廖宜常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的演出。(李芳如/大紀元)

「神韻音樂讓我的世界變更寬廣。」西螺平和畫室畫家廖宜常驚呼:「原來世界上有怎麼好聽的聲音組合,更何況是現場演奏的交響樂,真是太棒了!」

廖宜常說,神韻音樂真的如其名「神韻」,「就是這個音樂真的有那種來自天宇之外,就是真的有那種感覺,我從沒有聽過這樣的音樂,有來自於另外一個空間的感覺。」

神韻音樂餘音繚繞令廖宜常沉醉其中,「我覺得我晚上應該睡不好覺,因為腦中還有千軍萬馬,還有那種悠揚的樂音,我不確定哪一個會在我腦中會一再出來,是那個千軍萬馬?還是二胡或是小提琴的聲音?」他說。#

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龔安妮/大紀元)
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前排為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左)、王真(中)、琴露(右)。(龔安妮/大紀元)
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圖為小提琴獨奏家鄭媛慧。(龔安妮/大紀元)
2019年9月30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於雲林縣文化處表演廳演出,謝幕時觀眾安可聲,掌聲不斷。(龔安妮/大紀元)

責任編輯:夏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