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凶手「野蠻先生」逍遙28年 澳專家重查懸案

示意圖。(Victoria Police/Facebook)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威廉澳洲墨爾本報導)著名犯罪學家麥莉特(Xanthé Mallett)博士正在調查墨爾本28年前發生的一起綁架凶殺案。警方雖然懸賞一百萬澳元,但凶手「野蠻先生」(Mr Cruel)至今仍逍遙法外。

據nowtolove網絡新聞報導,在1991年的學校假期,13歲的卡曼‧曾(Karmein Chan)在家裡照看她的妹妹,她們分別是9歲的卡莉(Karlie)和7歲的凱倫(Karen)。三個女孩坐在姐姐卡曼的臥室裡,看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的紀錄片。她們的父母此時正在自己經營的中餐館工作,距離他們位於坦普斯托(Templestowe)的家僅10分鐘路程。

晚上9點,卡莉和凱倫去廚房,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場面。有一個戴著黑色頭套的男子站在那兒,拿著一把大刀。該男子把兩個姐妹逼入一個衣櫃,並將櫃門擋住。當黑暗籠罩她們時,邪惡的入侵者抓住了卡曼並把她拖到街上。

儘管被困壁櫥的兩名女孩設法逃了出來,但她們再也沒見到卡曼。入侵者在曾家的一輛汽車上留下噴漆信息:要償還更多、亞洲毒品交易(Payback More to come and Asian drug deal)。

警方搜索和公開徵求信息都沒能找到有關卡曼下落的線索。在綁架事件一周年紀念日的四天前,一名遛狗者在距離曾家16公里的州電力委員會終點站發現了一塊頭骨。後來証實這是卡曼的頭骨,她的頭部被擊中三槍。警方凶殺調查組負責人哈洛蘭(Peter Halloran)警官說,從卡曼被綁架以來,她的屍體很可能一直被埋在這個淺墳中。

整個墨爾本當時都擔憂兒童殺手在逃 。令人恐懼的是,卡曼‧曾被殺案與之前的一個案件極為相似。在1987年8月22日,一名戴頭套的男子闖入普倫堤下(Lower Plenty)區的一戶家庭,綁住了父母和他們的六歲兒子。這家11歲的女兒被要求刷牙後,入侵者騷擾了她。

然後在16個月後,維州的瑞英伍德(Ringwood)區又發生了一次入室襲擊,朱莉‧威爾斯(Julie Wills)醒來時驚駭地看到一名男子用槍指著她。入侵者堵住朱莉和她丈夫約翰(John)的嘴,然後進入他們四個女孩的臥室。

其中10歲的沙倫(Sharon)正假裝睡覺。但入侵者叫她的名字並綁住了她,把她的嘴和眼睛蒙上膠帶,然後才把她帶到外面。

約翰和朱莉掙脫後,迫不及待地想找回孩子並報了警。經過一整天后,有人發現沙倫出現在一所學校外,還活著,她穿著一件男式襯衫和垃圾袋 。

她後來告訴警方,綁架者指示她洗澡並刷牙,並堅持要求她在整個18小時的過程中都蒙著眼睛。首席偵探約翰遜(Des Johnson)對媒體說:「如果那個女孩拉下眼罩並看到綁架者的臉,我們只能以恐懼的心理猜測綁架者將怎麼做。這幾乎接近於凶殺。」

襲擊者被當時的媒體稱為野蠻先生(Mr Cruel)。他在18個月後的一個晚上,在11點40分闖入坎特伯雷(Canterbury)的一棟住宅,襲擊屋內人。他帶著刀和手槍,喚醒了13歲的尼古拉‧萊納斯(Nicola Lynas)和她15歲的姐姐菲奧娜(Fiona),當時只有她們倆在家。

在堵住菲奧娜的嘴後,襲擊者把尼古拉虜走了幾個小時,然後才把她帶到一個變電站釋放了。尼古拉遭到性侵。襲擊者堅持要求尼古拉要正確地刷牙。就像沙倫一樣,她也得到了食物和飲料。

野蠻先生從沒被抓到過,但受害人的描述幫助警方勾畫出一個澳洲男子的圖像。他年齡在30至50歲之間,身高在173至180厘米之間,有圓滾的肚子。他的頭發是花白或沙子色的,他經常使用的詞語有「worry wart,bozo,missy」等。

做為一名人類學家和犯罪學家,麥莉特在她的新書《懸案調查》中承認,調查這名襲擊者的困難之一就是,對他了解甚少。她說:「要想了解野蠻先生的思想,我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置身於他的空間,也就是他搜尋獵物的地區,以及他感到最舒適的地方。」

在墨爾本旅行期間,麥莉特博士開車到這些女孩們被掠走的地方。她說:「他一定已經觀察過受害者,計劃過如何與她們接觸、觀察並等待。他很聰明,也很幸運,而且狡猾,像老鼠那樣狡猾。一般人很難把這些孩子當作獵物,但這就是野蠻先生所展示的。這就是我需要採用的思考方式,才能了解這個侵犯者。」

麥莉特博士形容野蠻先生「對兒童有特殊興趣」,尤其是10至13歲的兒童。

為調查野蠻先生是否是戀童癖者,麥莉特博士遇到了調查該案的犯罪心理學家沃森-芒羅(Tim Watson-Munro)。他說:「野蠻先生不是專一的戀童癖者。在其臭名昭著的罪行被全澳知曉之前,他活躍在墨爾本。維州警局一直把我留在那裡,以描繪他的罪行,我因此了解到他的全部活動。」

「其中包括在墨爾本北部郊區強奸和拘禁一名年邁的修女。他明目張膽地開著她的車,拿著她的自動取款卡去當地銀行,竊取她的積蓄。他還犯下許多其它罪行,包括拘留和強奸成年女性。」沃森-芒羅說。

麥莉特博士說,野蠻先生「非常謹慎」,不留下DNA証據,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他的身分。她寫道:「此案完全沒有法醫証據。」

警方對任何可以幫助他們逮捕和定罪的信息仍懸賞一百萬澳元。檢察長公訴辦公室還將考慮向提供信息的任何人給予免被訴的權利。

麥莉特博士得出的結論是:「在過了這麼長時間後,這確實是警察抓住或辨認(如果嫌犯已死)嫌犯的最後機會。」#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