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詩高院聆訊 檢察官抨擊抓孟晚舟陰謀論

加拿大總檢察長的律師:沒有任何證據說明加美機構合謀構陷孟晚舟

人氣: 10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溫哥華記者站報導)華為高管孟晚舟律師團隊要求檢閱抓捕孟詳情的法庭聆訊本週繼續進行。昨日(9月30日)檢方做陳述。檢察官對孟晚舟「法律夢幻團隊」進行了猛烈抨擊。該團隊在上週的陳述中,試圖證明孟晚舟是加拿大和美國當局串謀的受害者。

星期一(9月30日),檢察官羅伯特‧弗雷特(Robert Frater)向卑詩最高法院副首席法官希瑟‧福爾摩斯(Heather Holmes)承諾對辯方理論進行了「真實性檢查」,該理論說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和加拿大騎警(RCMP)人員共謀侵犯了華為高管孟晚舟的權利。

據CBC報導,孟的律師聲稱,這兩間機構去年12月與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密謀,利用CBSA的「特別權力」對孟進行了祕密調查,並對孟進行了三個小時的拘留,然後才將其實際逮捕。

但是弗雷特說,如果從適當的前後關係來看,這種行為「一點也不險惡」。

然後,他一個接一個地駁斥了孟的律師在上週提出的16個論點。

弗雷特曾一度表示:「就這16點而言,空口無憑,什麼也不是。」「更不用說構成任何東西了。」

 「他們所擁有的就是:一無所有」

美國希望引渡孟,指其涉嫌就華為與一家隱蔽的子公司之間的關係向銀行撒謊,該子公司試圖在德黑蘭出售美國電信設備。

檢察官說,孟被指控做虛假陳述,使金融機構面臨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令的風險。

孟否認了指控,並計劃在2020年1月開始的聽證會上反駁引渡。

本週的訴訟程序與一個單獨但相關的程序有關,孟的律師試圖論證在該程序中,在機場對待孟的方式構成程序濫用。

孟的律師團隊希望福爾摩斯下令讓政府披露辯護團隊認為將有助於他們辯護的文件。

在聽證會上取得成功的法律標準是辯方為他們的訴求建立「現實氣氛」。

弗雷特論證,孟的團隊沒有做到這一點。

弗雷特說:「假如進行調查,結果將是微不足道的。」 「你不能從一無所有中證明現實氣氛;這就是他們擁有的——一無所有。」

「普通平常就是明證」

 弗雷特指出這一事實:加拿大騎警警官參加了CBSA同事的會議,這是在孟12月1日抵達溫哥華國際機場之前,警官記錄了他們參加了該會議。

他說:「如果是掩蓋,那掩蓋中的四個參與者記錄他們出席了會議,這就完全不能掩蓋。」

弗雷特嘲笑辯方指控的戲劇性色彩,稱其所揭示的是「令人驚訝的東西」、「惡毒的東西」和「路人的東西」。

他說,如果有什麼的話,孟接受二次檢查的視頻顯示她的待遇實際上是多麼「平常」:「普通平常就是明證。」

不過法官打斷了弗雷特的話,問他儘管有逮捕令要求「立即」逮捕孟,為何在騎警將她拘留之前,孟遭到了CBSA官員的訊問和搜查。

弗雷特說:「立即」並不意味著邊境官員不必執行其職責。

弗雷特說:「一旦CBSA問完了有關入境者問題的時候」,「他們立即做到了(抓捕)。」

「例行海關問題?」

 一位CBSA官員問過孟有關華為在美國的業務以及該公司在伊朗活動的問題;福爾摩斯問弗雷特,她應該從這一點上得出什麼。法官說:「這些似乎不是常規的海關問題。」

福爾摩斯還問弗雷特,如果孟承認了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並向銀行撒謊,會發生什麼情況。海關官員會驅逐她嗎?

弗雷特回答說:「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他承諾在本週晚些時候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檢察官還堅持說,他們向孟的法律團隊提供了圍繞她被捕的記錄,已經超越了職責所需要的範圍,再多做就僅僅是「釣魚」之旅。

「不遺餘力」         

 弗雷特表示,在上週訴訟程序後他們甚至向法院提交了新文件,力求坦誠。

最新的記錄包括一名前加拿大騎警的筆記,該筆記寫於12月4日,即孟被捕後三天,考慮如果孟被保釋,會發生什麼。

「假如她去中國領事館,然後去私人機場RCMP或CBSA將怎麼辦?」筆記中寫著。

「如果沒有理由,她隱藏起來,我們將無法採取行動。對被保釋的人是否進行電子監視?」

在本次為期兩週的聆訊中,孟每天都在法庭上,與律師坐在一起。

週一,孟晚舟身穿白色品牌裙裝,腳登Jimmy Choo高跟鞋,佩帶GPS腳踝監控儀,1000萬元的保釋協議規定她必須佩帶監控儀,以限制她的行動,使其不得進入機場。

弗雷特用華麗的修辭總結了他的論點。他說:「對孟女士信息的公開達到了例外的程度。」「她得到了由五名律師組成的法律夢幻團隊的協助,他們翻遍了所有的資料,不遺餘力。」#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