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班農:中美經濟脫鉤將致中共滅亡(下)

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再次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先生。(大紀元)

人氣: 58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1日訊】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再次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先生。班農談到了最近的NBA事件、香港的目前局勢、美中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及貿易戰的前景。

近日美中重啟貿易談判,班農認為,美國的態度不會變,要求北京做出結構性改變,而北京不斷打折扣。如今美中貿易摩擦擴展到多個領域,甚至走向脫鉤、全面對抗。而川普極力在推動談判達成協議,為了是維護美中兩國工人的利益。

班農還說,港人幾個月的抗爭震驚了世界,讓世人刮目相看。香港抗議者的勇敢、勇氣和自律,以及中國共產黨的無能和殘暴、林鄭的不稱職;讓世界終於分清了中國人民和中共。而北京需要香港,如果動兵將是中共統治的終結。

以下是訪談錄:

接上文:專訪班農:貿易戰僅僅拉開美中對抗序幕(中)

川普堅持要北京改變 重組中國經濟

蕭茗:讓我們稍微談談川普總統。 您認為川普總統想在大選前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嗎?

班農:嗯,我認為每個人都希望與中國達成某種協議。 但是川普總統在這些非常深的領域中,是在談論當下的系統解構,並將其重構為另一種形式。

我認為那個協議、最初萊特希澤那個交易,談判談了一年多,後來又被中共、被劉鶴拒絕,在5月份基本停止的那個,不再是他們正在談論的焦點。

顯然,中共現在提出替代方案,也許是一筆較小的交易,也許是關於農業的。 您看到前幾天庫德洛(Larry Kudlow),和財政部的人在談論我們可能只是在金融服務方面做些什麼。 有各種各樣的選擇。

我認為川普總統仍在研究這個大的總體,重大的結構性協議,正如他所說:「嘿,我準備堅持不懈。」

因此,您知道,上週(中共)代表團的來訪,坊間有各種各樣的謠言。 商業渠道上有各種各樣的討論。 我們只需要看看結果如何即可。 但是我認為川普總統的確在一點上很堅定,「嘿,這是我們擺在桌面上的協議,對雙方都有效。這是我們必須簽署的協議。」

蕭茗:換句話說,如果這不是他想要的協議,川普總統可以隨時離開。

班農:嗯,我想到目前為止,他是想要一個完整的協議。他還沒有在意這些小的交易。我們不會追求這些小的生意,比如人們可能會買更多的大豆,等等。現在很明顯這有一個彈劾程序,這些都對他有不同的壓力。

北京要打了折扣的「全面協議」

這些中共是無所不用其極的,他們在美國的夥伴也是如此。要記住,有些人正在站出來講。我認為他們採取的方法,中共,是第一個,提供某種臨時協議,涉及金融服務和購買更多的農業產品,是一個很小的協議,然後說我們會達成另一個。

另一個,我想他們會突破一些,說,嘿,70%是我們一開始沒有處理的。剩下的30%實際上是在處理金融和所有這些問題。在那之後,我們不得不把30%的那部分像華為一樣做另案處理,比如國家安全。

然後在那筆交易中,我們試圖採用我所說的上海公報的語言,它是如此的通用,對吧?美方可以解讀為,「嘿,台灣是自由的,中共也可以講,嘿,我擁有台灣」。我的意思是,關於上海公報,它表達了足夠的通用語言,雙方都可以解讀。

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想要的是一份打了折扣的全面協議,雙方都能宣布勝利。我不認為川普總統現在會相信這些。我認為他在堅持一攬子交易。

川普不會要有點勝利的小交易

我不認為他會去做一些看起來勝利的小交易,那不是一場勝利。我不認為他現在會把這個問題分成70/30,我也不認為他會採取像上述上海公報的措辭。

我想他會避免出現這三種結局。他所面臨的壓力顯然來自華爾街的派系和社團主義的派系,他們說你現在需要做些什麽。顯然是與彈劾周旋。

我想他是會繼續與中國共產黨抗爭到底,因為我認為在政治上對他來說有利,因為它顯示了中西部人的決心,堅持這些關稅和貿易的這一部分將為他們找回這些工作。

但是我們必須看到,我要告訴你們的觀眾,你們應該每天讀大紀元時報,因為每一天都是扣人心弦的,對吧?每天這裡都會發生一些事。

美中經濟脫鉤?不是川普要的

蕭茗:那麽,你認為川普總統會讓美國和中國經濟脫鉤嗎?

班農:不,一點也不。我認為川普總統會恰恰相反。我想川普總統希望他的協議能重組中共當局,重組中國經濟的這七個深度領域,並讓美中經濟進一步整合,但是是一個有利於所有人的整合。

你知道,如果我們走到這一步,這將是中國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的巨大勝利。還有其他像我一樣的人,你知道,我被稱為鷹派,超級鷹派,對吧?他們說我們必須面對現實。

但是中共永遠不會這樣做,因為那樣做就等於放棄他們的控制權。因此,我們必須開始考慮這兩個經濟體的脫鉤,在脫鉤的過程中,中共領導下的中國經濟將會崩潰。

美中脫鉤最終會摧毀中共

班農:如果中國共產黨沒有西方的資金,沒有西方的技術,沒有進入西方市場的渠道。他們無法生存,是無法生存的。在這一點上,這種後果是相當直接的。

這就是為什麽我主張,作為一個超級鷹派,我們已經受夠了。還有川普總統,儘管他非常強硬……這是他的首要任務。沒有哪位美國總統真正花時間和精力與中國領導人合作,努力達成某種目標,我的意思是,他每天都在這樣做。

沒有其他美國總統這樣做過,這是他的首要任務。川普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我想說的是,儘管他很努力,這些家夥還是想要過來耍把戲。對。你會發現他們並不是認真的。

目前他們之所以不認真,川普總統給了他們足夠的繩子讓他們上吊,是因為他們要搞鐵腕統治。因為他們是極權主義政權。他們不是邁克爾·布隆伯格所說的那樣是開放的。

他們不願意聽取公民的意見,因為公民沒有權利,沒有任何財產。所以我認為我們正在走向一種脫鉤,我認為這種脫鉤最終會摧毀中共。

中國人勤勞世界之最 川普維護中美工人利益

這將是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道路和過程,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世界上沒有比中國人更勤勞、更正派的人了。21世紀上半葉最大的新聞是中國人民站起來獲得自由。

在21世紀,讓我感到如此義憤的是,為什麼在所有信息以及商品服務資本自由流動的背景下,極權主義政權能將這些聰明,努力,以家庭為中心的中國人囚禁在防火墻後面?這就是為什麽它將是21世紀最值得關注的事。

蕭茗:最後一個問題。所以,你認為川普總統最終會認為兩國經濟需要脫鉤嗎? 按照這個說法,即使他現在沒有這樣做,你認為他今天所做的事情會導致那個方向嗎?

班農:我認為是朝那個方向的。我認為他採取了非常強硬的立場,要知道從未有人站出來維護美中兩國工人階級的利益,是川普在這麽做,我認為他在這件事上真的是中流砥柱,頂住來自資本市場、華爾街、倫敦金融城、社團主義者、達沃斯的所有壓力,真的,那些人愛習、愛王岐山,也愛他們管理中國的方式……但川普忍無可忍了,對吧? 他是塊石頭,我認為他肩負著巨大的壓力。

對於史蒂夫·班農,我可以很容易地說,「哦,是的,美中應該脫鉤。」對吧? 而他是對此負有絕對責任的人。我認為他每一步都表現出,他處理這件事的方式非常謹慎,沒有瘋狂的宣言。

他想達成一個協議。但是這個試圖達成的協議是他們談判了一年多的協議,也就是基本協議,我認為這是停戰。我認為繼續這樣做很重要,川普總統明白這一點。我認為他的主要顧問鮑勃·萊特希澤、彼得·納瓦羅和邁克·蓬佩奧都明白這一點。

香港年輕一代讓世界刮目相看

蕭茗:還有什麽需要補充的嗎?

班農:我認為你們在做的事……你們的覆蓋範圍是巨大的,我認為這是人們應該繼續關註的事情。我每天都告訴我認識的每一個美國公民,你要多了解……如果你不了解中國現在的情況,如果你不了解這些愛國者在香港的情況……你看,我是對這些愛國者有很深的感情。

我認為他們前幾天在宣布臨時政府時所做的事非常了不起。雖然我想說,讓我們一步一步來。你們正在贏得這五大訴求,在這上邊繼續努力。

所以我認為我們所看到的,我們生活在一個英雄時代。誰能想到香港的年輕千禧一代會向世界展示英雄主義和身體力行的勇氣,他們真的讓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刮目相看,「這太不可思議了」。

所以我認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神奇的時代,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意識到,這個時刻,在一百年後,兩百年後,將被視為世界歷史上最重要的時刻之一。

蕭茗:我也這麽認為。非常感謝,班農先生。

班農:謝謝您的到來。

新唐人《世事關心》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15 12: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