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塌30年 再揭東德假英雄謊言

人氣 2003

【大紀元2019年10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穆華德國柏林報導)今年11月9日將是柏林牆被推倒30周年,德國各界已開始舉辦一系列紀念活動。10月9日,柏林牆遺址公園紀念館舉辦了關於東德邊境士兵舒爾茨(Egon Schultz)死亡真相的討論會,重現當年東德人投奔自由的勇氣及東德獨裁政權用謊言來掩蓋真相的無恥。

1964年10月5日,東德邊境士兵舒爾茨在阻止東柏林人逃往西柏林時中彈身亡,東德指責幫助逃亡的西柏林人是凶手。通過宣傳,東德政府把舒爾茨塑造成英雄。兩德統一後,舒爾茨的死因真相才浮出水面。

建在當年「死亡地帶」上的柏林牆遺址公園。(穆華/大紀元)

柏林牆下挖地道 投奔自由世界

1961年8月13日,東德政府築起了全長約170公里的柏林牆,團團圍住了自由民主的西柏林,他們稱這堵牆為「反法西斯的保衛牆」,實際是防止東德人逃到西柏林投奔自由。當時東柏林邊境的警衛接到上級的嚴格命令,要向任何試圖逃走的人開槍。

為了與親友團聚,西柏林的不少年輕人組織挖掘隧道,幫助東柏林的親友逃過來。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地道57(Tunnel 57)。在1964年10月3日至5日之間,有57人通過這條地道從東柏林跑到了西柏林。

地道57總長約145米,深度達地下12米。地道從西柏林一處空置的麵包房開始,穿過柏林牆下方,到達東柏林。幾十名年輕人參加了這項祕密工程,包括佐貝爾(Christian Zobel)和富勒爾(Reinhold Furrer)。富勒爾後來成為了德國著名的宇航員。

1964年10月2日,隧道完成了,總計花了半年時間。按照計劃,它的出口應該位於東柏林一處房屋的地下室,但實際上出口挖到了東柏林的一處廢棄廁所裡。第二天,首批逃亡者通過這條地道到達了西柏林。逃亡進行得很順利,幾名地道挖掘者守在東柏林的出口處幫助人們進入地道,第二批逃亡者也順利達到西柏林。

建在當年「死亡地帶」上的柏林牆遺址公園。(穆華/大紀元)

舒爾茨被槍殺

但地道很快暴露了。在地道完成的第三天晚上,兩個東德祕密警察身穿便衣來到出口附近,他們假裝逃亡者,對當時守在出口附近的富勒爾說,他們要去叫另一個也想逃跑的朋友一起走。隨後,兩個便衣就離開去找增援,與他們一起回來的是幾名東德邊境士兵。

富勒爾發現事情不對,趕緊叫同伴進入地道逃跑。佐貝爾帶著防身的手槍,當時21歲的東德士兵舒爾茨(Egon Schultz)進入院子時,佐貝爾開了槍,士兵們開槍還擊,混亂中舒爾茨倒在了地上。幾名年輕人成功跑回了西柏林。舒爾茨在被送往醫院的路上身亡。

事件發生後,東德媒體登出了以「西柏林暴徒槍殺21歲邊境士兵舒爾茨」為主題的新聞。東德政府還要求「引渡凶手」。西柏林的司法機構要求東德提供案卷以及屍檢報告等,但沒有得到回覆。因此西柏林停止了關於此案的調查。

在東德,舒爾茨被描繪成人民英雄,一些學校、街道和兵營以他的名字命名。兩德統一後,這些學校和街道又改回了以前的名字。在為舒爾茨舉行的國葬上,當時的政治委員會成員昂納克(Erich Honecker)懷著深深的憤怒和悲傷,指責西柏林幫助逃亡者的年輕人是凶手。

西柏林參與這次事件的年輕人發表了公開信,向舒爾茨的母親表示誠摯的同情。他們表示,真正的凶手是共產主義制度,它並不想解決讓居民越牆逃亡的原因,而是通過柏林牆以及讓德國人射殺德國人的命令,來阻止東德人逃往西德。

直到2000年槍殺案才真相大白,一份東柏林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揭示了東德隱藏多年的「國家機密」:當年佐貝爾的子彈擊中了舒爾茨的肩膀,並未造成致命傷。後者在混亂中身中數槍。報告顯示,致命的子彈來自另一名東德邊境士兵的槍口。也就是說,舒爾茨是被同事誤殺的。

當年東德的共產黨高層早就知道了舒爾茨的真正死因,卻隱瞞了真相,反過來指責西柏林年輕人犯下了罪行。東德展開宣傳機器,把舒爾茨塑造成烈士,他的照片被裁剪,以便人們看不到彈孔的位置。1974年,舒爾茨的故事還被編進了兒童書,用於教育孩子。

開槍打傷舒爾茨的佐貝爾一直生活在懺悔中,後來還通過酗酒來麻醉自己,這件事一直折磨著他的心靈,直到1992年去世時也不知道真相,一直以為自己殺了人。富勒爾於1995年去世,他也同樣沒能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2001年,德國國家電視二台(ZDF)和電視台Arte合作拍攝了紀錄片《英勇陣亡——地道與謊言》,呈現了舒爾茨之死的真相,該片獲得了德國電視獎。

柏林牆下犧牲者數量難統計

在柏林牆被推倒之前,很多追求自由的東柏林人死於牆下上。犧牲者具體人數到今天也難以計算,因為東德官方沒有留下關於死難者的記錄,祕密警察還逼迫很多受害者家屬保持沉默。

柏林牆遺址公園紀念館舉辦的討論會由包岑(Bautzen)監獄紀念館負責人克萊溫(Silke Klewin)主持。這座原東德的監獄在東西德統一前用來關押政治犯。

在討論會上,歷史學者、紀念館工作人員塞爾特爾(Gerhard Sälter)表示,當年如果邊境士兵不執行對逃亡者開槍的命令,東德政府會對他們進行懲罰或打壓,比如剝奪他們的工作機會等等。這種強迫的體制迫使士兵開槍。

埃爾福特自由協會的主席、法律工作者克斯勒(Klaus-M. von Keussler)曾經親自參與救助東柏林逃亡者,是歷史的見證人。回顧當年的歷史,他表示有很多幫助東德人逃往西德的救援者都默默無聞,比如福克斯(Wolfgang Fuchs)和他的朋友們。福克斯至少組織過兩次挖掘逃亡地道的行動,包括地道57。克斯勒認為,歷史不應該忘記他們,應該紀念他們,把這些記錄下來。

柏林巴德學院(Bard College Berlin)的歷史學者德特延(Marion Detjen)也表示,記錄東德歷史時期的個體命運很重要。她認為,柏林牆基金會近年來在收集史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在記錄真實歷史的領域做出了傑出貢獻。#

責任編輯:周仁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的最後防線「東方柏林牆」必將垮塌
圍牆不是永久景觀——從柏林牆說起
柏林牆遺址重見天日 德學者分享收藏18年祕密
柏林牆存在28年與消失28年圖片展覽開幕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