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要實現「真普選」 香港銀髮族走出來表達

週六(12日)下午2點在灣仔「銀髮族警總靜坐48小時」。(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5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香港政府上週推出《禁蒙面法》激起全港市民的反彈,最近更爆出被拘捕的抗議者遭警察性暴力,因此港民本週末再次發起抗議活動,遍地開花。週六(12日)下午2點在灣仔「銀髮族警總靜坐48小時」。

如果香港人不再走出來的話,極權、專制、不自由、無法治就會來到香港

銀髮族召集人譚國新先生(梁珍/大紀元)

銀髮族召集人譚國新先生警察總部外說:「我們發起的是一個48小時的靜坐行動,原因是我們看到在過去的幾個月來,警方濫權、濫捕、濫暴。」

譚國新先生進一步解釋,第一個捕是搜捕的捕,另一個暴是暴力的暴。即是濫權、濫暴的情況是非常的嚴重,已經有超過2千人被抓,在抓的過程中使用暴力,「而且我們也都懷疑在被捕之後,警方是濫用私刑,令很多示威者受到嚴重的傷害。」

「我們也都看到在最近香港市民和警察的接觸之中,警察的囂張程度非常厲害,聽見別人說他一句、問一些事,就打人和拘捕別人。」他說,「這些情況,我覺得不應該在一個文明、21世紀文明的國際城市會出現的,好像香港是一個倒退成為一個第三世界,或者一個蠻荒世界的一些地方的情況。」

對最近都出現了很多大量的浮屍,譚國新先生表示,最近的浮屍數量,有一個在消防船上面工作的人說,是他過往10年的總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浮屍,特別在一個的示威活動頻繁的日子出現呢?兩者有沒有關聯呢?究竟真相是什麼呢?「我相信,除了很少數的人知道之外,我相信絕大部分的香港市民不知道,而我們是很希望得到真相。我們希望通過靜坐的48小時,喚起市民的關注,警察是濫捕和抓人之後,究竟被捕人士的權益有沒有受到保障?甚至他們的生命有沒有受到保障呢?我們希望公眾是關注這件事的,所以我們發起這個的靜坐48小時。」他說。

當被問及這次活動警方是否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譚國新先生說:「我們是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首先我們覺得,我們發起的這個活動,我們參與的人數不足50人或者人數不是太多,就是全程都會留在這靜坐的人數不會太多,所以這個是不構成一個非法集會、或者非法集結,是不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

關於戴口罩有很多原因的。「這個不一定是說,我有什麼特殊的因素需要去解釋,說為什麼我不可以帶口罩呢?所以我覺得,如果警方禁止市民戴口罩是不合理的,我知道去集會時是不需要,合法的集會都不可以戴口罩,我覺得,應該有很多原因可以戴口罩的。」他說。

香港反送中抗爭已經4個多月,現在已引起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極大關注。譚國新先生對此表示,「我覺得每一個香港人都要走出來,如果香港人不再走出來的話,極權、專制、不自由、無法治就會來到香港,危害不單止是你本人,也會影響你的子女,影響到你子女的子女。我相信,如果你希望香港是可以回復到一個有法治的社會的話,應該每個人都多走一步,走出來。」

香港人要像法輪功學員一樣,要努力不懈的堅持……

市民楊澤民先生(梁珍/大紀元)

來參加「銀髮族警總靜坐48小時」的市民楊澤民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為了表示我們對《禁蒙面法》的荒唐性強烈的不滿。香港現在被一幫所謂『政治的暴徒』——共產黨操控制之下的當權者,已經搞得香港這個地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所以我們都是要盡我們銀髮一族的心意,要出來去表達。」

現在香港市民只要戴口罩就會被抓,楊先生對此表示,這個問題 ,其實不需要那麼怕。荒唐的所謂《緊急法》,警察的聲譽和政府的聲譽已經破產了。應該就是不用理它的了,因為香港人對它(政府)的期望已經完全沒有了。

楊澤民先生還提到香港出現「天滅中共」 這個口號的標語時說:「其實講起『天滅中共』, 我們記得我們在 2001年的時候,《 大紀元時報》和法輪功提出這個『天滅中共』,當時整個香港社會認同的比例(不多)。我是認同的,但是很多(香港)人還沒有這個心理質素來講的。」

但是到了今時,在佔中運動、甚至這一個反送中條例之後,其實是全民醒覺了。對於「天滅中共」來講,已經是理所當然的訴求。「為什麼『天滅中共』呢?因為就我們普通人來講,我們沒槍又沒炮的,是不可以跟它對抗的。但是唯有上天那個力量可以令中共拖垮下去。」他說。

楊澤民先生還感嘆道:「我覺得法輪功的堅持20年 ,將真相報導給全世界(人民)知道,其實都是一種過程的啟蒙作用。到今時今日,我們香港80%的人醒悟,都是有這樣的訴求,真相燃點的那個信息達到今天的成果。」

對於最近發現15歲跳水女將的浮屍,還有中大的學生說被性侵,楊澤民先生說:「我們非常之震驚。想不到我們香港是一個文明的社會,由於由(中共)獨裁的政權伸延下來到香港,將大陸(中共)對待人民的那個手法,大規模的反映到香港這個文明社會,是令人心痛和震驚的。」他譴責,中共的手法就是要用暴力和血腥的手段,希望能夠鎮壓所有香港人,來達到它的政治目的。但是這個目的最終還是失敗的。

當被問到香港前景的希望時,他表示,「香港要像法輪功學員一樣,要努力不懈的堅持、再堅持、又堅持,去拿回我們應有的權利,要實現『真普選』。」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0-12 10: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