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我們有強烈信念 可以守護住香港

2019年10月12日,香港民眾舉行反緊急法遊行,隊伍自尖沙咀鐘樓文化中心出發至深水埗運動場。(余鋼/大紀元)

人氣: 18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10月12日週六,由尖沙咀鐘樓至深水埗運動場的「反緊急法遊行」在下午3時冒雨起步,現場民眾高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香港人 反抗」「我有權戴口罩」「蒙面無罪 立法無理」等口號,無畏無懼地走上街頭抗議,並沿途高唱《願榮光歸香港》。還有民眾拿著「全民抗共 反極權」的標語。

我們有強烈的信念可以守護得住香港

參與遊行的C同學認為,香港人可以守護得住香港,是因為有一種強烈的信念在。(梁珍/大紀元)

人群中有一位年輕的C同學訴說了自己為什麼來參與遊行,「(中共)希望用恐嚇的方式阻止我們出來,禁制我們想說的東西。走出來,是希望告訴政府,我們不怕這些,我們有權講我們想講的東西,我們可以去反抗,可以去講一些意見出來,希望政府聽到。」他說。

「政府製造這些白色恐怖,就是要你(抗議者)怕,要你們(抗議者)不講話。每人都怕的時候,社會就完全沒有我們的聲音了。」C同學繼續說,「反而是你(政府)越這樣做,我們就越想上街,爭取我們應該有的東西。」

C同學認為,現在的政府是沒有道德水平可言的。他說:「4個月了,差不多3個月左右,才說撤回這個條例。老實說,200(萬)人、100(萬)人上街時,馬上撤回為什麼不行?為什麼要等3個月,慢慢拖。政府為什麼要這樣做,究竟是不是想製造更多不好看的片段給全世界看,就認為我們這些示威者是暴徒、暴力分子?所以,我覺得他們會越來越差,除非他們做一些事來回應社會:解散警隊,調查政府的錯誤,調查警方的錯誤,這樣,我才會覺得(它)有一點點道德在。」

現在警方的濫捕和暴力越來越升級,出現很多浮屍,女士被性侵,甚至男孩也被性侵。對此,C同學表示,目前未必有很多證據去證明這些的時候,不是社會各界都相信。

「我身為一個之前被抓的人,我親眼見證了這些事:警察就這樣打你,躲在一個地方打你,這些事一直都有。但是,為什麼沒有很多證據,是因為在他們的地方,他們願意給證據就給,不願意就不給,結果導致沒證據去證明我們所說的事。這個社會是這樣了,什麼話都是他們說了,人們信他們,不信我們。」

C同學表示自己有受過傷,被警察用警棍打頭。「(我)都被制服了,還用警棍繼續打頭,我不明白,你(警察)制服的原意是什麼,制服了,我不動了,你就該停手,帶我上車也好,去警局也好,而不是說,你抓了我,制服了我,還要去打我,這些是很不合理的。」他更表示說,「(被警棍打)沒有特別怕,因為自己不是在做錯事。」

記者問他覺得香港變了什麼時,C同學說:「以前我不是很投入香港的事,但是,在這次運動發生後,看到香港人很團結,不會麻木地被政府打壓自己的聲音。這是最大的改變,我對現在的香港還抱有希望,對這次運動抱有希望,我們會贏的。」

對於年輕人是否可以守護得住香港的問題,C同學如是說:「我覺得我們行,可以守護得住香港。因為我們有的,不單單是人,還有一種強烈的信念在。所以我覺得,你就算打傷了我們所有的人,殺我們多少人都好,我們的信念,我們的理念依然存在,永遠不會消滅,不會被任何阻力打壓下去。」

對於共產黨的殘暴、殺人,C同學說:「相信有報應,(中共)做這麼多壞事的時候,真會有報應的。我們香港人,我們青年人在香港前線反抗中共,是想告訴全世界的人,我們正在被中共這樣打壓,我們走在前線,我們希望你們可以(和我們組成)共同陣線,一起反抗這個政權。」

記者問他是否相信天滅中共?C同學道:「可能信。肯定有一些方法的,可能不是天,可能是整個世界一起滅了中共。」

共產黨不滅亡 香港是不會有好運氣的

出來遊行的市民埃達(Ada)表示,共產黨不滅亡,香港是不會有好運氣的。(梁珍/大紀元)

市民埃達(Ada)表示自己今天上街遊行是為了香港的自由、民主,撐年輕人。「年輕人太過辛苦了,這一代年輕人都已經被抓了2000多人,所以,我們年紀大的人還是要再走出來。」

埃達告訴記者,自己從大陸過來香港已經25年了,很愛香港和中國,但就是不愛這個共產黨。「這個共產黨真是禍害全香港、禍害全球。共產黨不滅亡,香港是不會有好運氣的。」她非常強調地說。

記者問其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埃達說:「它首先是瓦解黨鐵(港鐵)。本來地鐵是正常地運作,不要說幫後生仔,你正常地運作,那些後生仔都不會被抓那麼多。8·31,是警察衝進(地鐵)去打後生仔,都是不對的。7·21,黨鐵是配合警方的。西鐵的門又關又開、又關又開的,那些(穿)白衣黑社會的人,衝進去打那些普通的市民。那天我是坐巴士回家的,如果不是我也會被人打了。」

埃達繼續說:「(可見)共產黨是滲透到香港全部的行業,這才令人害怕。這次反送中,它(中共)是不斷地收窄它的極權。它越來越收窄(它的極權),我們香港人是沒有好運氣了。所以這一次一定是要(走出來)。本來是反送中一條條例,變得現在是多了很多要求、訴求。那現在最大的訴求就是滅共產黨。」

對於民眾在各處寫上「天滅中共」的標語,埃達表示說,「『天滅中共』啊,不是『天滅中國』,這個共產黨真是一定要滅掉啊。」

埃達說自己不停地發送香港真實的、正確的信息給在大陸的親戚、朋友,讓他們了解香港的真相,相信大陸是有一部分人醒覺了,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是心甘情願地被共產黨圈養。

站出來的勇氣來自內心

參加遊行的市民譚先生表示,站出來反抗中共的勇氣,是來自內心。(梁珍/大紀元)

頂著白色恐怖走出來抗議是需要勇氣的,參加遊行的市民譚先生表示站出來的勇氣是來自內心,出來就是要反它(中共)。現在的香港跟以前的香港比差很多,很多方面都變了。

「警方那方面變了,可以說是濫殺無辜,有殺錯沒放過,不論你什麼人,(年齡)有大有小,能抓就抓,感覺就跟新疆的模式一樣。」譚先生說道。

對於香港會否變成另外一個新疆的問題,譚先生說:「我想應該不會,香港人很硬朗的,一定會撐下去。自己雖然是銀髮族,但想儘自己的本能,支持這些年輕人,不希望年輕人有事。」

譚先生想對林鄭月娥說的話是:叫她滾。「她現在整天這樣搞,就是想儘量拖她的延期,再沒有年齡那件事。還有區議會,擱置選舉。如果可以過了這段時間,那幫建制派或者民建聯好像自動過期就不用選了。」

至於香港人的前景希望,譚先生表示,自己發自內心地希望香港一片光明,並且對此有信心。#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0-13 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