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納粹分子直播槍擊猶太人

3D打印自製武器 全副武裝試圖製造大規模流血事件

總統來到哈勒,向遇難者鮮花。(AXEL SCHMID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在猶太教最神聖的節日當天,在哈勒猶太教堂前傳來槍聲,兩名路人遇難,槍手將殺人過程在線直播。被捕後,他對自己的行為供認不諱。檢察院認為,這是一起恐怖主義行為。

近日,新納粹分子試圖對猶太人大開殺戒的血案震驚德國。案件雖然結束,有關反猶太主義的討論卻持續不斷。

10月9日,德國東部哈勒(Halle)的一座猶太教堂附近傳來槍聲,兩人喪命。凶手是一名27歲德國男子。警方出動大量警力,當天將他抓獲。警方稱,他是獨自作案。

大門未打開 80人幸

目擊者稱,槍手身穿迷彩服,全副武裝,對著猶太教堂大門狂射,試圖打開大門,但大門上留下一片彈孔,也沒被他打開。幸虧如此,才沒有造成更大的血案。

教堂門上的彈孔(Jens Schlueter/Getty Images)

槍手是故意在這一天到猶太教堂來製造血案,這一天是猶太教一年當中最神聖的節日——贖罪日。猶太教徒這一天要禁食,停止工作,進行贖罪禮,案發時教堂裡聚集了70-80人。他們膽戰心驚地被困在裡面幾個小時,為自己的生命祈禱。槍手在這裡停留了大約7分鐘。

這名槍手沒有打開大門,這也許令他懊惱,他走出來,對著一名剛好路過的女子開槍,從背後將她打死。他又來到約600米處的一個土耳其快餐店,在這裡又打死了一個男子。

土耳其快餐店櫥窗上的彈孔(AXEL SCHMIDT/AFP via Getty Images)

他還到一個修理部要挾要轎車,在這裡他打傷一對夫妻店主,並搶劫了一輛出租車。他駕車逃走,路上被一輛大卡車撞上。這起車禍給他這一天的犯罪行動劃上句號。

效仿新西蘭基督城殺手

這名槍手在行動前在網上預告了他的計劃,在行動中,利用頭盔上的攝像頭錄下了犯罪過程,並且進行了約35分鐘的網絡直播。他在視頻中發表了反對猶太主義的言論,還用不流利的英文謾罵猶太人

這顯然是效仿今年3月在新西蘭基督城那名殺手的行為,此人當時在兩座清真寺殺害了51人,他將過程在網上進行了直播。

他在亞馬遜(Amazon)遊戲平台Twitch直播殺人過程,大約30分鐘後,「全球網絡反恐論壇」將視頻下架。這個論壇的成員包括臉書、谷歌、微軟、推特等。

Twitch在官方推特帳號貼出聲明說,這段影片直播時有5人觀看。但下架後,網上還在流傳,之後通過各種渠道有近萬人觀看。

母親從視頻中看到兒子被打死

德國多家媒體報導,在快餐店被打死的男子是20歲的Kevin,他的母親看到了這個殺人錄像,他認出了兒子,看到兒子請求槍手手下留情,但槍手還是冷酷地對著他開了好幾槍。這位43歲的母親給警察打了電話,很快警方來到她家,告訴她Kevin的死訊。

這位母親眼裡含淚,她說:「這個場景一直留在我腦子裡。Kevin只是想去買一個土耳其餅,他才20歲,他還有整個一生要過呢。」她對RTL電視台的採訪說:「我已經失去了另一個兒子,母親也死了。現在就我一個人了,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活。」

這名殺手叫Stephan Balliet,今年27歲。他小時候父母離異,他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患有精神病。他讀過幾個學期大學,後因病綴學。

血案發生後,他父親出面說,兒子從小就很麻煩,總是和人發生爭執,而且總是把責任推給別人。他對《圖片報》說:「他幾乎沒有朋友,整天泡在網上。」

Stephan Balliet被捕後供認,他從3月新西蘭基督城血案得到啟示,因此從那時就開始準備他的計劃。

帶4把槍4公斤炸藥要殺死很多人

警方隨後證實,這名凶手帶了4把槍,他最開始租來的車裡還放著4公斤炸藥——顯然他想製造大規模流血事件,要殺死很多人。

他使用的武器中,一把是買的,其它都是他自製的,而且沒有花很多錢,但他有一次得到過一位陌生人的資助,大約700多歐元。

哈勒血案前,他在網上公開了用3D打印機製造武器的詳細過程。他還把他的作案過程稱為「現場測試」。在他的直播中,可以看到,他至少有兩次裝子彈時出現問題。他抱怨,他的武器總卡殼。也是因為他的武器出了問題,所以他瞄準了一名快遞員,卻沒有打出子彈,這名男子得以逃生。

他還在視頻中說,他當天的行動「出偏」了。

德國司法部長Christine Lambrecht稱這是「極右翼的恐怖襲擊」,槍手是出於反猶以及極右翼主義動機。總檢察長Peter Frank表示,對Stephan Balliet的指控是謀殺2人以及試圖謀殺9人。

10月10日晚,經過幾個小時的審訊後,他全面供認了罪行。

哈勒的納粹土壤

當局對於Stephan Balliet的反猶主義和極端主義傾向似乎並不知情,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及什麼時間變得極端化的。但是對於哈勒的新納粹組織,當局卻不陌生。

當初在調查極右翼NSU團夥時,有一名新納粹為憲法保衛局充當線人,這在當地新納粹成員中是公開的祕密。這個NSU團夥曾在十年間謀殺了十人,其中九人是土耳其或希臘的移民。該團夥中的唯一幸存者Beate Zschäpe也曾在哈勒待過,散布其仇外資料。

Stephan Balliet是否也與這些有組織的納粹團夥有聯繫,目前還無法確定,他似乎更多的是通過網絡追隨了極端主義思潮。

哈勒並不是唯一一個滋養納粹思潮的地方,全德國據稱有2.4萬新納粹分子,還有很多人也許並不會走到拿槍對猶太人開火的地步,但思想上是認同納粹思想的。

還有一份調查顯示,在德國的新納粹分子中,約有一半以上,即1.2萬人擁有暴力傾向。

反猶主義在歐洲復活

哈勒血案後,德國猶太組織稱,這表面,人們已經不能忽視這股反猶的「瘟疫」,殘酷的現實是,德國已經再次成為對猶太人來說很危險的地方。

總理默克爾當晚就來到猶太人的集會上,並對這起血案表示譴責。

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血案第二天來到哈勒,送上了鮮花。他表示,這是德國「恥辱和令人羞愧的一天」。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jahu)在血案當晚就在推特上寫道,這是一起「恐襲」,它表明,「這是反猶主義在歐洲擴散的又一個信號」,德國政府必須「團結一致」地進行對抗。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10-14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