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佳人】一生一世一雙人

納蘭性德與他最摯愛的原配盧氏
文/秦順天

清 沈銓《荷塘鴛鴦圖》局部。 (公有領域)

  人氣: 2605
【字號】    
   標籤: tags: ,

納蘭性德終生都念念不忘的,是他最摯愛的佳人——盧氏,在其描寫愛情的百餘首詩詞中,近半數,都是納蘭對這位原配妻子的追思。

文武雙全的翩翩才子

納蘭性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順治十一年(公元1655年)1月19日生於北京,始祖是蒙古人,滿洲正黃旗人。他出身顯赫,康熙皇帝是他的表哥。納蘭家族與愛新覺羅皇室是親戚,其曾祖父之妹是皇太極的生母,其母覺羅氏,為一品誥命夫人。其父納蘭明珠,康熙年間居內閣十三年,為權傾一時的朝野首輔之臣。

納蘭為女真語,「太陽」之意,納蘭性德原名納蘭成德,21歲時,為避康熙太子保成諱,改名為納蘭性德。因生於臘月,他小時被稱為冬郎。

納蘭幼時即習騎射,天資超群,好讀書,過目不忘。17歲入太學國子監, 18歲首次參加鄉試,中舉人。來年會試,因「寒疾」未能參加殿試。22歲,納蘭再次參加進士考試,高中二甲第七名,被授予三等侍衛,後晉升為二等,再升為一等。納蘭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康熙的鞍前馬後,擔任康熙的貼身侍衛。

從小就接受貴族教育的納蘭性德,文武雙全,不僅精於騎射,還通曉史書、擅長書法、丹青、詩詞等。他與大多紈袴子弟不同,其志若蘭,氣度超凡,不熱衷於榮華富貴,卻「勤勤學問」,喜歡學習鑽研經史。

清 葉衍蘭《清代學者像傳》中的納蘭性德像。(公有領域)

才子配佳人 琴瑟和鳴

康熙十三年, 20歲的納蘭依父母之命,迎娶了18歲的盧氏。盧氏,順治十四年(1657年)十月初五生於瀋陽,亦出身名門,其父盧興祖為漢軍鑲白旗人,官至兩廣總督、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等。盧氏自小深受詩禮薰陶,精通詩文,除了美貌,還有出眾的才華和德行。

一個是丰神俊逸的才子,一個是端莊嫻雅的佳人,門當戶對的二人可謂「珠聯璧合」。喜結連理後,小夫妻情投意合,琴瑟和鳴。一次大雨,納蘭在書房看書,久不見盧氏,便四處尋找,後來在後院發現了盧氏,她撐著兩把傘,一把遮自己,一把遮著剛開的荷花,其少女稚氣,可愛可憐。平日夫妻倆還學李清照趙明誠,以賭書潑茶為樂。看誰的記性好,能記住某事載於某書某卷某頁某行的人,飲茶慶賀,有時舉杯歡笑,茶水潑濕衣裳。

清 吳應貞《荷花圖》局部。 (公有領域)

納蘭性德隨從康熙出關祭告祖陵,路上思念妻子,他便寫詞抒懷:「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連寫詞,他都站在妻子的角度。

盧氏既是賢妻又是知己,其文才頗能與納蘭應和。納蘭曾以李清照、謝道韞來作比妻子,盧氏是納蘭詩詞的靈感,也是他學術研究的幫手。

盧氏曾問容若:最悲傷的字是哪個?納蘭答不上來。盧氏說:是「若」。 納蘭不解。盧氏慨然嘆道:「每言『若』字,都是無能為力、無可奈何。世人常說若此事如何,便怎樣,若能如何,該多好,皆是追思與追悔,皆是因其不可能矣,世間最悲傷的字,豈非『若』字?」

愛妻早逝 念念難忘

恩愛三年後,盧氏為納蘭產下一子,不料卻因產後受寒,不治而亡。後盧氏被賜淑人,誥贈一品夫人。

盧氏的靈柩在雙林寺停放,一年多未下葬,遠遠超過親王貝勒的停放時間。納蘭時常住在禪院中陪伴亡妻。他記述過守靈期間他的一個真實夢境:淡妝素服的亡妻,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臨別有云:「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醒後,納蘭倍感惆悵。

示意圖。清 顧雲臣《雪景圖》局部。(公有領域)

佳人倏離世,天人永隔離。從此,納蘭「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 「近來無限傷心事,誰與話長更?」他想念盧氏的溫婉體貼,想念她柔聲細語,想念她輕悄悄的腳步。納蘭回憶過去:「小樓前後捉迷藏」、「春蔥背癢不禁爬」、「夜深偷搗鳳仙花」,那些夫妻恩愛的尋常日子,如今再不可得。納蘭嘆曰:「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納蘭創作的三百餘首詞中,百餘首描寫愛情,其中近五十首竟是追悼盧氏的相思之作。每逢傳統節日和盧氏的生辰祭日,他都肝腸寸斷,悽苦難以排解。其至真至情,才使他的悼亡詞成為納蘭詞中的高峰。

後來納蘭也娶妻納妾,但他餘生八年,對盧氏仍是念念不忘。與盧氏結婚三載,對納蘭來說,彷佛已是漫長一生,夢回處,皆以為盧氏在側。作為一代風流才子,也有關於納蘭的各種市井流言,有些並不可考。

我是人家惆悵客 不是人間富貴花

康熙二十四年暮春,納蘭抱病與好友聚會,然後便一病不起。七日後,五月三十日,因「寒疾」溘然而逝,年僅三十一。納蘭葬於京西皂莢屯,位於北京海淀區上莊鄉上莊村北,其墓地寶頂建築宏大,以青石為底座,寶頂中部是鐫刻圖案的漢白玉,上部為三合土夯實的半圓頂。其家族墓地在清代基本保存完好,「文革」期間,遭到嚴重破壞,1970年被徹底拆毀。

24歲時,納蘭把自己的詞作編為《側帽集》,後更名《飲水詞》,後又被集增遺補缺為《納蘭詞》。《飲水詞》刻本出版後,民間「井水吃處,無不爭唱」。後世譽他為「滿清第一詞人」,他與陳維崧、朱彝尊並稱「清詞三大家」。國學大師王國維評價他:「北宋以來,一人而已。」納蘭詞以「真」稱頌,清新婉麗,纏綿悱惻,與李清照、南唐李後主的婉約派一脈相承。

作為滿族顯貴,納蘭對漢族文化能夠熟練掌握並運用精深,其學問被梁啟超譽為「清初學人第一」。 納蘭拜顧炎武外甥、主持編修過《明史》的徐乾學為師,他對徐乾學說:「師者,以學術為吾師也,以文章為吾師也,以道德為吾師也。」

在短短三十年人生中,納蘭著作甚豐: 19歲,他在徐乾學的指導下編寫了儒家經解叢書《通志堂經解》,深受皇帝的賞識,此書計一千八百多卷,囊括一百六十多種儒家經典;納蘭還把熟讀經史的見聞及學友的傳述記錄整理,編成四卷《淥水亭雜識》,含歷史、地理、天文、曆算、佛學、音樂、文學、考證等各方面;他還輯有《大易集義粹言》八十卷、《陳氏禮記說補正》三十八卷、編選《近詞初集》、《名家絕句鈔》、《全唐詩選》等著作。

生於鐘鳴鼎食之家、軍功顯赫之族,少年得志的納蘭常伴康熙南巡北狩,參與過重要的戰略偵察。他平步宦海,英俊威武兼風流斯文,如何不被世人堪羨。但他的每首詞中,都迷漫著無邊愁怨感傷,滿紙哀唱悲鳴,都是不了的相思與未竟的遺憾。據統計,在納蘭現存的三百多首詞裡,「愁」字有90個、「淚」 字65個、「恨」 字39個,「傷心」、「斷腸」、「惆悵」「淒涼」等,更是隨處可見。「我是人家惆悵客,不是人間富貴花」,縱富貴傍身,名利雙收,他仍舊內心空落。讓納蘭一往情深的,更多是美好的愛情。

示意圖。清 羅聘《山水花卉冊》。 (公有領域)

王國維說納蘭是「千古傷心人」。這位多情才子,一生似為深情所累、為情愛所困。多情帶給他的,是難以解脫的痛苦。縱然「人生若只如初見」、縱然「一生一代一雙人」,相愛之人也都是死生不復相見啊!納蘭所魂縈夢繞的愛情、佳人及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與情感,皆不能久長,與榮華富貴一樣,也都是一夢黃粱。@*#

參考資料:

《納蘭詞》
《清史稿 納蘭性德傳》
《上座主徐健庵先生書》

點閱【才子佳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隋朝統一中國前,南方有一個國家叫陳國,稱南陳或南朝陳,南陳最後一個皇帝是南朝後主陳叔寶,樂昌公主就是陳叔寶的妹妹、陳宣帝的女兒,她以「才色冠絕」而聲名遠播。生來錦衣玉食的樂昌公主,在宮中以溫婉賢淑而為人稱道。
  • 英風勢未收,詞筆卻多憂。 誰解君心意,生來客夢愁。
  •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吟哦清麗超逸的納蘭詞,心是要痛的,唇齒是要留香的。三百年了,歲月沒有湮沒他——納蘭性德。這個美好的名字,即使在今天也不讓人感覺陌生,他是真,他是義,他是才情。
  • 解縉,字大紳,江西吉水人。出生於書香門第,祖輩解谷,與丞相文天祥交好,祖父解子元,是元朝安福州判官,父親解開為一代名儒,治「五經」,師出名門。
  • 就像劉雪庵在《踏雪尋梅》中抒發的:「塵世多風霜,蠟梅朵朵黃,空谷傳回聲」……一生的困厄滄桑,幾度政海的波瀾衝擊,都沒有撼動黃庭堅,他真如濁世中一臘梅,幾度濁流滌盪,越發清芬。
  • 300年的光陰,可以使一座盛世成為歷史;300年的流傳,也可以穿越古今,在歷史的天空建起一座奇異的「空中花園」,讓後世的旅客,在徜徉繁雜的世界時,也可以在這座花園養神休憩。這座花園的主人就是康熙朝的一等侍衛官納蘭性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