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畫:走過劫難(8)

——一個普通中國女人的覺醒
圖文:軒遠工作室
連環畫:走過劫難(8)(軒遠工作室提供)
  人氣: 3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這個故事的每一細節都是真實的,逼真還原了中國北京的看守所、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北京女子監獄的場景及發生的事件,只是掩去了人物的真實姓名。

六、新女監(接上文

177. 已經是深夜了,警察還是不許大家睡覺,讓全班陪我「反思」。美娟熬不住,血壓升高高,一下就暈倒了。倩說:「都是你!你太自私了!」
178. 早飯發一個雞蛋,我偷偷把自己的雞蛋給了美娟。
179. 監區要求法輪功學員必須學太極拳,說可以強身健體。我說,「我的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太極拳能治病嗎?我不學。」
180. 全體必須聽關於進化論的講座,警察坐在後面。大家都要鼓掌,我不鼓掌。
181. 我對鄭梅說:「我不認為我是猴子變的。」
182. 於是,他們在班裡給我一遍遍看「反對迷信,相信科學」的錄像。
183. 監區排練「千手觀音」的舞蹈,安姐硬拉我上場。我不去。我知道,我一上場,她們就會拍照,對外宣傳我認罪了。
184. 「三八」婦女節,王大用自己的獎金給大家發小禮物,很多犯人感動得熱淚盈眶。
185. 為表示其「人性化」管理,王大給我安排了家人的電話接見。我終於見到了兒子和外地趕來的老母親。我對母親說,「我的好朋友張燕不是病死的……」警察馬上按下我的電話,不許我再說。我的接見被取消了。說我違反規定,「泄露監管機密」。
186. 鄭梅帶著包夾在庫房批鬥我。我被說成「沒有親情」、「有人格缺陷」。倩甚至哭了起來。她說我太「自私」了、「沒有人性」,她說她替我家人難過。
187. 我給大家講,我曾經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正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才導致我的家庭破裂。我還說出張燕的死,我問她們:「你們為了減刑、立功,就不擇手段虐待我們,到底是誰沒有人性呢?」大家都不說話了,鄭梅也不說話了。
188. 夜裡,鮑紅驚恐地大喊,她又做噩夢了,她已經多次做噩夢了。
189. 第二天,在廁所裡,鮑紅哭著告訴我,她受不了了,夜裡總是夢見張燕站在她眼前。她知道自己做了壞事,她還說了一些張燕被打死的詳細情況。那時,新女監只有廁所沒有監控。包夾與我說真話,都在廁所。
190. 我偷偷寫了一封控告信,控告警察指使服刑人員虐待張燕致死。小雙假裝沒看見。
191. 我找機會,想將控告信投入筒道裡的舉報箱。但舉報信根本就塞不進去。原來,那都是擺設,上面蓋的塑料花,把信箱口都堵死了。
192. 鄭梅找我談話。她告訴我,女監不可能讓我把信傳出去的。她還小聲說,原來她也以為張燕是病死的。餘光中我發現,王大在門口偷聽呢。
193. 在圖書室裡,他們給我上佛教課。警察想用佛教「轉化」我,讓我信佛教。
194. 安姐在廁所裡告訴我,她內心依然相信法輪功,她快走了,可以把張燕死亡的詳情帶出去。
195. 在廁所裡,我勸鮑紅,不要相信她們說的所謂「佛教」,那些保佑你發財的「佛教」不會保佑你,反而會招來不好的東西。
196. 中秋節,我們在大廳搶活到深夜,做「好利來」月餅盒。我們用有毒的工業膠水粘制月餅盒,氣味嗆得我們頭暈。
197. 我把一些產量給了倩。她手慢,總完不成任務。
198. 蓋兒頭到廁所裡偷偷塞給我一塊月餅。
199. 「十一」期間,倩在班裡大談佛教,說她當年燒一柱香要多少錢多少錢,「可靈驗了!」她還說,現在最掙錢的項目,就是建廟。小雙就問她:「那你信的佛讓你去貪污嗎?」大家鬨笑起來。

(待續)

點閱【連環畫:走過劫難】系列。

責任編輯:李天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下午,這男人進來說,「這回讓你好好打坐煉功。」 他幫「包夾」把我雙盤捆綁上,腿和手腳都綁緊了,他對我說:「這可不是體罰虐待,是幫助你修煉,考驗你的盤腿能力。」
  • 上廁所時,一蹲下我就睡著了。已經熬得我五天五夜沒有睡覺了。
  • 我被安排住在警察辦公室裡,張燕被關進了隔壁的心理諮詢室。沒「認罪」(承認煉法輪功有罪)之前,不許我們進監區。小警察方競讓犯人小雙看管我。晚上我在一個床板上睡覺。
  • 重獲自由,我卻無家可歸了。丈夫和我離婚,兒子也帶走了。病危的我躺在出租屋裡,百感交集,我和丈夫曾經那麼恩愛幸福……
  • 我不敢再和家人多說什麼。我感覺到丈夫的變化。他說因為我被勞教,單位找他談話,可能會影響晉級。兒子急切地問我:「媽媽,您聽話嗎?您掙多少分了?」孩子都知道,掙分多就意味著早回家。
  • 2001年11月,很多外地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因為不想讓當地受牽連,他們不報姓名、地址,警察給他們編了號。他們的錢被警察扣下,連牙刷都不能買,只有我一個北京人有牙刷。當時是一個牙刷幾十個人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