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學界持續要求陳彥霖之死真相 銀髮族聲援

10月17日,知專設計學院學生於設計大道祭奠陳彥霖並要求真相。(駱亞/大紀元)
人氣: 2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15歲少女陳彥霖的離奇死亡牽動無數香港人的心。在她生前就讀的知專設計學院,學生們舉辦悼念活動,持續抗議要求真相。亦有銀髮族到現場聲援,表示「支持青年,守護香港」、「銀髮族與年輕人同行」。

10月17日,除了香港多家大專院的學生會會長、代表到場聲援外,也有很多學生和市民到場祭拜。現場的橫幅上寫著「讓真相浮出水面」「郭龍基院長,你看海時,你有心痛嗎?」

前兩天,校方先是公布2個疑經過剪輯的監控片斷,引發質疑。後又公開「16段閉路電視影片(CCTV)」,交代其在學校的最後行蹤。

監控顯示了多段陳彥霖失蹤前「遊走校園」的畫面,但網友指出多個可疑之處,包括「片中人身超過153cm」,「身形頭髮顏色都不一樣」,還有畫面對比發現兩人的眉形和髮際線完全不同。網友質疑陳彥霖遭中共黑手殺後,後又找「演員」補拍監控,而陳被扔入江中,衣服被人拿走。

一名參加當天活動的男學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們希望校方可以公開完整的監控錄像,有些重要的位置還沒有公布,目前已公布的視頻有些出入。

他表示,「有些地方,例如頸上有條帶子,面型有點不像,身型好像也有點出入。所以我們對這件事有些懷疑。所以我們希望可以多公開一些錄像,例如她怎麼脫下那對鞋子,可能放下了什麼重要的文件啊,希望可以看到這些。」

年輕一代負責任 「豁出去」抗爭

反送中運動以來,港府大肆抓捕學生,包括750名18歲以下在校生被捕。該男生表示,香港年輕這代人開始出來抗爭了,基本上可以用「豁出去」了來形容他們。

「如果被抓的話,可能要服很多年的刑,我們現在要用一種要負責任的心去做。」他說,「我們希望可以真的爭取到我們的自由,(當局)可以回應我們的五大訴求,希望政府可以肯正面回應我們。」

參加陳彥霖悼念活動的兩名男生接受採訪。(駱亞/大紀元)

另一位在場的男生表示,經過2014年的雨傘革命到今天的反送中運動,政府現在一直是「拖」字。從6月12日反送中運動,我們一百萬人上街,二百萬人上街,政府都是沒有正面回應問題。九月份才撤回修例。

對於林鄭月娥16日發表的2019年施政報告,第一位男生認為没有什麼幫助。比如,有一項是說可以借錢買樓(提高按揭貸款上限)其實是沒什麼用。因為樓價不會跌,都不會減輕年輕人的(壓力),對年輕人的幫助基本上是零。

「我們其實希望他們可以興建多一些公共房屋,讓多一些港人可以住上樓。而不是繼續抬升樓價,那樣你借(出)多少都好,都是一樣要還給政府,是完全幫助不到我們下一代的。」他說。

該男生還認為,《禁蒙面法》不會做到讓社會安定的作用,也不會有效地保護到年輕人。「因為我們年輕人是希望表達訴求,這條法例出台後,說是保護我們,但是我們上街戴個口罩都算犯法。這是不是算作白色恐怖?我相信我們是不會接受這樣的法例的,我們希望可以爭取到我們的自由。」

設計者展示陳彥霖畫像等反送中作品

當天,有一名設計者吳同學現場展示了他的幾幅反送中作品,表現香港人的不屈抗爭。在談到陳彥霖時,他表示近段時間看到她死的信息才認識她,所以用畫像去紀念她。希望可以化解大家的悲傷,因為有很多人為她爭取公道。

知專設計學院學生吳同學接受採訪。(駱亞/大紀元)

另外兩幅畫作表現的是,雖然港府強推《禁蒙面法》,但是香港人不怕。他說,「因為香港有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新聞採訪自由,做為一個香港人應該去珍惜這個天賜給我們的自由,不要因為懼怕一個獨裁或者無能的政府,而令言論及新聞採訪都全部在香港這個自由度高的城市逐漸消失。」

面對香港的白色恐怖,吳同學表示,由97年主權移交之後,中國(中共)就保證香港50年不變,仍然會實行「一國兩制」,但是未到一半時間,北京就已經不斷介入香港的民主和言論事務裡去,令香港不斷被中共獨裁政權侵蝕。

銀髮族支持年青人 尋求事實真相

坐在知專大道上的抗爭者,除了年輕學生也有銀髮一族。一位老人唐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希望通過這次集會來表達意見,希望警方全力緝凶,校方盡一切的努力,將真相、所有CCTV能夠公開。

唐先生說,「今天我們能來到知專設計學院,首先就是要支持這些同學的行動。第二,警方對事件的倉促處理,校方CCTV的疑點,我們對於陳彥霖的死有非常多的疑惑。」

銀髮族老人唐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駱亞/大紀元)

唐先生認為,陳彥霖案的疑點就是,一個非常深諳水性的年輕少女,而且全身裸露去自殺,似乎在以前都沒聽說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那會不會是他殺呢?是不是要為了消滅許多的證據,而要拿走她所有的衣服呢?感覺上彥霖的家長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壓力。

「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如果家裡有人不幸離世,而且死亡有這麼多的疑點的話,很多家長、 父母都會竭力去追查真相。而她的家人選擇叫大家不要把事情鬧大。」他說,「雖然我們幫不了什麼,因為我們不認識他們,也提供不了什麼協助,只能通過我們的集會,在社會上發出我們的聲音,使真相大白。」#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10-18 10: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