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醜聞過多 致使西澳選民冷漠

人氣 1

【大紀元2019年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澳洲珀斯編譯報導)西澳本週六進行的地方政府競選,138個選區中有37個不參與,因為缺少競選對手,所有職位空缺全都毫無異議地補上了。

據澳廣新聞網報導,觀察者說,一連串的醜聞和調查以及苦澀的社交媒體辯論讓潛在候選人望而卻步,這種狀況需要改變,以加強地方民主的參與度。

Michael McPhail競選東弗里曼特爾市議員時只有20歲,因其熱愛城市規劃,當時他正在大學學習。

「我那時相當年輕十分天真,當我舉手參加時,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對珀斯澳廣電臺的Jessica Strutt說,「事實是,主要競爭對手在那裡已經50年了,我以多兩票獲勝——他的兩個孩子忘了投票給他,所以這表明地方民主選舉有時是這樣多變和隨機。」

McPhail現年26歲,擔任東弗里曼特爾市副市長。他說,「毫無疑問,在地方議會任職,是最改變我人生的經歷。」「 我喜歡主持會議,但討厭開冗長的會議。」

2017年的地方議會選舉,有創紀錄的1,111人參選,而今年共有964名候選人角逐378個空缺職位。平均而言,只有三分之一的選民會投票。西澳和南澳、塔州一樣,地方政府選舉投票不帶強制性。

埃迪斯科文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商科講師Julie Crews告訴ABC電台早餐節目,這是地方民主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她將參與度下降歸咎於幾個地方政府的系列醜聞,認為這是一個非常負面、衝突劇烈的舞臺。

「我稱之為醜聞疲勞。誠信已經受到侵蝕,珀斯市政府就是一個例子。」她說,「我想,這讓人生厭,尤其是對年輕人來說,但地方政府卻又急需年輕人。」

她說不必競選可能導致對議員缺乏審查。「你不在雷達的監控之下,如果局面不能改變,那你就不在視線之中。」「我想,當你受到嚴格審查時,一切都是透明的,那麼你更有可能做對的事。」

在37個不用選舉的地方政府中,只有Town of Cambridge一個屬珀斯大都市區,其它的都在鄉村地區。

一些議員說沒有選舉不一定是壞兆頭。「沒有選舉,也許意味著社區對其代表感到滿意。」西澳小麥帶Morawa鎮郡長Karen Chappel說,「認為一直在那裡的人不能問問題或想新東西是不對的。」

她說,由於現任者要退休,今年會有新人進入她的議會。「新鮮血液只圖個新並不是答案。」

東皮爾巴拉(East Pilbara)郡郡長兼西澳地方政府協會(WALGA)主席Lynne Craigie說,人口少的鄉村議會很難吸引能擔當議員這一重任的人。

「如今,地方政府要提供居民之所需,而這在鄉村地區,也可能是把醫生請過來,提供住房甚至工資,以補貼搬來鄉下的醫生。」她說,「為什麼是地方政府提供補貼?因為沒有其他人願意這樣做,而居民們卻極需醫生。」

在社交媒體時代,衝突在網上變得高度緊張,許多人為消極情緒所帶動。Kalgoorlie-Boulder議會最近投票,允許當選成員和員工獲得資金,對在臉書上辱罵的選民採取法律行動。

「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問題,把自己置身其中,因為一天下來,在很多方面,就是一場人氣競賽。」ABC珀斯電臺的聽眾同意這一看法。聽眾Rob說,「我們在社區報紙上讀到的都是爭鬥。沒有想法。人們似乎不聽,只是喊叫互虐對方。」

另一個常見的不滿是選民不知道投票給誰。與其它州不同,西澳政黨不支持候選人,選民也缺乏資訊,因此很難知道候選人長項在哪。

「當1995年《地方政府法》出臺後,要求候選人製作150字的個人資料」,西澳地方政府專業人員協會主席Ian Cowie說「他們都在說『保持低費率』、『愛你們所有人』,所以你看不到其政見到底如何,這便很難決定給誰投票。」

東弗里曼特爾市副市長McPhail認為,地方政府選舉投票該是強制性的。「但我知道這不無爭議」,他說。

「我認為,地方政府選舉可能帶有很大的偶然性,也可能擺動幅度較大。」他說,「自從我競選以來,東弗里曼特爾市議會的情況有所改善。」「我當選後,其他一些議員也先後當選,我們更換了行政人員,改變了這裡的文化,變得更加親民。」「人們願意參與好的事情,而不願參與分裂。」

 

責任編輯:高敏

相關新聞
西澳更多民眾支持地方選舉強制投票
西澳地方政府合併  與你有關嗎?
華人市長披掛  競選連任坎寧市長
你可能不知道的地方政府選舉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衛生部長訪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鳥策略
【薇羽看世間】背叛孫中山 宋慶齡的悲劇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