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傳奇

西漢時轉筷子奇算 暗藏的寶都給算出來

作者:仲翁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9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曹元理是西漢成帝時玄菟地方的人,精算術。他曾經為朋友陳廣漢做事,他不知道陳廣漢的家業有多大,直到有一次,廣漢要他算一算穀倉中的米量。從用筷子計算米數量開始,後來曹元理展開了「奇算」,讓陳廣漢很驚奇,更讓陳廣漢臉紅。怎麼回事呢?

這一天陳廣漢對曹元理說道:「我有兩穀倉的米,忘記了各有多少石,你替我計算一下。」只見元理取來筷子,轉了十幾轉,然後說道:「東邊穀倉裡有米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又把筷子轉了十幾轉,說:「西邊穀倉裡有米六百九十七石八斗。」

陳廣漢在他推算完後就將穀倉門緊緊封閉起來。後來,從兩個穀倉中把米取出來,西邊的穀倉有米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比曹元理計算的少了一升。原來西穀倉中有一隻老鼠,大小恰恰一升米的體積;那東邊穀倉的米數則和元理說的數目完全符合。

西漢時代就有筷子計算奇術。(pixabay.com)

次年,曹元理離開陳家後路過那一帶,順道登門拜訪了陳廣漢。廣漢把出倉的米的數量告訴了他,元理感到羞愧,用手大力往坐處一擊說:「我怎麼就不知道老鼠和米不一樣呢?計算錯了,真是沒臉見人呀!我這張臉皮都不想要了!」

陳廣漢替他拿來酒,佐酒菜有幾片乾鹿肉。這回,元理又推算說:「你家甘蔗地有二十五區,應該收到一千五百三十六根甘蔗;芋頭地有三十七畝,應該收六百七十三石芋;牛有千頭,能生產二百頭牛犢,雞有一萬隻,將會孵出五萬隻小雞。」還有羊、豬、鵝、鴨等等,元理一一說出了牠們的數目;另外瓜、果、熟魚、熟肉、蔬菜等等擺放的位置,也一一被說了出來。

元理轉筷子一一推算出資產富饒的陳家的家禽家畜數量。(pixabay.com)

元理接著說:「府上家大業廣,資財豐富,為什麼招待我的這麼寒酸呢?」廣漢慚愧地說:「有倉促到來的客人,但沒有倉促得來的主人,作主人的來不及準備。」

元理說:「案板上有蒸小豬一頭,廚櫃裡有荔枝一盤,都可以作佐酒菜呀!」

廣漢聽完,再三道歉,親自去屋裡將這兩樣佳餚取出來,讓朋友歡樂一整天。曹元理的算術奇技後來傳給南季,南季再傳給項瑫,項瑫又傳子陸,但是都失去了玄妙,各自只是得到了一些數術的東西。@*#

資料來源:《西京雜記》

-點閱【古今傳奇】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圖為宋 劉貫道《夢蝶圖》。(公有領域)
    因人們不同的選擇,產生了兩個不同的結局。只因人們動一善念,得到上天的嘉獎,又因嘉獎的方式出其不意,成就了這樁奇聞。
  • 惟獨道人寫的詩依然還在,字跡猶如新寫的一般,清晰可見。詩中云「遣回往」,由於呂洞賓綽號「回道人」,於是人們推測,這名道人一定是八仙中的呂洞賓。
  • 敦煌10世紀彩繪經卷《地獄十王經》
    中國古代,從平民百姓到當朝大臣,對另外空間的探索,從未停止過,而且有些方面認知很超前。古人對另外空間的認知,除了記載的天國世界,還有對地府結構、生命形態及職能的介紹。
  • 南朝劉宋時期,京師內有座北多寶寺。有個僧人奉命看守佛殿佛塔。然而,他監守自盜,還故布疑陣,偽造盜竊現場。不久後,他得了一場奇怪的大病……
  • 《三國演義》中,有位神祕的水鏡先生,他未卜先知,對天下事了如指掌。他預言劉備日後「龍向天飛」;他推薦奇才諸葛亮,一言道破「得其主,不得其時」。後人評價說,水鏡先生如果出山,一定會改寫三國歷史。
  • 陸垹是大明一代名臣。在當時的循吏考核中為第一。他為官有道,政聲赫赫。然而,卻遇到了一件令其震驚又憤恨的一件事。他的兒子因為大動淫心,褻瀆神明,被上天消去了功名……
  • 朱元璋洪武五年(1372年),中書右丞王溥奉命到建昌督工取材一事。到了蛇舌岩,眾人看見岩石上有個穿著黃色衣服的人在那裡唱歌,歌詞曰:「龍蟠虎踞勢岧堯(嶢),赤帝重興勝六朝。八百年終王氣復,重華從此繼唐堯。」歌聲猶如洪鐘,黃衣人唱完就消失了蹤影。王溥派人向朱元璋奏報這條消息。但天子認為這事涉及妖妄,不可採信。這件事,官方記錄上就只有這麼一段短短的描述。
  • 唐朝柳宗元在散文《罵屍蟲文》中說道:「聰明正直者為神。」大意是說,耳靈目明,為人正直者,自然不會受到迷惑。不知從何時開始,在清朝官員文人的記載中,「正直為神」成為官場使用頻率很高的一句話。那些為官清正廉潔的人歿後成為神明,在清人文集中留下不少記載。
  • 清代杭州的唐家,長子才娶媳婦沒幾年,長媳郭氏卻突然生病了,還病得不輕;自從生病以來,已經延請當地的大夫醫治多次了,藥也吃了不少,但都罔石無效。不久前才一刻也閒不下來的勤快媳婦,現在竟僅存一點氣息,病奄奄地躺在床上,家人看著只能乾著急。
  • 不要小看小小的善舉,無所求的純善之心可能化來不可思議的奇遇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