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線裝備哪裡來?香港中上階層撐抗爭者的故事

文/李靖宇

10月14日晚,香港人在遮打花園舉辦「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集氣大會」,呼籲美國盡快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法案,超過13萬人參加。(余鋼/大紀元)

人氣: 299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0月18日訊】大家還記得這個感人的畫面嗎?

義載車隊在黑夜中宛若滿載光亮和希望的長龍,被譽為港版「敦克爾克大撤退」,幾千義載「父母」將9月1日入機場參與集會活動的「子女」安全接回家。(翻攝自香港眾志推特)

1940年第二次大戰時的「敦克爾克大撤退」,英國大力動員國內所有民間船隻,成功接應將近40萬名盟軍士兵撤離歐陸戰場,避免了盟軍遭到圍殲的悲劇,更保留了4年後諾曼地登陸的元氣,終能反攻、擊敗納粹德國。79年後,香港「反送中」抗爭在 2019年9月1日深夜也上演了一場類似的行動,被稱為「香港敦克爾克大撤退」。

9月1日香港反送中運動對香港機場交通進行「壓力測試」,堵塞機場交通的活動,有數千人到場響應。

晚間警方出動大批警力清場,強制關閉多個港鐵站、公車線,示威者只能徒步走20多公里的路躲開包圍網。然而,其他香港市民自發開著約5000輛私家車前去救援示威者離開,原本可能遭到警方「圍殲」的抗議民眾,在香港人自發接應之下,全部成功離開機場,這被外界譽為香港版的「敦克爾克」。

這也引發了外界好奇,這些強大的後援到底是誰呢?

答案原來是很多中產階級甚至上流階層的市民,還有年長的香港民眾在背後默默支持年輕人的街頭示威。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這些香港市民還自發組織了秘密的支援網路,協調支援年輕香港抗議者的活動。他們的口號是:「你不必獨自面對!」

有一位化名陳先生的中年經理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陳先生近日開著他的銀色豐田四門車沖進抗議衝突地帶,接走示威者並送他們回家。

在幫助了一群年輕人離開之後,他又回來接更多的人,並送去飲水和可提供快速換裝的T恤。他每天晚上可以在抗議地區和住宅區之間來回穿梭超過160公里。

陳先生就是香港「校車」(School bus)的一份子—他們開著自己的私家車接送抗爭者,避開政府當局搜捕。

他們還自發組織了社交媒體加密聊天群組,也被稱為「放學後接送」,把暗語為「父母」的司機與稱為「孩子」們的抗議者聯繫起來。某個聊天群裡大約有2萬1千名用戶。還有成千上萬的香港民眾組成類似的群組。

中共和香港當局稱,大多數沉默的香港市民都是反對抗議者的,因為這些抗議者與警方發生衝突,封鎖道路,擾亂交通。

但據《華爾街日報》記者近距離觀察,事實恰恰相反,這座城市的大部份居民正在默默支持和幫助爭取民主的抗議活動。

還有許多支持者都是來自香港富裕階層。舉個例子,一位留著長髮,戴著鑽戒的貴婦化名「D夫人」,她住在香港的九龍塘社區,那裡是香港富裕特權階層的豪宅區。

D夫人表示,一些年輕抗議者在與員警長時間的對峙、扭打中根本沒有吃過多少東西。這些學生年齡的抗議者往往沒有足夠的錢用於交通費、購賣頭盔和食物。

「D夫人」在這段時間收集了價值25,000美元的麥當勞禮券和預付地鐵卡分送抗爭者,主要收集方式就是到鄰居家串門。

她說,許多抗議者都不好意思接受捐贈,所以她和朋友們決定把它們當作「阿姨送的禮物」。他們把優惠券與手寫的便條和一個小小的心形圖案釘在一起,在集會上或通過加密聊天應用app向遇到的抗議者發放優惠券。抗議者們再通過自己的網路繼續分發優惠券。

其中一個便條上寫道:「你並不孤單!」「我們正在為你們提供能量。」

年紀較長的香港民眾也在支持抗議活動。擁有一家物流和航運企業克裡斯今年55歲,他說:「這是一場關於自由民主與威權主義及共產主義之間的鬥爭。」「我覺得欠這些孩子很多。」

克裡斯經常站在抗議者與員警對峙的地方附近,看抗議者們需要甚麼。6月12日,當抗議者聚集在立法大樓外阻止立法者通過《送中條例》時,他也去了。在活動前,他提前到處購買雨傘,他至少買了五十把,有時只花了半價,這反映了當地商家對抗議者的支持程度。

克裡斯透露,年輕抗議者們現在已經組成了無數個各自領導的隊伍,規模從幾個人到幾十個年輕人不等。他與其中一個團隊建立聯繫,並包下了他們的消費,購買保護裝備、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香港作家林輝投書《立場》新聞表示,像這樣的中產朋友,還有很多。他們雖然不會上前線,但會儘量參與遊行示威集會、會穿著一般衣物到街頭掩護前線、開車接送示威者、要籌款要物資時他們毫不吝嗇。他們對前線的年輕人有幾近無條件的支持,因為他們都感謝前線年輕人的付出,也恨自己有著不能上前線的包袱、或沒有上前線的勇氣。

這些低調的當地民眾就是這場運動的「幕後支持者」,他們為抗議者提供回家的交通工具、防毒面具、食品、資金和法律辯護。還有醫生組織提供匿名醫療檢查。

自6月以來,香港民眾已經籌集了大約1000萬美元的小額捐款,用於支付抗議者的法律費用和醫療費用,這個基金被稱為「612人道主義救援基金」。據發起人之一的瑪格利特.吳透露,之前在抗議過程中發生過激烈衝突,一些抗議者可能被判處長達10年的徒刑。

71歲的吳女士是香港知名律師,曾在立法會服務多年。她表示:「這些捐款很重要,香港有多少人不能走出去抗議,但希望以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抗議的支持。」

另一個眾籌專案已經籌集了數百萬美元,用於購買國際知名報紙的整版廣告,解釋香港爭取民主的運動。

還有一個重要的後勤工作是向前線抗議者提供裝備,包括:呼吸面罩和篩檢程式、建築頭盔、護目鏡和手套。這些裝備的價格可能在50美元以上。

這種設備在香港的商店裡很難找到,但在抗議街頭卻經常可以看到成箱的新頭盔和護目鏡。因此,一些親共人士指出,源源不斷的新裝備證明抗議運動得到了「反華組織」的支援,可能還得到了美國或臺灣的資助。

真相是什麼呢?原來這些裝備都是中上階級或其他年紀較長的市民購買的。一位自稱「Ko先生」的支持者說,除了資金,他還把大部份的業餘時間都花在購買和分發設備。Ko先生本人是一家全球公司的高級地區主管。

他加入了一個非正式支持群組,這個群組約有100人,通過Telegram聯繫。他說:「我們每個人只買幾套,這樣就不會引起注意,」「但如果我們每人買5套,那就是500套。」

一位35歲左右的張姓工程師能買更多裝備。他在建築工地工作,有合理理由批發購買頭盔等裝備。現在,他已經又準備了6箱3M全臉防毒面具,為下一次大遊行做準備。

他在一個工程師聊天小組,這個小組只有經過推薦才能加入,這樣的小組都要求一名現有成員為新成員擔保,以防止當局特工和警方的滲透。該工程師小組會討論購買裝備和其他技術問題,比如是否可以使用碳纖維為抗議者製造輕型盾牌等。

目前,抗爭活動仍在繼續,同時,警方也加強鎮壓逮捕,並開始使用催淚彈、胡椒噴霧、高壓水炮,甚至真槍實彈,近日香港政府甚至通過《反蒙面法》,並據此起訴民眾,引起更大的民憤。

作家林輝表示,香港人特別是香港中產,從來都溫和、愛享樂、不喜衝突;今天香港有無數中產在默默支持著前線,見到勇武派示威者比較激進的行動,他們也許會有擔心,但還是堅持「齊上齊落,核爆都不割席」。

就是這些對民主運動小小的支持,最後將星火燎原、劃破黑夜。全民已經開始覺醒、反抗中共迫害,極權的共產黨統治已經走入最後篇章,在此也請所有朋友一同瞭解真相,加入二十一世紀的「同盟軍」,徹底瓦解這個毀滅人類的共產政權。

責任編輯:李世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