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一位15少年與一位71歲長者的香港魂

2019年8月18日,在維多利亞公園泛民帶頭,四人合影(左至右):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前立法會議員、資深大律師、「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前主席、律師何俊仁。(梁珍/大紀元)
人氣: 22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0日訊】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靈魂。

香港的靈魂是什麼?

在我看來,就是誓死捍衛自由的意志和勇氣。這一點在延續了一百多天的反送中抗議風潮中可以說已經展露無遺,贏得了全世界正義人士的刮目相看。

雖然筆者遠離反送中的現場,但我仍能切實地感覺到,這種意志和勇氣絕非什麼抽象之物,它就實實在在地體現在一個個鮮活的抗議者的言行和人格之中。

寫到這裡,我不能不想起那位盤膝而坐,毫不畏懼地擋在一群全副武裝的警察前的瘦小文弱的年輕女抗議者;

想起那位雙膝跪地,張開手臂,阻止警察開槍,被警察踢翻在地後,又站起來再度對著槍口張開雙臂的香港坦克人」;

想起不惜犧牲在大陸的市場,積極投身和公開支持反送中的香港藝人何韻詩、黃秋生、葉德嫻等人;

想起因為《信報》拒絕她在自己的專欄上開天窗,刊登「人神共憤」4個字,就毅然終止了與這家報紙長達11年合作的香港知名作家王迪詩;

想起因為612警察鎮壓示威民眾憤然辭職,不惜賠上一個月的工資的香港警察總部食堂經理Ricky;

他們每一個人的內心裡都有一顆不屈的香港魂。

不過,今天我想說的卻不是他們,而是和他們一樣令我肅然起敬的兩位香港抗議者——一位15歲的少年和一位71歲的長者。

我是通過那篇在臉書上熱傳的帖子《誓不低頭的15歲少年》得知這位少年的,雖然作者沒有透露他的名字,但文中敘述的他的點滴言行卻打動了億萬關注香港、關注香港下一代的人的心,包括我的心。

因為參加反送中,這位少年被持反對立場的爸媽趕出了家門,只能夜晚露宿街頭,天亮再去上學。夜幕降臨後,他穿著薄薄的上衣和短褲,微微捲曲了身體用手臂當作枕頭,睡在一隻長石凳上。行裝只有一個背包而已。

「暑假時,我只可以吃到晚飯一餐;暑假後,每天我一定會吃光學校的午餐,晚上未必會有晚餐吃。愛國的爸媽從暑假前已經折斷了我的零用錢,年紀比我大2年的姊姊有時會將兼職賺取的工資,分給我$40元作為一個星期的零用錢,那樣我便幸運的可以買維他奶填飽肚子!」男孩對關愛和幫助他的作者如此說。

7月中,在煙霧瀰漫的抗爭現場,有一個哥哥走來問男孩可否替自己清洗眼睛,他非常高興能夠幫到這位哥哥。從那時起,男孩成了一個業餘救護員,背包裡總裝著醫療用品,大部分都是他省吃省喝用零用錢購買的。

再後來,他由救護的崗位越行越前,變成了一個前線孩子。

不久前的一天,男孩因為參加抗議被警察逮捕。獲保釋後,他在打給作者的電話裡帶著哭聲說:「我出來了!我要繼續抗爭!」

平靜後,男孩說出對自己、對香港的誓言,最後他道:「我不會因懼怕自己將來所受的刑罰而停下,我會用我的年輕作為阻止極權吞噬香港的本錢,再多的刑責也不能令我畏怯退縮,香港愛了我15年,就用我未來的15年換來抗爭的養份,我想在30歲完成刑滿出獄時還會感受到這仍是我最愛的香港!我,誓不低頭。」

與這位不知名的15歲香港少年不同,我要說的71歲香港老者卻是位名人,他就是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

現年71歲的黎先生出生於中國大陸,12歲那年他逃到了香港,通過自己的奮鬥,成了億萬富翁。在實現了香港夢後,他並沒有一門心思賺錢,過自己的安逸生活,而是關心政治,熱心時局。他旗下的刊物《壹週刊》和《蘋果日報》經常批評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

反送中後,雖然香港其他所有知名富商都對抗議活動保持緘默,或用充斥中共套話的聲明表達「堅決制止亂局」的必要,但黎先生不僅支持抗議活動還親自參加,而且總是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面。「建制派對我恨之入骨。他們問,『你為什麼不能讓我們安安靜靜賺錢?』他們覺得我是攪局者,」黎先生說。「我是攪局者,但卻是有良心的攪局者。」為了逼迫黎先生沉默,中共採用了各種手段對他進行恐嚇威脅,但他卻毫不退縮,依舊敢作敢為。

黎先生曾說:我是沒可能移民的,一定要撐到最後的,我不考慮安全這個事情。坐牢就坐牢,我也沒有這麼抗拒。已經七十歲了,今天死也沒有問題了,活這麼久,活這麼好,活得這麼有意義。還有什麼恐懼?有幾個人暮年回首往事時,可以說自己「活得這麼久,活得這麼好,活得這麼有意義」?

以下是10月13日黎先生與採訪他的CBS新聞駐外國記者霍莉·威廉姆斯的一段對話,明白道出了他為何積極參與反送中的心跡:

黎智英:中國政府剝奪自由的意圖如此明顯,如果不抗爭,我們將失去一切。

威廉姆斯:失去一切是什麼意思?

黎智英:失去自由就失去了一切。你還有什麼?

威廉姆斯:我的意思是,你有一座很棒的城市。繁榮。

黎智英:那就是中國人的想法。他們認為我們只有肉體,我們沒有靈魂。‌‌‌‌「你們只是賺錢,過上好日子。不要考慮政治。不要考慮自由。不要考慮人權。不要考慮法治。只是吃飯。享受生活。‌‌‌‌」

威廉姆斯:為什麼這還不夠?

黎智英:因為我們是人類。我們有靈魂。我們不是狗。我有抗爭的責任,因為這給了我生命的意義。

一個是誓不低頭的青澀少年,一個是無所畏懼的堅強長者,年紀雖然相差兩輩,但相同的是,他們都有一顆不屈的香港魂。

正是同樣的香港魂,支撐著數百萬的抗議者為了反對強權捍衛自由,不屈不撓的走到了今天,並且將繼續不屈不撓的走下去,直到勝利!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0-20 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