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穿越太平洋屋脊步道 美國男遇暴風雪險喪命

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Pxhere)
人氣: 8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南編譯報導)登山客羅伯·坎貝爾(Robb Campbell)不確定他打給911的那個求救電話是否有效,那通電話在中途斷線了。

《今日美國》報導,坎貝爾在一場猛烈的暴風雪中迷路了。下雪時,他正在俄勒岡州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PCT)上徒步旅行,他在偏離該步道7英里的地方徘徊,他急切地尋求幫助。

但是電話只打通了一半,雪深及膝蓋處,他不知道是否會有人來救自己。

沒有食物,他的背包浸透了水,在暴風雪下尋找出路,這位經驗豐富的登山客知道,如果他找不到人,他將堅持不了多久。

坎貝爾在週六(10月19日)對俄勒岡州塞勒姆《政治家日報》(Statesman Journal)說:「只要發生點什麼事,我就死定了。」「到春天之前,沒人會找到我。」

自從週四迷路以來,他最大的突破是週五在Breitenbush湖的一個廁所裡找到了臨時住所。

此後不久,馬里恩(Marion)縣副警長馬克·諾斯佩(Mark Knospe)和馬克·費蘭(Mark Ferran )發現並跟蹤了他的新腳印,在下午2點30分左右找到了坎貝爾。

俄勒岡州底特律的全季汽車旅館(All-Seasons Motel )在週五晚上為坎貝爾提供了一晚免費住宿,他將在接下來的兩個晚上自付費用繼續住在那裡,讓身體恢復一下。

坎貝爾說:「抱著感恩的心,好好想一想生命中美好的人、事、物。」 「感謝吉星高照。不是誇張,因為人們經歷了更糟糕的事情,但是,我敢肯定地說,我再也熬不過下一個夜晚。我對此深信不疑。」

中年後成為一名登山客

坎貝爾今年50歲,他出生於費城郊外的一個城市,在喬治亞州上學,並在亞特蘭大擔任教師並從事對沖基金工作約30年。

他說,三年前他被解僱了,他在2018年將所有家物儲藏起來,花了10個月的時間從喬治亞州到緬因州,在阿巴拉契亞小徑(Appalachian Trail)遠足

他在那次跋涉中發現的東西比他預期的要多。

他說,他遇到的人「會把襯衫從身上脫下來送給我,這就是那個社區」。

在找工作失敗後,他於今年5月決定從美墨邊境開始,向北前進,徒步穿越整個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 )。

他在加利福尼亞州的里奇克萊斯特(Ridgecrest)遭遇過6.4級地震。在離家數千英里的地方,他得到了陌生人的慷慨捐助,經歷了人生中難忘的最好的人與事。

坎貝爾迷失的這條步道由美國林業局管理,於1968年被指定為國家步道,但直到1993年才正式完工。它的南部靠近墨西哥邊境,到北部的華盛頓州近加拿大邊境,長約2663英里,涵蓋了俄勒岡州的長度。此路線途經25個國家森林及7個國家公園。

也許最引人注目的遠足者是謝麗爾·史翠德(Cheryl Strayed),她將她的經歷記錄於自傳《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該書於2014年被拍成電影《走出荒野》,由瑞絲·薇斯朋(Laura Jeanne Reese Witherspoon)主演。

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 )地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天氣變幻無常

坎貝爾上週末到達了2,000英里的步道地段,並意識到前方是最艱難的太平屋脊步道(上升至6,800英尺高)地段之一,但是天氣預報看起來很有希望,所以他繼續前行。

坎貝爾說:「大自然有時會變幻無常。」

週二,下著大雨,他很快就濕透了。週三,下雪了,讓他發冷。他嘗試沿著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攀登至最陡峭的高度,但他在這場極地大暴風雪中迷路了,最終偏離了步道7英里。

當他在週四意識到自己的困境時,他打電話給911,但不知道911接線員用衛星對他的位置進行了三角測量。

「你不會為自己感到難過。」坎貝爾說,「現在是抓住機會的時候。不過,真正讓我擔心的是我兩天未進食。我真的很擔心自己精力耗盡。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想浪費時間。」

他一直使用手機上用於導航的應用程序,朝Breitenbush湖前進。當他到達時,那裡被雪覆蓋了,唯一的生命跡像是卡車的輪胎痕跡。

原來,那輛卡車是諾斯佩和費蘭的,他們在搜尋他時留下來的。

獲救後,坎貝爾接受醫務人員的檢查,他被告知一隻腳上有嚴重的凍傷,但在熱身後情況還不錯。之後,他吃了寬麵條。

將繼續完成徒步旅行

今年8月,一名德國人在太平洋屋脊步道的華盛頓地段被一棵樹擊中而喪生。

沿途死亡人數尚未有統計記錄,但至少有17人死亡,包括跌倒、撞車、中暑、溺水和自殺。

坎貝爾雖然經歷了這場磨難,但他表示自己不會放棄。

他計劃繼續遠足,完成前往加拿大邊境的其餘路程,他將對接下來的行程進行細緻規劃。

他說:「讓我害怕的是,如果我要放棄的話,我將永遠不會回來完成它。」

之後,他想工作一段時間,然後去西班牙的聖雅各之路(Camino Trail)遠足。#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10-21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