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氣候變遷:誰是空想家?

文/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 翻譯/陳遇

climate change, ipcc

2018年10月8日,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於韓國仁川召開記者會。(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人氣: 7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意見不合常演變成侮辱。小時候,當一群人中有一個人認為別人有錯時,最喜歡用來侮辱人的話是:「你媽媽穿軍靴」(暗指對方媽媽為妓女)。很幼稚,是不是?

在成年的(不一定是成熟的)知識分子中也有同樣的情形,對持有反對意見的人貼上「意識形態擁護者」(ideologue)的標籤。儘管該詞本身是中性的(意指特定思想的追隨者),一旦用在人身上,就會變成是一種侮辱。它可以把異議者塑造為武斷、毫不講理、充滿成見,就算事實擺在面前也不願意進行反思。

聯合國最著名的氣候變遷官僚機構­──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和媒體陣線將其官方立場的異議者譏諷為「氣候變遷否定論者」。但是,有沒有可能他們自己也犯了同樣的毛病呢?讓我們來看看。

氣候模型和錯誤預測

首先,在氣候變遷模型中,存在著若不是意識形態上的分派,那就是方法論上的分歧。IPCC和一些記者們在預測氣候相關的災難時都會引用氣候變遷電腦模型。我不知道最新的模型有多少數量,但是在幾年前這類模型就已經有102個了。

這些模型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當科學家將近幾十年的資料輸入模型進行重複檢驗時,發現全球實際升溫的情形相較於模型導出的結果皆遠遠遲緩了許多。(預測暖化情形最緩慢的模型是俄羅斯的一個模型,其中二氧化碳對於氣溫的影響是所有模型中最小的。)

相較之下,長期爭論模型預測極端的那些科學家們,在幾個月前和比利時日本芬蘭荷蘭(代表500位科學家)和義大利(超過90位)的科學家們聯合公開譴責電腦模型是極為武斷、忽視關鍵因子而且完全無用。這些科學家依據的是硬資料(Hard data),也就是實際的觀測資料。

那麼,誰才是真正的空想家?是那些引用事實和真實世界證據的科學家,還是堅持公共政策要基於未經實際觀測導出的模型的那些科學家呢?

再者,回顧一下這些氣候災難的預測紀錄。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這種警示性的預測便不斷地出現。不知道多少預期的大限已經過去了,也沒有任何一個災難預測真的有要發生的跡象。正如一份IPCC報告明確地指出:「長期預測未來的氣候情形是不可能的」,因為「氣候系統本身就是一個耦合非線性的混沌系統」。

競爭企業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收集了三十多篇這幾年來預測失敗的報導。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最前端的科學知識」如何重複導出極度錯誤的預測結果,這些預測甚至不合常理。更多請參見馬克·佩里所著的《十八個重大錯誤預測…》。如我之前發表的文章,沒有人是未來的專家。

回到最初的問題,誰才是固執的空想家?是那些已經屢次嚴重失誤而又堅持這次他們是對的,甚至揚言任何不同意他們推測結果的人都是在否定事實?還是那些反思環保主義者荒唐的預測紀錄,然後判定其中有些值得懷疑之處的人?

預先選定的議程

如果「意識形態擁護者」是巧立名目實行預選議程的人,那麼以下來自氣候變遷鼓吹者和意見領袖的言論或許就是其最佳例證。

IPCC的高級官員奧特瑪律·埃登霍費爾(Ottmar Edenhofer)於2010年曾說:「我們必須要從國際氣候政策就是環境政策的幻象中脫離出來…可以明確地說,我們實際上是在透過氣候政策進行世界財富的重新分配。」加拿大前環境部長克莉絲汀·斯圖爾特(Christine Stewart)早在1988年就說過:「不管全球暖化的科學或全是假的…氣候變遷提供了邁向世界正義和平等的絕佳機會。」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執行秘書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於2015年則公開表示:「我們給自己訂下的任務就是致力於…改變過去150年來主導世界的經濟發展模式。」

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 Cortez)的參謀長薩爾卡特·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於2019年說到:「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有趣的地方在於,它一開始跟氣候根本就沒有關係…我們把它作為一個如何改變整體經濟的東西。」聯合國全球綠色新政(Global Green New Deal)在2009年3月的報告則如此宣稱:「我們絕對不能錯過這個從根本上改變人類文明軌跡的機會。」

這極權主義的意味濃厚呀!

他們想要每個人都服從於這些菁英們的偉大計畫,而且盡職盡責、毫不猶豫地複誦著他們的官方教條。他們要求我們依照他們教我們的去思考。他們強塞給我們一個綠色版本的「小紅書」(意指毛語錄)。毫無疑問地,這個類宗教充滿極權色彩的IPCC黨派的官方政策就是現在有一個鼓勵民眾去「懺悔」氣候罪的浪潮。那這場作秀的公審什麼時候會開始呢?

只有左派思想能夠合理解釋為甚麼IPCC要不斷地抨擊美國,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又小心翼翼的呵護。

根據NPR(全國公共廣播電視台),美國至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一直維持在五年前的水準,且從煤炭燃燒的能源容量維持在107.1兆瓦(gigawatt)。反觀中國,自2011年燃燒了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還要多的煤炭,而且目前還計畫要增加兩成國內的燃煤發電量,甚至還要在其它國家建造上百座燃煤火力發電廠

諷刺的是,不,是可悲的,中共政權上個月還臉皮很厚的告訴聯合國氣候變遷高峰會,他們有權獲得應對氣候變遷的金錢援助。

種種證據顯示了左派政治思想已經深深地滲透了氣候變遷運動。在無法預測未來氣候狀況(就如IPCC自己說的)之下,如果我們讓這些政治菁英積攥到他們渴望的足以重塑經濟和重新規劃人類社會的權力,那麼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將受到慘烈的巨變就不再是天方夜譚了。

渴望權力的空想家正在明目張膽地威脅著人類。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馬克·亨德里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一名經濟學家,近期自格羅夫城市學院退休,現在以經濟和社會政策研究員的身分繼續在信仰與自由學院服務。

原文:Climate Change: Who Are the Ideologues? 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10-22 8: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