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美國石油生產領先世界 這優勢能保持多久?

2014年3月24日,加利福尼亞州洛斯特山附近的一個油田。(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人氣: 11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高杉編譯)開採頁岩氣的水力壓裂技術改變了國際能源地緣政治格局,將其重心從中東轉移到了美國。這使得曾經要依賴一些國家能源的美國變成了一個天然氣和精鍊石油產品的淨出口國。

事實上,美國目前在石油生產方面已經處於世界領先地位,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處於能源獨立的。目前美國仍有11%的石油依賴進口,但這是自1957年以來的最低比例。

美國利用石油市場主導地位

在對外的許多方面,能源獨立一直是美國的巨大優勢。在經濟方面,這有助於保持美國國內汽油價格相對較低,並創造了數以千計的新就業機會。在全球舞台上,能夠在石油和天然氣生產方面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這在很大程度上使美國免於受到中東和歐佩克的政治陰謀的影響,並賦予美國相對其對手更多的外交優勢。

例如,市場支配地位能夠使美國成功地對伊朗石油出口實施制裁,在不擾亂全球市場的情況下對支持恐怖主義的政權施加經濟壓力。美國在世界領先的石油生產率也減弱了來自其它國家和地區供應衝擊的影響。例如,最近針對沙特阿拉伯油田的襲擊事件。那次襲擊使沙特的石油加工能力減少了一半,儘管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但要是在過去,這樣的襲擊事件會導致國際油價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飆升。然而這一次,市場幾乎沒有受到此影響。

從本質上講,美國在石油生產方面的全球領導地位削弱了歐佩克對全球石油價格和供應的控制,而在此前,正是這種控制一度讓歐佩克控制了世界其它地區。

備受爭議的技術

但是,美國在石油和自然生產方面的領先地位還能維持多久呢? 目前看起來,答案並不是那麼明確。

美國新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大部分來自一種有爭議的提取過程,即水力壓裂技術。水力壓裂法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被廣泛使用,但實際上,它早在一個世紀之前就被發明了。傳統的石油生產需要在地下鑽孔,一直鑽到巨大的地下石油海洋(中東)。而水力壓裂法則不同,它通過將高壓液體壓入深埋地下的頁岩層,從頁岩中提取石油。高壓使頁岩破裂,並釋放出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地下水被泵入油氣抽出後留下的所有洞穴中。

但出於幾個原因,對水力壓裂法仍存在爭議。批評人士說,水力壓裂技術耗盡了當地的飲用水供應,污染了空氣,對當地居民造成了有毒污染影響,並產生了溫室氣體。而也許最有名的原因就是,批評者懷疑是水力壓裂引發了歷史上從未發生過地震的地區出現了地震,比如俄克拉荷馬州、德克薩斯州、阿肯色州、俄亥俄州、西弗吉尼亞州等地區。一些科學家認為,其它那些壓裂取油氣過程所涉及的地區也都感受到了大量的震動。

同時,還有另外一個鮮為人知的關於水力壓裂法的爭議,這個爭議同樣讓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專家們感到擔憂。水力壓裂井幹涸的速度遠遠快於傳統的井。行業分析師亞歷克斯‧比克(Alex Beeker)對此表示說:「在石油生產的最初幾年後,石油和天然氣的產量就急劇下降。」 為了滿足需求,必須更快地鑽出更多的水力壓裂井,因為它們乾枯得非常快。

不是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水力壓裂法可能不是美國能夠長期保持能源獨立的基礎。行業分析師、全球能源和金屬行業權威諮詢機構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的副總裁斯科特‧福布斯(Scott Forbes)認為,目前的水力壓裂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因此可能只是一種短暫的現象。

互相矛盾的是,實際上,水力壓裂行業自身的成功,可能恰恰又會使其成為受害者。保持低油價的政治和經濟需求實際上可能導致使用水力壓裂技術的公司破產和崩潰,至少在目前的運營模式下是這樣。快速而持續的鑽探是昂貴的,而且往往不會帶來積極的結果,這就是為什麼華爾街不再像過去那樣投資這個行業了。但如果不能保持足夠的利潤率,這些成本最終可能會超過收入。

天然氣行業資深人士史蒂夫‧施洛特貝克(Steve Schlotterbeck)曾表示,「對於買入/持有天然氣的投資者來說,對壓裂法的投資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而且,水力壓裂技術的商業模式似乎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穩定和可預測,而人們需要開採的是一種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資源。事實上,所謂的「頁岩油繁榮」可能已經達到頂峰。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該領域的生產正在急劇放緩,從2018年的7%下降到2019年的1% 。其他的預測估計,產量將在2030年達到頂峰,達到每天1450萬桶,高於現在的每日800萬桶。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每桶石油的價格和新的水力壓裂技術發明。

然而,水力壓裂的後果可能會帶來更長久的問題。例如,地下水枯竭和地震頻發對環境造成的長期影響是巨大的。此外,越來越多的廢棄水力壓裂井沒有得到水力壓裂公司的補救,這對環境和經濟構成了重大挑戰,對此,水力壓裂公司自己也無力應對。

對於液壓壓裂行業不確定的未來,還會帶來一個戰略性問題:如果水力壓裂不再是一個有利可圖的方式,或者被認為對環境過於危險,那麼美國的全球能源主導地位就可能因此受到威脅。

美國甚至有可能會再次發現,自己又成為了海外石油來源的人質。鑒於目前石油資源豐富的中東地區的緊張局勢,如果美國再次依賴這些潛在的、敵對的和不可靠的能源供應商,無論在經濟上還是地緣政治上都會帶來不便。

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可替代的「B計劃」。

詹姆斯‧戈里是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這篇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10-23 10: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