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華文化‧書法‧帝王書法

順治帝異稟 一生真情摯善 書畫風采脫俗

作者:飛鴻踏雪
《清世祖順治皇帝朝服像》(清 佚名)。(公有領域)
  人氣: 8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清代十二位帝王中,個個在書法上都很可觀,展現了學養底蘊深厚,清初盛世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帝王書法表現最受人矚目,除此之外,滿清入關第一位皇帝——清世祖章皇帝,順治帝的書跡則是獨樹一格,藝術風采脫俗。

「陽剛大氣」、「正大氣象」是帝王書法的特徵之一,而順治帝的書跡透現強烈的個性風采,展現揮灑自如的藝術天份。《清史稿.卷四.世祖本紀一》說順治帝:「生有異稟,頂髮聳起,龍章鳳姿,神智天授。」天賦異稟也表現在順治帝的藝術創作上。在歷代皇帝中具有藝術天賦的不少,順治帝的藝術才華是較少被人了解的,一來可能因為他短暫的24年的人生留下的墨跡不多,再則人們的好奇多聚焦在他的情事和出家之事。先來說一則《清稗類鈔》記載的逸事,從其中可以看到順治帝藝術家的特質和才華。

順治帝畫「狀元歸去驢如飛」

有一次順治出宮,隨行扈駕的有順治開科狀元相國傅以漸。相國扈駕回營之後,自己騎著一匹疲乏遲緩的蹇驢回行帳去。就在這時候,順治帝從高處眺望著傅以漸的背影,隨手就畫了下來,並且以遊戲的心情題上一句即興詩:「狀元歸去驢如飛」。這幅畫的畫幅不小,有二尺許,用色典雅古色古香,題詩「狀元歸去驢如飛」幽默風趣,讓人會心一笑。

在這則逸事中,流露順治帝的藝術才華,敏銳的觀察力隨機起興,寫實畫兒揮筆即成,幽默感隨著書畫起舞,真是藝術家真本色。 除了畫,順治帝的宸翰書跡也充滿靈動的妙趣,帶有「畫之書」的風格。他的書跡大致可分為三類:習字帖、佛家勸善語錄、臨寫諸家詩文法帖等。從這些書跡,浮現一位鍾愛詩文又悟性深澈、誠心向佛的皇帝剪影。

清 佚名《清世祖順治皇帝朝服像》。(公有領域)

藝術才華無法框限

他有一件書跡《行書  唐人詩一首》,書寫王維詩《竹里館》:「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詩文墨跡是否表白了他自己的心境?看到順治帝的遺詔中有一條「罪己」這樣說:「朕性耽閒靜,常圖安逸,燕處深宮,御朝絕少。」他說自己「性耽閒靜」,恰合於他的書跡《竹里館》詩中的意境。身在帝王家,寡人獨坐高處,一顆脫離凡塵探求永生的真心,能有幾多人知道?終究,明月知我心,清澄我心,一如明月。

這幅書跡的起筆、收筆、撇、捺、鉤、轉折等等筆劃的用筆完全不似傳統書法的規範,構字章法宛如飛花,橫豎自在來去,不講究起筆、收勢等等的筆法,筆筆揮灑厚重的個人色彩,說是書法,更像是一幅書之畫、畫之書。

順治帝宸翰書跡《竹里館》。(公有領域)

或許有人不解,以為順治帝這幅書跡看來不過「草草」!若看《世祖御書蘇軾武侯廟記語》(紙本,縱31.8厘米;橫135.5厘米)就會發現他的書法變化多貌。這是清宮《石渠寶笈三編》著錄的順治帝宸翰,當時藏在乾清宮。在此作中藏有歐陽詢楷書書法的中正之勢、險峻之力,章法布局寬綽疏朗,風格端正清雅。同時,他創造特色賦予藝術風格:不同字體、不同濃淡墨色、不同粗細筆劃的字,經過巧心搭配安排構成一幅作品,顯現一種藝術設計的格局。

書寫信仰 映照善行

順治帝有一幅行書匾額《積善延年》,這是一幅佛家勸善語錄。順治帝是個感情豐沛之人,在生命核心,「善」是他的生命信仰。順治帝御制有《勸善要言》一書,頒行掌管教化的官員們,每逢朔、望日,與聖諭廣訓一體宣講,用「善」來教化臣民、學子。

順治帝御筆《積善延年》匾(公有領域)

順治皇帝曾經幫助前朝明思宗的次女長平公主(原號坤興公主)徽娖完成婚事。明末亂局中,思宗將二公主徽娖許配給都尉周世顯,可是因為動亂延宕,兩人的婚事一直擱淺著。[1]明亡後,大清一統江山,徽娖在順治乙酉年上書請求出家。可是順治帝不許,並且命人找到她的原配——都尉周世顯。順治帝下詔讓兩人完成了終身大事,在風光隆重的大禮之外,並且賜給他們許多田地、邸第、金錢和車馬。

順治帝在位十八年,孜孜求治,勤政愛民,寬宏大量。他厚葬、表彰明末遺忠。明末十九忠臣之一的淩義渠(諡忠清公、順治帝追諡忠介公)遺骨歸鄉時,順治帝手諭知府吳綺為他的遺骨護行、下葬,並且還為他舉行褒卹遺忠的隆重典禮。

順治帝在彌留之際,省躬自責自己當皇帝還做得不好之處,遺詔布告臣民,一條又一條寫滿「是朕之罪」的遺詔,有如「罪己詔」,例如他說「朕每自恃聰明,不能聽納。……以致臣工緘默,不肯進言,是朕之罪一也。」這樣一位敞開內心,效法先聖大禹、商湯,勇敢「罪己」的皇帝,真是與眾不同!這樣的真、這樣的善,也涵融在他的書跡中。

看這一幅《行書論桐文》設色書軸(26×65cm),內容歌頌清高梧桐,從本到末梢都很堅實的特質,出類拔萃。此幅墨跡的用墨展現枯筆風格。明代書法大家董其昌《畫禪室隨筆》中說:「字之巧處,在用筆,尤在用墨。」從這個觀點來看順治帝的書法,可看到得其真髓。

你看《行書論桐文》行墨中的濃墨重筆,自然灑落一般,此處、彼處錯落有致,巧妙賦予通篇穩重的力道,造成濃淡變化的韻律,流暢的筆觸又帶著枯筆的窒澀和破筆留白餘痕,自然透出蒼勁之美,通章寬綽優雅且跌宕生姿,飄逸中又帶著沉穩的力道。這是順治帝24歲以前的書跡,誰能不讚歎這樣老成的、「若有似無」的藝術造境呢!底氣十足,揮灑自如,自然無礙,紙帛上遍灑順治帝的書法風采。

順治帝《行書論桐文》 設色畫箋 立軸 (公有領域)

欣賞者透過這少少幾幅書跡,就能感受到順治帝書跡風格的多樣多貌,更貼近了順治帝的真心世界。

註釋
[1] 那時實際上已是大明王朝的末年,十五歲的徽娖,奉母命,由宮人數十人陪同到外祖父嘉定伯周奎(思宗周皇后的父親)府中。此時,兵荒馬亂,皇城已經處在岌岌可危之中,當是送她離開宮中避難。當時天色已晚,因為嘉定伯門禁森嚴,不便請鑰,到了天將破曉,徽娖又回到宮中。

[2]《明史.列傳九》:「大清順治二年上書言:『九死臣妾,局蹐高天,願髡緇空王(*佛的尊稱),稍申罔極。』詔不許,命顯復尚故主,土田邸第金錢車馬錫予有加。 」

參考資料:

《清史稿》
《明史.列傳九》
《清稗類鈔》
@*#

-點閱璀璨中華文化的亮點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康有為說北碑「筆法舒長刻入,雄奇角出,迎接不暇,實為唐宋之所無有」。北碑中的魏碑精品「龍門二十品」有什麼顯著的特點,為何康有為尊崇北碑的藝術?
  • 漢字書法文化激發了許多人類的文明成就,這裡就來介紹一下,讓日本西畫家中村不折深受震撼的北碑書法的背景和極具方筆特色的「龍門二十品」。
  • 一般所說的「巧雕」要符合三個條件:材質出自天然,加以巧妙的創作,展現天人契合之妙,「翠玉白菜」就是這些條件攜手之下造出的極品巧雕。「翠玉白菜」的「出身」和一位平民貴妃連繫在一起。
  • 清朝的聖祖康熙皇帝就遺留下一個「刻骨銘心」的印記「 松花石蒼龍教子硯」。這硯台背面有銘文「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淨」賜胤禛,表示、說明了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