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事關心專訪:如何打破中國的稀土壟斷?

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採訪了中美洲鎳業公司諮詢委員會成員大衛‧威爾科克斯(David Wilcox)。(視頻截圖)

人氣: 11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4日訊】多年來,北京壟斷了稀土資源,在近期的中美貿易戰中竭力使其武器化。今年6月,美國商務部發布報告表示, 將一定確保關鍵礦產資源供應的可靠性。 至今,這一舉措的前景如何,存在哪些挑戰?

近日,新唐人《世事關心》主持人蕭茗採訪了中美洲鎳業公司諮詢委員會成員大衛‧威爾科克斯(David Wilcox)。他表示,新型提煉技術可能有助於打破中國在稀土資源生產中的壟斷地位。

以下是訪談錄:

蕭茗:大衛您好!非常感謝今天您能接受我們的採訪!

威爾考克斯:蕭茗您好,見到您很高興。

蕭茗:有些觀眾朋友不太熟悉稀土元素,請介紹一下什麼是稀土元素,以及它採用什麼樣的開採、提煉工藝?

威爾考克斯:好的。那您得重溫一下在中學學過的元素周期表等相關知識。您可能知道若干稀土元素,大多數人知道的大約有17個。然而其中有些元素是特別關鍵的,美國已經確定了哪些元素是關鍵的元素。我可以給您舉幾個例子。比如鉺,對吧? 它的拼寫是「E-R-B-I-U-M」,這是製造光纖電纜的關鍵材料,而光纖電纜則是5G網路技術的關鍵組成部分。

所以我們可以從這裡開始討論,華為或許輸掉了某場戰役,但中國或贏得這場戰爭,因為中國控制了100%的鉺市場。好了,所以當你問我何謂稀土元素,這些稀土元素存在於我們的周遭生活中。若沒有「鉭」,你就造不可出手機來。

好,我們從這裡開始,行嗎?「鈧」元素能使鋁合金質量更輕,強度更強,就看混合的比例了。這些元素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都太關鍵了,並對於我們發展科技有決定性的影響。然而大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我們每天使用了什麼,以及我們是如何使用這些稀土元素的。

中國壟斷90%稀土產量

蕭茗:據我所知,稀土元素分散在世界各地,但報告稱將近70%、80%,甚至90%的產量都是被中國所壟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威爾考克斯:是這樣的,中國在過去數十年裡有非常明確的戰略。綜觀歷史,美國此前曾主導稀土元素的供應、生產及精煉很長一段時間。並且我相信中國預見了未來稀土的重要性。當美國還在主導稀土市場時,我們位於加利福尼亞洲的芒廷帕斯山脈有不少的稀土資源,這些地區(礦山)被刻意避開了,或是有人會說「這真是太糟了,開採這些稀土需要用到大量的酸」。

於是中國從美國手中奪走了生產稀土的主導地位。並且每次當全球有產出某種稀土的地區被發現,中國似乎就能占有這種稀土元素的市場。

蕭茗:為什麼會這樣呢?他們是什麼時候搶占了加利福尼亞州的稀土資源的?

威爾考克斯:大約是在90年代晚期,2000年早期,但你知道的,最近我們到處都看得到他們(中國)。所以每次我們回過頭來看,從中國稀土礦產業的崛起來看,你知道,當加利福亞州的山口稀土礦或摩力公司宣告破產時,你知道,人們就會乾脆選擇最便宜、價錢最好、最符合經濟效應的稀土供應商。

蕭茗:中國壓低了市場價格。

威爾考克斯:所以突然之間,某天早上你一覺醒來,中國已占據了當今大約90%的稀土供應,也有人估計約95%。並且在美國戰略部們列出的關鍵元素清單中,35種礦產中有14種市場是被中國百分之百掌控的。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若中國停止向美國供應稀土 會怎樣?

蕭茗:如果中國今天停止向美國供應稀土元素,將會出現什麼局面?

威爾考克斯:回過頭來,我還講鉺元素或鉭元素的事。好嗎。假設他們百分之百控制的資源不向我們供應了,這兩種礦產資源,是具有戰略意義的礦產資源,我就講這些稀土元素。

如果這樣,我們就無法真正實現製造業回流美國。製造產品的關鍵原料或某種關鍵原料我們就不具備。

所以,如果中國給我們來這一手,你會明白,在我們今天所生活的世界,你什麼公司都無法運行。沒有手機,你的日子都沒法過了。所以,退一步想一想,中國幾乎已經把絞索套在我們身上了⋯⋯他們已經把稀土元素當作武器來運用了。真的,這件事想一想都感覺得恐怖。

蕭茗:2010年發生了這麼一件插曲:中日之間產生了領土爭端。當時中國就威脅要停止向日本供應稀土。我想從那時起,人們就一直在討論有沒有什麼方案可以替代稀土。那樣,世界就不會只依賴中國的供應了。您的看法呢?

威爾考克斯:蕭茗,我認為您說得完全正確。在那之前,教授們、行業專家們已經討論了很長時間了。但是,只要中日爭端持續下去,(稀土)就會被武器化,突然之間您都會洩氣了,說:「天哪! 就價值來看,已經不值表面上的那個價格了。因為中國把⋯⋯的價值壓得很低了⋯⋯對你的產品來講,看上去好像不怎麼昂貴。但是,如果沒有這個東西,你真的什麼產品都造不出來。」

蕭茗:是的。

壓低價格 中企擠垮其他競爭公司

威爾考克斯:這個事想一想都讓人感到恐怖。很多年以前,幾十年前,中國就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了。他們說,在這一市場上我們可以大有作為,我們要爭取市場份額,要搞行業補貼。放眼世界,突然之間你發現,魁北克尼奧貝克公司幹不下去了,莫利礦業公司幹不下去了。

威爾考克斯: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名單要列出來太長了,我們不能一一列舉了。因為一旦哪個競爭對手旗鼓相當的時候,他們就把價格往下壓,通常買斷這個公司,把它的設備運回中國。蕭茗,過一段時間以後,你連行業知識都沒有了。魁北克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那裡有些礦業公司本來在採礦領域有大量的行業知識。

但是,我們的業務並不沒有真的集中搞稀土。這和它的價值有關系。你搞了若干種稀土資源,準備就緒要賣了。這時產品都提煉好了,資本性支出方面的錢都花了,但這時中國降價了。那麼,沒人來買你的產品了,因為你的產品太貴了嘛。

蕭茗:聽起來好像這一行沒什麼利可賺了。

威爾考克斯:那要看你怎麼給利下定義了。假如你給一項產品提供補助,你花錢讓某個人實際去做什麼事,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給利這個字下定義呢?在一個競爭的舞臺上,在自由市場上,在資本市場上,絕對是無利可圖了。

也就是說,如果你搞降價,又搞補貼⋯⋯如果人家那邊有人給發著補貼,而你這邊卻拿不到補貼。到最後突然沒有人給你出資了。公司也就破產了。這使我想起白宮通過行政令所採取的那些措施,他們說:「我們必須搞定這個問題。」

蕭茗:是的。

川普政府行政令 保障重要礦產資源

威爾考克斯:當時,本屆川普政府發佈了一項行政令,應該是13817號行政令,是保障重要礦產資源的一項策略,時間是2017年的12月。

蕭茗:聯邦政府採取這樣的措施,是為了確保⋯⋯

威爾考克斯:公司的可靠性與可持續發展性⋯⋯我想您可能心生疑問:「政府能強迫改變嗎?」

蕭茗:在談到那個問題之前,我在考慮有沒有能夠替代稀土的方案。我們能不依賴中國的供應嗎?有沒有稀土替代方案?

威爾考克斯:絕對可以啊。這就是我們中美洲鎳業公司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們在全球大概七個國家/地區有自己的礦。 我們之所以叫中美洲鎳業公司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們主要在中美洲。但是我們在剛果、多明尼加共和國、巴西、瓜地馬拉也都有礦。

下面我們來談談瓜地馬拉和古巴。瓜地馬拉是一個對美國非常友好的國家。 從難民身分這一角度來看,他們正在為我們做很多事情。 那我們為什麼不轉向他們,從他們那裡得到鎳礦呢? 買他們的鎳礦或稀土。他們作為一個國家那麼幫我們,這樣我們可以回報他們啊。為什麼要從中國購買呢?即使能得到一點點補貼,從資本性支出角度上看,實際也只能達到維持行業成本而已。

美國聯邦策略 鼓勵做稀土業務

蕭茗:是什麼讓貴公司又重新做起稀土業務了呢?

威爾考克斯:當然是川普政府。因為他們通過行政命令進行了確認,而後得到了商務部的熱烈回應。這是一項聯邦策略,得到了若干組織和政府機構的回應,如商務部、國防部、內政部⋯⋯提出了一種戰略設想。

但是,正如我們剛才提到的,政府怎麼能實施這項戰略,強迫買家不得從中國購買產品呢? 所以說,如果國家領導層以及我們各行各業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話,我相信⋯⋯你就得跟美國的政府官員去談了,以期獲得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在一個共和制國家裡,我認為他們不可以強迫空客公司、波音公司或特斯拉公司從哪裡購買產品。

蕭茗:因此,在當前政治環境下,你們是否正在獲得政府大量的支持?

威爾考克斯:我們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 我認為華盛頓特區的運行機制非常複雜。坦率地說,我們正竭盡全力與任何能接觸上的人士溝通。 我們收到的一些回饋非常好……不只是回饋了,私人領域採取了更多的行動。因此,開發了一些政府可能會購買的產品。

因此,我接著說國防領域。 我們從國防領域得到了一些非常好的回饋,因為正如我提到、指出的那樣,如果你在做著政府想讓你做的事情,你就能實現多元化的、穩健的、有恢復力的供應鏈,並且接觸一些可能以前你接觸不到的事情。

我接著談我們公司經歷過的鈧元素的這個案例,你知道,你可以開發出更好的產品,並且可以從中國、俄羅斯等國家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成為市場的領導者。

蕭茗:我認為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是美國主導著稀土產業。 從那時起,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我認為有若干美國公司正在回歸這一領域,而且數量在不斷增加。 但是對我來說還不夠快。 我認為在過去的10年或8、9年中,這個數字有所增長,百分比上升了10%這樣子。 也許我錯了。 您是否覺得這件事現在恢復的速度已經足夠快了?這個行業的自我建設需要多長時間?

保護環境代價大 需要政府補貼

威爾考克斯:你不知道哪天中國一翻臉,說鉺礦我們要給你們斷供了。我們不得而知。目前為止,貿易戰走到現在這個階段,雙方之間已經劍拔弩張。 是吧?我們怎樣才能更快地運作此事? 中國現有提煉工藝帶來的問題,你根本解決不了。好多方面真的糟糕透了。比如酸性物質,已經洩漏到河床中了。對環境的危害確實太大了。

所以,我們美國這邊設立了環境保護局,這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們發現,我們的合作夥伴也發現了,通過超聲波和幾種不同酸的結合使用(此技術我們已獲專利),可以在30分鐘到1個小時之內將物質提取出來,而此前則需要24小時到1週。

威爾考克斯:回過頭來說,你在這類業務上花費的每一分鐘都是資本性支出。我又回到原來的話題了。所以它是昂貴的。而且如果你手上的份量很大,你把酸弄得到處都是,它就會洩露,我們可以在封閉設施裡做,對吧?所以我們不會傷害環境,對吧?但還是不會那麼完美。我們必須學習,讓它越來越環保,但我們必須清醒地意識到我們需要這個東西。

另一方面,我不想講如果中國破壞環境,(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它已經在破壞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這樣做,但我們必須對這個市場有掌控力。

威爾考克斯:所以我們發現我們的技術是可恢復性的。我們發現我們可以降低負面影響。現在我們只是在尋找需求。就像我說的,如果明天在貿易戰中,政府說,「好吧,我們會給他們三到四件生意,就是釹磁鐵、鈮……」只是舉幾個例子,他們說我們從那裡得到了所有的供應。好吧,如果我們在這個行業裡,我們只是花了5億美元建造工廠來供應給美國呢?現在所有的供應都還給了中國。或者如果中國降價怎麼辦?然後現在沒人買我們的東西了?對吧。

所以當你開始這麽想的時候,你需要支付保險。在某些時候,你必須要認清現實,明白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要花錢的。但是補貼從何而來,如何運作?如果我們想在這場戰鬥中與中國對抗,我們就需要政府的幫助來補貼,這樣我們才能有一個公平的市場價格。

蕭茗:所以政府在這場戰爭中發揮了關鍵作用。您認為沒有美國政府的支持,你們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嗎?

威爾考克斯:我甚至不知道這種改變是否可行。假設你面對兩家不同的手機公司,你想要製造兩款不同的安卓手機。其中一款的成本要高500%,但你的產品是一樣的。最後,你肯定會買最便宜的產品,比如亞馬遜。

所以我們必須認識到,如果我們繼續把所有的資金、所有的業務都轉移到中國,中國將開始掌控我們。我認為這個過程已經開始了,本屆政府已經說過,我們必須控制這個局面。我們必須扭轉局勢,我們必須直面問題,這就是他們一直在做的。這是政府的一項幫助,也是一項指令。

美國精煉技術有優勢 供應鏈須多樣化

蕭茗:和中國產品相比,你們的成本是多少?

威爾考克斯:因為我們有這種革命性的精煉技術,如果你只看資本支出,如果是一小時而不是24小時,那我們的成本是(中國的)1/24。當然還不是完全如此。這些礦產⋯⋯這是真正的提煉成本,然後是提煉能力。我們相信以目前的市場價格我們可以做到非常公平,但是如果價格繼續下降,因為我們現在進入市場就像加利福尼亞的Molicorp礦所發生的那樣,它又重新開放了,對吧?他們必須把所有的污泥、所有的稀土運往中國進行提煉。如果他們降價,我們就會花光所有的錢,對吧?我們就會破產。我們就會重犯以前重犯過的錯誤。

蕭茗:您是說你們自然會比中國有競爭優勢,因為你們有更好的技術,可以降低價格。除非中國採取一些重大的舉措,比如進行補貼?

威爾考克斯:中國肯定已經在補貼它了,因為它不是一個包羅萬象、有利可圖的行業。為政府帶來利潤或戰略意義的是其它領域。但我們會處於優勢還是劣勢呢?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當你考慮到⋯⋯從目前世界上現有的提煉(技術)來看,我們比他們更好,因為順便說一下,我們對環境的傷害沒那麼大,對吧? 與他們所做的相比,這是革命性的。那麽,我們希望他們竊取我們的技術嗎?不是。但是我想對支持環保主義的朋友們說,如果他們真的偷,這可能是件好事,因為他們會減少酸的使用、減少酸的泄露以及由此帶來的對那片大陸造成的污染。

蕭茗:但這就是你們的競爭優勢,對吧?

威爾考克斯:這是其中之一。就像我說的,如果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技術,都在同樣的競爭環境中,那就要看補貼了。所以現在我們在這方面有優勢,如果我們擴大到大規模生產,我們的提煉能力……但是如果你繼續從一個供應商那裡購買,你就和以前一樣處於壟斷地位。

因此,這又回到了本屆政府一直致力於傳遞的信息,也是向美國人民、美國的各個行業、實際上乃至整個西方世界傳遞的信息……就是說,你的供應鏈必須多樣化。在某種程度上,你必須形成自主。如果我們能在美國開採並發現一些礦物和稀土元素,那就好了,將大有幫助。

威爾考克斯:但歸根結底,我們需要稀土像石油市場那樣。有很多不同的國家生產石油。看看最近針對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設施的襲擊。石油價格沒有像海灣戰爭時那樣飆升,也沒有像以前那樣飆升,因為石油太多了,你有不同的供應來源來填補空缺。

為控制市場 中共全球範圍大量購買企業

蕭茗:中國在其它國家有採礦設施嗎?

威爾考克斯:我們看到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大量地購買供應。有些東西在加拿大也可以買到了,他們買公司,買礦,買……沒有他們不去的地方,因為他們有一個戰略:要控制市場。我認為這方面有大量的數據。雖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計算方法,但是在稀土領域中國控制了大約90%,也有人說95%。但這其中包括了提煉,因為很多東西如果你開採它,你必須把它運到中國去提煉。所以他們仍然控制著這個市場。

蕭茗:因此,他們基本上是從其它地方購買所有原材料,然後將其運回中國進行提煉。

威爾考克斯:是。他們很多時候都這樣做。因此,讓我們回到重新開放加利福尼亞山口礦區,Moly Corp這家上市公司已經倒閉。這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個大型稀土礦場。目前,他們將不得不開採稀土,將其船運到中國進行精煉。這樣如何解決我們在稀土上對中國的依賴?不能。

蕭茗:他們會繼續這樣做嗎?

威爾考克斯:不會,所以他們有開精煉廠等等的方案。但你知道,你必須獲得許可,川普政府一直在發放許可以促成這些事。但是你仍然需要擁有⋯⋯如果您沒有正確的技術⋯⋯技術和儲礦點本身一樣重要。這就是我們關注的重點。

蕭茗:那麽,現在美國這種稀土的生產規模有多大?

威爾考克斯:我無法告訴你確切的數字,但是非常小。

蕭茗:你們是一家加拿大公司,是嗎?

威爾考克斯:是的

蕭茗:是加拿大最大的公司嗎?

威爾考克斯:按儲量計算,我們可能是。但是,從技術上來說,我們處於市場領先地位,我們現在在實驗室中運作,對吧,我們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人才,但我們還沒有進行到下一步,我們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想做而且非常猶豫的是:我們將花費所有的錢,然後中國降低價格,美國隨之改變了策略。因此,我們現在正在與主要的國防承包商進行溝通。

蕭茗:在美國嗎?

威爾考克斯:在美國。我們實際上是在和加拿大,墨西哥和西歐的其它地區交流。每個人都知道中國在做什麽。但是,我們要說的是:「我們有你的解決方案。我們可以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可以有很多中美洲鎳業公司, 對吧?我們已經規劃好⋯⋯如果你在剛果遇到問題,可以回到多米尼加共和國。如果你在危地馬拉遇到問題⋯⋯

那麽你可以轉換場地,從經濟角度、從資本市場、從自由市場的角度使每個人一起合作。我對政府目前正在做的事的看法是,他們正在樹立保護自由市場的想法。

如何領先?需要社會各行業更多支持

威爾考克斯:這對於我們作為公司的下一步非常重要,下一步與中國的較量中領先…如果他們想將價格降至零或付錢讓你使用它們的稀土,我們得意識到他們在做什麼。如果我們不在任何地方生産,它們就可以如你剛才所說突然改變,就像它們對日本那樣,耍弄並對你實行稀土斷供,你將面臨巨大的問題。

蕭茗:那麼,您對美國政府的支持有多大信心?

威爾考克斯:哇!這個問題不好回答。我們正在一步步推進。因為我的看法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們需要社會各個行業更多的支持,從汽車製造商到電子製造商⋯⋯

威爾考克斯:現在回答您的問題,對美國政府支持我們,我們的滿意度有多大,自信心有多大?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一家加拿大公司,我們正努力幫助解決這一重大問題。 我們正在向政府和各個行業提出解決方案,方案的重點實際上落在國防上。

因為我們認為美國政府在保護其國防工業方面有既得利益。 所以,您知道,無論是誰,不論他來自西科斯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還是格魯曼公司,有一個算一個,(可以這麼說)嘿,您都不能依賴它,自己去解決吧。 我們仍然會從您那裡購買,或者我們會多出一點錢,無論怎麼樣吧,你們都可以一起工作。 那些交談我們不會與別人分享,但是從邏輯上講,我們認為它就是那樣發展的。

蕭茗:您和國防部高層談過嗎?

威爾考克斯:談過。我不能說出具體的名字。那樣不太合適。但是我們的意見得到了很好的回饋及廣泛的共鳴。我們不知道其他還有多少人也在提供解決方案。但是我們是這樣做了,我們的的確確在提供解決方案。我們不只是說說而已,而是行動。我們已經做到了。是吧?現在是需要你們這些人來拍板下一步該做什麼了,你們想怎麼做。

威爾考克斯:謝謝蕭茗。

蕭茗:非常感謝!

新唐人《世事關心》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25 1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