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星戰計劃重演?中美太空爭霸(下)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將向私人和更多商業企業開放國際空間站。圖為用於商業旅行的SpaceX獵鷹9號(Falcon 9)火箭。(Joel Kowsky/NASA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62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深邃的天空一直吸引著人類去探索,而隨著科技發展,人類在邁向太空的同時,亦將利益、爭鬥,甚至戰爭擴散至天穹。尤其是美國在打擊獨裁政權的海灣戰爭等局部戰爭中,贏得制太空權後的優異戰果,促使中共等極權政府也積極向太空擴張,寧靜的星空因此被蒙上一層陰霾。不過,自川普(特朗普)總統上台後,美國已認識到太空和世界正面臨極權威脅,從而重啟了太空計劃。上一次的「星球大戰」競賽拖垮了蘇俄。這一次的太空爭霸中,結局會如何?

接上文

1、動能武器

中共已多次進行反衛星動能武器試驗,用直升式反衛星系統和常規中程反導攔截彈來攻擊衛星。

2007年1月11日,中共發射了一枚開拓者一號火箭攜帶動能彈頭(「SC-19」火箭初級型號),擊中了軌道高度約865公里一顆報廢氣象衛星。「SC-19」火箭被認為是中共的第一代反衛星武器,亦稱DN-1反衛星導彈。

該測試是歷史上產生太空垃圾數目最多的事件,製造了逾2300件尺寸大於高爾夫球的碎片,35000多片大於1厘米和100多萬個大於1毫米的太空垃圾。這些太空碎片至今仍對太空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這次試驗也是冷戰結束後,太空中的首次人造衛星攔截試驗。

中共此舉在嚴重污染太空的同時,也打響了太空軍備競賽的信號槍。美國、印度隨後於2008年、2019年,先後進行了反衛星武器測試。

繼2013年高軌反衛星武器試驗後,2015年中共在新疆測試了第三代反衛星導彈(DN-3)。同樣,中共並未承認該次發射是反衛星武器測試。

雖然在冷戰後,美國只在2008年發射過一枚「標準-3」(SM-3)型導彈,摧毀了一顆失控衛星。但外界公認美國的GBI反導攔截彈實際上也具備高軌反衛星能力,如果需要,GBI隨時可以改為星球大戰計劃中的高軌反衛星武器。

經過40餘年的研究,美國已研製出多種類型的動能武器系統,其中最為成熟的的動能攔截彈,已被應用於地基和海基中段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美軍已多次成功測試了飛機、地面或軍艦上的動能攔截武器系統。

2018年7月,美國《商業內幕》曾刊文推演中美太空大戰,稱美國和中共都擁有可以攔截衛星的陸基導彈,能夠摧毀低軌道上運行的軍用和民用衛星,甚至能夠打擊在更高軌道上的目標。文章稱「這種戰爭的真正危害在於它無法結束。」被導彈摧毀的衛星碎片,將如同數百萬顆子彈貫穿國際空間站,對各國宇航員帶來直接威脅。

推演太空大戰的文章,雖然指出了潛在星球大戰的可怕後果,但未指明太空危險的所在和來源。

高軌衛星對於各國而言,都是事關民用、軍用定位和通信的戰略資產,具有無可替代的戰略地位,不容有失。正因如此,冷戰後,美俄等國才會保持克制,未曾公開部署天基攻擊性武器,亦未進行過高軌反衛星試驗。

中共2013年首開高軌反衛星武器試驗的先河,相當於在冷戰結束後,徹底打開了太空爭霸的潘多拉盒子。而且,中共的反衛星導彈,覆蓋了低軌、中軌和高軌,將世界各國所有的人造衛星都納入了中共的攻擊範圍。

2、非動能(定向能)武器。

定向能包括激光、高能微波(HPM)和電磁脈衝(EMP)武器等。非動能武器理論上可以部署在航空器和軌道衛星上,但目前各國都尚未承認在太空中部署了定向能武器

激光武器不但可能會被中共部署在太空衛星上;在地面上,激光槍已經被中共用於對中國民眾的鎮壓中。事實上,中共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一直在研製激光武器。2015年解放軍出版了一本名為《光戰爭》的書,就談到了激光武器在未來戰爭中發揮的核心作用。

2019年美國防情報局披露,中共可能正在研製激光武器,以干擾、降級或摧毀衛星及其傳感器。2006年8月中共曾用激光武器短暫致盲了美國一顆光學偵察衛星。

2018年,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曾表示,中共正在定向能技術領域取得進展,激光武器可致盲或摧毀靈敏的天基光學傳感器,而HPM和EMP武器可以用來破壞衛星的電子設備。

不過,在定向能武器上美國也處領先地位。例如雷神公司研製的高能微波武器系統和移動高能激光武器系統,在今年4月的測試中擊落了數架無人機,並將被投入戰場。

同時美國還在研製具有「革命性影響」的粒子束武器。據報導,這種定向能武器裝置,將被發送到太空,並於2023年在環地軌道進行測試。粒子束武器不受雲、霧、煙等自然環境影響,抗干擾能力強,可全天候作戰,被視為真正的新概念武器。

3、其它太空對抗手段。

太空對抗中,干擾衛星通信和GPS信號的電子戰武器也是不容忽視的利器。美國防情報局表示,中共正在開發干擾技術,針對廣泛頻率範圍內的衛星通信進行干擾。

而網絡攻擊對於高度依賴數據流的太空科技而言,也很關鍵。中共不但在軍事著作中強調網絡攻擊的重要性,而且也在現實中,持續不斷的對各國發動網絡攻擊。

另外,中共還正在開發其它的反衛星武器,包括使用機械手臂捕獲對手的衛星。據公開報導,中共在2012年、2013年成功進行了衛星撞擊和衛星捕獲技術的試驗。

當然,美國不但具備所有這些太空對抗能力,而且,不同於中共尚處研發、試驗階段,美國已經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等局部戰爭中,反覆使用過各種電子戰和網攻武器,來獲得制空權和制信息權。而且,美國的電子戰武器已經從電子干擾這種原始方式,升級到「外科手術式」的電子襲擊方式,包括在敵人的雷達上創造虛假圖像。

綜上所述,美國在太空武力上完勝中共,但中共在太空武器上的推進,已經對世界造成威脅。

推演太空計劃前景 中共或步蘇俄後塵

現代人類的科技進步往往源自於戰爭,軍事科技很多時候都在默默的引領技術發展,太空科技亦是如此,包括美國、中共在內各國的太空計劃,一般都是軍民兩用。

只是,太空計劃不但需要最尖端的科技支持,同時也需要極其龐大的資源投入。美蘇「星球大戰」競賽的歷史,已經證明了,太空計劃對於任何國家的政府而言,都是燒錢的無底洞。如果不能用之於民,不能軍民融合,沒有民間資本的投入,沒有產業化的良性循環,太空計劃只能變成太空空想。

例如負責民用太空計劃的美國太空署(NASA),2019財年預算高達215億美元,再加上每年數十億美元的太空武器研發預算,每年美國政府往太空項目中投入近300億美元。但這些錢顯然遠不足以支撐美國對太空的探索,以及對太空安全的防護。

美國政府2018年已宣布,將推行國際空間站的商業化,計劃2025年終止對空間站的政府撥款。美國太空署已從2019年起,在預算中支持引入私人資本來開發近地軌道空間站。

2018年6月,川普總統簽署了《3號空間政策指令》,指示商務部接管為民用和商業用戶提供基本SSA(太空態勢感知)數據和空間交通管理 (STM) 服務的責任,將太空態勢感知全面推向商業化。這意味著,美國強大的太空監視能力正在從軍用走向民用,並可能開發出多樣化的民用需求,開闢新市場。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最近的國際航空大會上,強調了私營企業在太空探索中起到的作用。他指出,受益於川普的領導,美國向所有航天企業開放商機。彭斯說,在2019年上半年,美國對太空公司的投資幾乎與去年全年一樣多。

在本屆美國政府推動太空計劃商業化之前,美軍已經在太空科技上與私營公司密切合作。2014年五角大樓曾向「數字地球」和「地緣之眼」兩家公司訂購了大量東亞海域的衛星圖片。

2018年9月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曾與GeoOptics和PlanetiQ等公司簽下了總金額超過8百萬美元的訂單,計劃購買它們現有或將擁有的衛星所提供的大氣層遙感數據。如今,美軍正通過一項總金額2千萬美元的「商業氣象數據試點計劃」,在評估從私營公司購買滿足軍事需求的氣象數據。

美軍甚至計劃將軍用衛星的日常操控業務外包給商業衛星公司。如國際通信衛星公司在全球建造了400個天線基站,覆蓋了全球99.9%的人口,其運營成本只有空軍的1/5。美國空軍現已引入6家頂級商業衛星運營商(數字地球公司、歐洲通信衛星公司、國際移動衛星通信系統公司、SES公司、國際通信衛星組織和銥星公司)參與其商業整合項目,為軍方的太空態勢感知能力提供了重要補充。

川普政府在重振太空計劃的同時,也在大力推動其商業化進程,很可能是吸取了「星球大戰計劃」的經驗和教訓——以民為本、才能在太空中走得更快更遠。

因此,民用化,產業化,可持續發展,才是太空爭雄的根基和關鍵。而要實現這一點,需要一個基本前提,那就是人權、自由和法治。

沒有一個尊重人權的自由社會和法治環境,任何科技項目想要發展都會困難重重,要麼淪為政府權貴們斂財的工具,在壟斷中錯失先機、喪失活力,中國的汽車業就是典型;要麼因為投入不足、缺乏創新,根本發展不起來,例如脆弱的中國芯片業。

即使少數依賴中共製造出的壟斷性經營環境、發展壯大了的科技公司,如果不淪為中共的白手套,例如中興、華為;那麼最後可能都會落得「國進民退」的下場,逃不出中共權貴們的貪婪黑手,例如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騰訊的馬化騰。「雙馬」在壯年時就被迫下馬,這就是民企之殤,也是中共治下的高科技產業的不歸路。

哪怕再先進的太空科技,也一樣。雖然中共的太空計劃,名義上也是軍民兩用,要走軍民融合的發展道路,但這些只能是紙上談兵。中共只在乎一黨存亡,發展太空科技,只是為了加強維護其統治和壓迫民眾的軍事能力;中共不太可能任由私營企業發展、獲得、掌握關鍵的太空技術。

這就決定了,中共的太空計劃並無民用化的技術空間,當然也就不會有產業化的市場前景。因此,中共的太空計劃雖然可能在傾國之力的灌輸下,一時間得到迅猛發展,最終將因為無法獲得民間資本的支持,不能造福於民眾,而不能獲得可持續的良性發展。

長此以往,中共要麼任其衰落,要麼在太空競賽壓力下,不斷加大投入,最後像蘇俄一樣被拖垮。

隨著美國重振太空計劃,開始發力遏制中共在太空中的威脅,歷史正在重演。新一代的星球大戰競賽已經打響,中共正在步蘇俄後塵,走向末路。#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11-03 7: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