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血色香港 年輕人為何冒死抗爭?

2019年10月27日,警察在旺角彌敦道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06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反送中逼近5個月, 10月23日,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上正式撤銷了「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不過港府這一步太遲了,27歲的康妮對路透社表示,「(這一步)太小、太晚了」,「還有其它的要求政府需要答應,特別是警察暴力的問題」。

幾個月來,香港人的抗爭一刻也沒有停過。今天(10月26日)晚間,香港醫護屆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了抗暴集會。明天還有「追究警暴 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的遊行和一場「自由紙鶴追悼會」。

港警製造的恐怖在不斷升級,化名「無名小卒」的22歲抗爭者曾對《紐約時報》表示,在他親眼看到臥底警察向人群開實彈槍。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儘管如此,香港年輕人仍然不折不撓、無畏無懼,與死亡一線之隔也不退縮。他們揹著寫好的遺書,隨時準備就義的抗爭精神早已感動了世界。

許多人對香港年輕人由衷感佩的同時也在詢問:到底是什麼促使他們奮死抗爭,甚至連在港的大陸人也要參與呢?

說這個話題之前,我們先聽聽2個香港女生的說法。

紫塔:人生第一次示威遊行

今年6月,15歲女生紫塔和同學一起,參加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示威遊行。她說就是想告訴政府,雖然自己年齡小,但同樣關心社會。9月2日,紫塔也參加了罷課活動。

她告訴美國之音,她對自己的身分認定是「香港人」。「生在香港,也愛香港。看到了中國(中共)政府的不好和麻煩,兩廂比較,香港要好得多。」

凱西·唐:愛中華文化 不認可中共制度

香港主權移交的第20年2017年,為了給香港年輕一代灌輸「民族認同」,港府送了15名香港年輕人到大陸實習。對中國傳統文化非常感興趣的凱西(Kathy)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實習了6個星期,所有費用都由港府負擔。

2年後,這位藝術系畢業生加入了反送中運動。凱西對自由亞洲表示,自己現在的立場與對中國文化和歷史的滿腔熱情「沒有衝突」。她說,「我對中國文化的熱愛並沒有讓我更信任或更喜歡中國(中共)的法律和政治制度。」

2019年8月25日,有示威者被迅龍小組抓。(駱亞/大紀元)
8月11日,港人抗爭中,警察追打抗議者並瘋狂抓人。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身分認定

這兩位女生的話中,都直接或間接地提到了「身分認定」。

港英時期,人們可以自由認定自己是香港人、中國人或者世界公民。與老一輩人相比,香港年輕人與中國大陸的關係並不密切,他們更可能認為自己擁有獨特的香港人身分。

香港大學曾在6月做過調查,在18~29歲之間的受訪者中,69.7%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0.3%的人自稱是中國人。這兩個數字,分別創下了香港主權移交後的最高點和最低點。

30歲以上的受訪者對中國的認同感略高一些,但仍有49%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需要指出,這些年齡較大的居民,很多人是在大陸出生,或者父母還在大陸。不過,他們的子女並不認同中共體制。特別是很多人的父母,在大陸被中共迫害得活不下去,偷渡到香港。

中文大學研究員艾倫·邱(Alan Yau,音)表示,近來很多人轉向了更封閉、內斂的身分。

主權移交後,香港的經濟在逐漸衰退。再加上每年5萬中國人移民香港,使香港的傳統身分壓力巨大。大陸移民的炒房,掠奪香港人的醫療資源等等,使「香港人」與「中國人」的身分,突然間變得相當敏感。

香港教育大學政治學家方志恆(Brian C.H. Fong)形容,這種狀況就是「一個國家,兩種民族主義」。《紐約時報》表示,這實際是暗指香港一國兩制的地位理應得到保護。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香港人越來越看到了陸港之間的不同,但主權移交後,陸港間的不同在收窄。喜歡自由民主的香港年輕人越來越不喜歡中共,尤其是中共對大陸人的殘暴,讓他們越來越感到恐懼。

被中共稱為「港獨分子」、年僅23歲的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對美國之音表示,很多年輕人不認同中共,是因為中共「對人權的打壓」。看到新疆人被關押、看到立法會議員被驅趕,看到香港書商被公安跨境綁架、外國記者被驅逐,都在驅使著人們「繼續抗爭」。

10月6日,港人抗爭中,一年輕女子被警察打傷,在緊急救護。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31日,一男子被警察按在地下毆打。(宋碧龍/大紀元)

一國兩制只剩空殼

主權移交前,中英多輪談判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裡面寫得很清楚,中共承諾在10年內(2007以前),香港將實施議員和特首雙普選。這讓當時的香港人充滿了期待。

但10年過去了,中共沒有遵循《中英聯合聲明》,沒有兌現雙普選承諾。2007年,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又表示,2017年香港可以直接選舉產生行政長官,隨後是整個立法機構。這又讓香港人燃起了希望。

但2014年中共人大8·31釋法,提前打碎了香港人的希望。隨後爆發了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香港人希望迫使北京兌現承諾。但港警揮動的警棍和瀰漫的催淚煙,讓香港年輕一代的最後希望也幻滅了。

而且香港人越來越發現,中共對香港的滲透、控制在與日俱增,越來越嚴重。香港特首的地下黨員身分,使他們完全成了北京的傀儡。對北京只有唯唯諾諾的遵從,而對港人的民意呼聲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甚至一味打壓香港的異議人士。

特別是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年輕人選出了自己滿意的議員。但這些人在後來又都被趕出了立法會,議員資格被無理褫奪。

香港時事評論員盧斯達(Lewis Loud)指出,把年輕議員逐出立法會,這是「對年輕人的屠殺」,是中共對香港進行的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其實大部分香港年輕人並不想讓香港與大陸分離,他們只是希望保留「一國兩制」所給予他們的特殊身分。但是事情並不像人們所期盼的那樣,《紐約時報》指出,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證據表明,香港的自由「正在悄悄溜走,這個地方正進一步籠罩在北京的陰影之下」。

逃犯條例爭議:香港遊行人數或超50萬創下紀錄
6月9日,港人第一次舉行「反送中」大遊行,上百萬人參加。(宋碧龍/大紀元)
6月9日,港人第一次舉行「反送中」大遊行,上百萬人參加。(宋碧龍/大紀元)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了,香港蛻變成了與中共一樣的顏色——血紅色。

血色香港

20年的期待,香港人從失望變成了絕望,年輕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而恰在此時,傀儡林鄭和親共議員開始推動「逃犯條例」修訂。這些香港的共產黨員們,企圖允許引渡犯罪嫌疑人到大陸受審。

香港人意識到,中共試圖打通陸港之間的「法治防火牆」,要完全控制香港,將一國兩制徹底變成一國一制。這不僅僅是對香港人自由民主的權利進行攻擊,而是事關香港的未來,事關香港的福祉。

驚憂之下,香港年輕人挑起了重任。100萬、200萬的大遊行,170萬的流水式集會,一次又一次各種方式的活動,香港年輕人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向港府表達著訴求。

但是港府一直冷血以對、漠視民意,在北京的授意之下 ,港警開始了對「和理非」的武力鎮壓。一次比一次殘暴,一次比一次邪惡,一次比一次沒有人性。

幾個月來,港警混合大陸公安,對香港年輕人無所不用其極:過期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海綿彈、性暴力、強姦、輪姦、近距離實彈謀殺,甚至殺人滅口、樓上拋屍、海上浮屍等等。

2019年9月7日晚,靠近警署太子站的出口外有市民在默禱。(黃曉翔/大紀元)

蒙面戴口罩的X先生

昨天在台灣台北228和平公園有一場「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啟用記者會。來自香港的X先生表示,他曾經參與了6·12占領立法會行動。幾個月過去了,他時時刻刻都在擔心被人跟蹤,恐懼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鑑於香港的白色恐怖,他請人們原諒自己必須蒙面戴口罩。

X先生講述了一件事:一名參加抗議的國中女生,被抓到新屋嶺後,遭到4個以上的警察輪姦。這名女生事後4次自殺未遂,現在只能靠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超凡勇氣的吳傲雪

相信大家還記得10月10日,中大女生吳傲雪與校長段崇智的那段對話。這位勇敢的女生,以超凡的勇氣,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她哭訴了自己幾次被警察打傷、被拘捕,甚至在被拘捕期間遭警察性暴力的情況。

那段視頻在網絡廣泛傳播後,她收到了多封恐嚇信和短消息。威脅她如果再出面發聲,就將她綁架、輪姦,甚至還寫明了「施暴計劃」。恐嚇信中既有正體字寫的,也有簡體字寫的。也就是說,陸港兩地都有人對她進行威脅。

其中一封恐嚇信中威脅,它們會帶HIV(艾滋病毒)血液,對她實施輪姦後再給她注射這種病毒,還說要給你注射適量的毒藥,並且還將她的裸照和視頻上傳到網絡。

據吳傲雪自己說,她的手機號只有親友才有。但是9月被抓後,警察脅迫她交出了自己的電話。所以我們相信,吳傲雪的親友不太可能惡意傳播她的電話,最大的嫌疑就是警察,是他們在散播、製造恐懼威脅。

吳傲雪遭遇的這些恐嚇威脅,都是恐嚇信和短消息這種形式。而那些「被自殺」遇難者家屬們遇到的威脅,則是來自黑警到家裡的面對面威脅。這很可能是許多受害者家屬一直不敢站出來講話的原因。

受害者家屬為何不發聲?

前面提到的那位X先生說,受害者家屬一直不出來講話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受害者屍體被發現後 ,很快就被火化了,而且連普通的追思會都沒有。第二是黑警到受害者家裡很多次「拜訪」,威脅家屬如果敢把事情說出去,其他家人和兒女也會被這樣對待。

香港警察混合大陸公安究竟有多邪惡,放開人們的想像,恐怕也想不到。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早已經超出來做人的底線,早已經不是人的行為。只有人們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

6月16日,港人排隊祭奠在抗爭活動中死去的第一個年輕人。(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港警公安做了些什麼?

在重新樹立起的追悼牆上,至少有幾十位在抗爭期間失去生命的香港人,其中也包括前幾天離奇死亡的15歲香港女游泳健將陳彥霖。這位可以從5米高跳台跳入5米深水池的游泳健將,竟然非常詭異地在海面全裸浮屍。

警方稱查看了附近監控錄像,咬定陳彥霖是自己跳海的。但住在附近的黃之鋒要求警方公開監控錄像,警方對此置之不理。警方究竟想隱藏什麼?為什麼不敢公開監控錄像?

上個月,有民間學者公布了這個時段當中發生的109個可疑「自殺」案件。特別是8·31太子站恐怖事件之後,9月1日開始的十多天中,香港警方認定是「自殺」的案例陡然增加了49例。

但是這些所謂的「自殺」案例相當可疑。疑點就在於,警方說是墜樓死亡的屍體現場沒有血跡,而且屍體上有舊傷。海上漂浮的屍體雙手卻被綑綁,還有一個警方咬定是「溺水身亡」的女子,早已經是「乾屍」狀態了。

這些被發現的屍體,死狀都是非常恐怖!港警+公安究竟做了些什麼?

真相一直沒有被揭示,香港籠罩了一片白色恐怖。曾經的東方之珠,漫天飄灑著腥風血雨。香港曾經奪目的五彩繽紛,如今只剩下了血紅色。這種變化,源自林鄭的冷血、北京的暴戾,更源自以毀滅人類為終極目的的共產黨。

「生死攸關」的戰鬥,不能退卻

2019年8月25日,警方不停在荃灣如心廣場的楊屋道頻繁發射催淚彈清場,有示威者被捕。(余鋼/大紀元)

不過,港警、公安想不到,林鄭港府想不到,北京中南海也想不到,它們的邪惡手段,遇到了香港人水一樣(Be Water)的抗爭。

以年輕人為首的香港人意識到,必須承擔起「光復香港」的使命,拯救危亡的香港。他們用勇敢、堅定的方式狙擊港府、北京和中共,用一場「時代革命」昭告世界,香港年輕人「可以對抗強權暴政」,可以讓香港重新煥發光彩。

被中共污衊為「港獨分子」、年僅23歲的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推文表示,「世界只需要知道一點。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條例《反送中》、超越了林鄭,甚至超越了民主。雖然這些都很重要。這是關於2047後的香港未來的,關於我們這一代的未來的。」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梁耀霆表示,關於引渡法案的戰鬥是「生死攸關的問題」。雖然所有人「都覺得害怕」,但為了自由民主必須站出來。

大律師黃瑞紅(Linda Wong)在一場女性集會中指出,「年輕人抗爭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是為了香港的福祉。」

曾在8月參與組織了一次至少有10萬人參加遊行的馬小姐(為安全,隱去姓名)表示,哪怕只有一線希望,也要去爭取。「因為我們要對下一代負責,這份自由難得可貴,我們不想失去」。

16歲的蘇曉青(So Hiu-ching,音)常常自問「是不是做得不夠,還能做什麼呢?」在參加了6月的一次活動後,她回家難過得「哭了一場」。但她哭過之後她告訴自己,「必須站起來,努力團結更多的人」。

會計師張昭仁在《蘋果日報》撰文說,未來30年,香港更將是一步步鎖入中國,成為內地的一個城市。原來充滿自由繁榮、喜樂活力、多元文化的香港將會倒退幾十年。從藍天鎖入暗夜,這一代香港人再不抗爭,豈非成為時代罪人?

文章表示,十一中共在北京耀武揚威地閱兵,香港人根本無感。一個連尊重都不知道的政權,連人民上廁所都要臉部識別的國家,才不是香港人要的,香港是進步的文明城市。至於閱兵場上那些核彈頭與長程飛彈,1989年蘇聯解體時,用得著每年窮兵黷武閱兵展示的彈頭嗎?人類的文明是要相互尊重,互助共存,而不是靠槍桿子流血鎮壓,榨取別人利益。

張昭仁理直氣壯地指出:這就是香港年輕人面臨血腥鎮壓,卻充滿憤怒、毫不退卻的原因。

2019年8月11日,一位年輕女孩經過,被黑幫和警察聯合欺壓。(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25日,有示威者被迅龍小組抓。(駱亞/大紀元)

在港大陸人撐香港

中共對香港自由民主的鯨吞蠶食,不僅香港年輕人無法忍受,許許多多身在香港的大陸人也看不下去了。他們紛紛用自己的方式,向香港人表達堅定的支持,甚至加入到抗爭的隊伍。

這些支持香港年輕人的身影當中,有專程到香港、拿出1萬多港元買鹽水給抗議民眾的匿名大陸女士,有參加7月7日九龍大遊行、並向香港人表示感謝的大陸青年人,更有面對列陣準備衝鋒的警察而直接痛斥他們早晚要被中共「卸磨殺驢」的大陸大媽。

這些在港大陸人的義舉,曾經感動了許許多多的人。但需要注意的是,這只是在港大陸人的撐港人潮中,被人們發現的幾朵浪花。

我們這裡另外說2個在香港留學的女孩子的故事。

與抗議者成為「手足」

5年前到香港讀碩士的90後陳茵,在大陸拍下了戴頭盔、面罩的騎單車裝束照片。她對BBC表示,「也算間接表態了」。

6月12日,香港多個團體發起罷工、罷課、罷市行動。陳茵和香港的同伴也去了立法會。當她真的要走下天橋的一刻,她的同伴提醒她:「如果決定要下去,你就要做好被拉(被抓)的準備。」陳茵遲疑了一下,但她還是加入了抗爭的隊伍,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大規模民主抗爭運動,並與其他抗爭者成了「手足」。在這場抗爭運動中,示威者們都是以「手足」相稱,表示如同兄弟一樣親密。

她還用自己親眼所見的例子,推著嬰兒車的父母、坐輪椅的殘疾人等等,在微信裡向大陸人解釋,反駁中共的「煽動說」。她說,「香港人有自己的主體性,不是因為別人給了錢 ,或者被煽動而上街遊行。」

陳茵特別表示,通過與香港人共進退的融合,「越發感到香港公民社會的美麗和可貴,越覺得這種美麗可能是建立在對大陸(中共)醜陋的想像之上。」

「希望自己是香港人」

19歲的阿依到香港2年多,苦練粵語,積極結交本地朋友。在反送中開始後,她參加過遊行,還在物資站送過水和食物,也做過文宣義工,幫忙譯成英文向國際推廣。

給她印象最深的,是6月16日的那次200萬大遊行。當晚10點 ,遊行隊伍走到政府總部再次停滯了。突然有人在天橋上開啟燈光,揮動手機,高喊「香港人加油」。隨後大片燈光亮了起來,就像夜空中閃爍的繁星。這讓所有人為之振奮,隨後人們都隨著高喊口號。

阿依說,那一瞬間,自己的感情特別複雜,她為香港人團結一心爭取自由民主感到「很激動」,又為中共對香港的控制感到「很難過」。那次遊行的經歷,讓她「不再那麼堅定地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了」。她說,「那一刻我很想摘下口罩,很希望自己是個香港人。」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10-27 4: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