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男性雜誌《GQ》描述了一個沒有男人的世界

男女、陰陽、剛柔往往都是相輔相成的。圖為示意圖。(fotolia)
人氣: 12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Nicole Russell/高杉編譯)一直將男性的品格、氣質、時尚和男子氣概等等作為主要關注內容的男性時尚雜誌《GQ》最近提出了所謂的「新男性氣質」觀點。他們稱,現代的男人並不是不夠男人,而是太男人了。

2018年女權主義者大遊行的參與者曾舉出了寫有「未來是女性的」的標語。妮可•拉塞爾(Nicole Russell)在閱讀了《GQ》最新一期關於男子氣質的文章後總結說:男性和傳統的男子氣質正在受到攻擊。

《GQ》原名Gentlemen’s Quarterly,亦稱「紳士季刊」,是一本男性月刊,內容著重於男性的時尚、風格與文化,也包括關於美食、電影、健身、性、音樂、旅遊、運動、科技與書籍的文章。

在最近一期雜誌中,《GQ》的主編威爾•韋爾奇(Will Welch)對「新男性氣質」問題評論說,他提出這個觀點是因為「傳統的關於男性氣質的觀念正在受到挑戰及受到顛覆」。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實際上,《GQ》提出的所謂「新男性氣質」,就是在傳統的男人氣質中混入了女性的陰柔特質以及同性戀等等變異的觀念而已。這不僅冒犯了對傳統男人氣質的觀念,而且試圖徹底消除男女之間所存在的明顯而美妙的氣質差異。

你可能已經看過這期的《GQ》了,在它的封面上,美國說唱歌手法瑞爾•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穿著類似香蕉的東西,參加舞會、野營,的確很具眼球效應。我在推特上談論了這件事,讀者反應迅速而激烈ーー這是我發過的最受歡迎的推特之一。

大多數網友都在評論中鄙視了這種所謂的「新男性氣質」。但是,它為什麼會冒出來呢?會不會是覺得「傳統的」的男子氣質太剛強、太堅忍,以及男性——別忘了關鍵的一點——即使不是具有侵犯性的,也都是很強勢的?

新男性氣質?

關於這一點,《GQ》有直截了當地說出來。但在這個「新男性氣質」問題裡,它自作主張地標出了「男性氣質」應該所包括的範圍。該雜誌重點介紹了18種描述「男性應有」的「強有力的方面」 ,並就如何在群體社會中更好地保持「新男子氣質」提出了建議。

其中,有一個整版的廣告試圖教授男人如何更好地化妝。當然,這些建議來自一位變性模特,她建議多使用睫毛膏,請注意,這些建議是針對男性說的。另一個建議來自女性喜劇演員漢娜•加茲比(Hannah Gadsby),她教育男人們要表現得更像女人。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可能在無意中為我們找到了這個問題的癥結所在,以及女權主義者(feminists)和「新男人聯盟」(new manhood alliance)希望達到的目標,那就是:摧毀傳統的男性氣質,最終消除男女之間氣質上的差異。

對此,首先我認為,同時存在男人和女人這種多樣性是一件好事。但現在,他們卻在告訴我們不是這樣的?難道分不出是男是女的社會才是最美好的嗎?為什麼多樣性在涉及種族或民族時會受到稱讚,而在涉及男女之間的差別問題時卻會被貶低、壓制和批評?

其次,《GQ》主編韋爾奇將男性應有的氣質與現在所出現的一些「有毒的男子氣質」(toxic masculinity)相聯繫起來。他說,男性的陽剛之氣應該受到挑戰,原因是「在真正的金色的自愛之中,男性氣質中的有毒部分就無法存活和生長。」我不知道他說的這個短語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有毒部分幾乎肯定能夠存活下來。因為,當把對自我的愛放到高於對他人或上帝的愛之上時,有毒部分就會茁壯成長。

事實上,自私是人出現了「有毒部分」的標誌。男女都一樣。

重要的是,應該明確,即使存在一些自私的、具有攻擊性的、甚至會犯罪的男人,這也並不意味著男性的陽剛之氣就是有毒的部分。想要「治療」這些「有毒部分」的方法不應該是去壓制男性的特徵,而是應該以一種健康、穩定的方式增強男性特徵,並建立男女之間相互的尊重。

最後,《GQ》封面所宣揚的男人女性陰柔化的氣息,以及其中一些文章試圖將男人進行女性化改造的建議,都恰恰展示了這一冒險行為的明顯具有毒害性的一面。

他們的目標不僅僅是要削弱男性的陽剛之氣,而是要徹底抹去它,並用女性陰柔氣質取而代之。隨著第三波女權主義運動,所謂的進步主義者不知怎麼地就發展出了這樣一種觀念:即男人或父權家長制不只是很令人討厭,而且完全是沒有必要的。沒有什麼會比這種觀念更離譜的了。

男人和女人有著生理和心理上的差異,這些差異是人類社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男女、陰陽、剛柔往往都是相輔相成的。1997年,巴西研究人員雷納托•薩巴蒂尼(Renato Sabbatini)在網絡雜誌《大腦與思維》(Brain and Mind)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這些男女之間天生的差異。雖然文章有點舊,但實際上恰好證明了我的觀點,因為它概述了男性和女性之間、儘管時間流逝卻仍然存在著的明顯的差異:

「……科學家們還知道,男性和女性的大腦在處理語言、信息、情感、認知等方面還有許多其它細微的差異。

「男性和女性在估計時間、判斷事物速度、進行心算、在空間中定位和在三維空間中觀察物體等方面的差異,是最有趣的差異之一。在所有這些任務中,男人和女人有著顯著的不同,因為他們的大腦處理語言和信息的方式也不盡相同。科學家說,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男性數學家、飛行員、叢林導遊、機械工程師、建築師和賽車手要比女性多。」

那麼,如果這項研究成果,以及男性和女性的大腦結構,都沒有發生改變,那麼什麼改變了呢?是我們自己改變了,我指的是那些所謂的現代進步派思考和談論的方式已經出現倒退。那些進步主義者認為,如果所有男性都被閹割,並與女性混融在一起,人類社會就會變得更美好,而不應該去接受和保持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差異,並為他們鼓掌。

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會比一個沒有男人的世界更糟糕的了。如果那些所謂進步人士能夠不斷地這樣如願以償地取得「進步」,就像這期《GQ》所推出的所謂「新男性氣概」,那我們還真的可能會有機會看到那樣一個世界。

妮可•拉塞爾是一位自由撰稿人,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她的作品發表在《大西洋月刊》、《紐約時報》、《政治家》、《每日野獸》和《聯邦黨人》等刊物上。可以在 Twitter 上關注她@russell nm。

這篇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0-28 3: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