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暴港人獲「傑出民主人士獎」 與六四抗暴英雄並列

10月27日,香港時代革命抗爭群體,獲頒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第33屆「傑出民主人士獎」。(周鳳臨/大紀元)

人氣: 636
【字號】    

【大紀元2019年10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鳳臨舊金山報導)10月27日,香港時代革命抗爭群體,獲頒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第33屆「傑出民主人士獎」,與八九六四民運中反抗中共鎮壓的抗暴英雄同獲此獎,2個獲獎者均在反抗中共暴政中展現出公民精神和不屈的勇氣。「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這句在香港民眾抗爭過程中常用的口號,在與會者中引發共鳴。

10月27日第33屆「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獎會暨「自由中華 時代革命」研討會現場。(周鳳臨/大紀元)

在舊金山唐人街國父紀念館舉行的頒獎典禮上,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宣布,第33屆「傑出民主人士獎」獲得者,分別是「八九六四抗暴英雄群體」和「香港時代革命抗爭群體」。

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趙昕,及五洲洪門致公總堂盟長趙炳賢、加拿大著名作家盛雪女士,為香港「時代革命」抗爭群體頒獎。洛杉磯民運人士當場為香港人募款2,400美元,以表達支持。

民主人士趙昕高度讚賞港人抗暴。(周鳳臨/大紀元)

趙昕在頒獎詞中說:「從1989年到現在,從天安門到香港,從六四抗暴群體,到香港的時代革命,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同時為這兩個英雄的群體頒獎,正是期望正本清源、糾正偏頗。」

趙昕說:「香港的抗爭群體所表現出來的智慧、英勇、堅韌、美善,行公義好憐憫,高度的責任感、使命感,自組織能力、創新能力,正極大地鼓舞著世界範圍的良知人士,並掀起了一場遍及全球的自由民主浪潮,我們也堅信,將來必將波及中國大陸。」

沒有暴民,只有暴政

代香港抗爭者領獎的灣區居民郭偉誠,在領獎感言中說:「香港的抗爭,是人與『非人類』的對抗,中共暴政在香港殺人、栽贓,甚至將他們殺害的人棄屍海中,都是可能的。」

郭偉誠表示,這種邪惡至極的程度,恐難以被正常社會官員認識和理解。

2名來自香港為避免身分暴露的民間記者會成員。(周鳳臨/大紀元)

來自香港的「民間記者會」的2位代表,以蒙面入場,他們的演講受到與會觀眾的熱烈歡迎:「香港人,加油!」。A先生介紹說,港人在反送中的過程中走到現在,是因為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港人所嘗試過種種的努力,都無法實現民主訴求。A先生說,港人曾相信立法會跟歐美國家的議會一樣,是健全的,但後來發現立法會「有形無實」,民眾選出的立法會議員也無所作為;之後有議員採取立法會抗議的方式,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占中運動,想要在經濟上對港共政權造成壓力,但仍無法達成普選的訴求。

來自香港的B先生表示,反送中運動是從6月開始的,有100萬人上街表達訴求,中旬更發生有人自殺事件,導致了200萬人上街的遊行。

其實港人所要求的,只是當年中共承諾的高度自治。A先生強調說:「香港的『勇武派』 與歐美的無政府主義不一樣,都是事出有因,比如這家商店支持毆打市民、姦殺兄弟姐妹的黑社會,在香港的司法系統完全無效的情況下,我們才會出手去制裁。」

A表示,香港人通過各種不同的方式,為這場運動做貢獻,比如有人用眾籌的形式在全世界登報,表達港人訴求;有人創立民間記者會,發出自己的聲音等等。

六四民運人士、定居灣區的封從德說:「『勇武』才是甘地所講的『非暴力』,沒有『勇武』的非暴力,是假的非暴力,也是六四失敗的原因。這一點一直被中共的文化暴力、洗腦,被中共的很多學者搞得非常顛倒的一個概念,今天的香港,沒有任何民間的暴力,只有暴政!」

加拿大著名作家、民主人士盛雪女士說:「今天在香港發生的,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打鬥、也不是群體之間的衝突、抗爭,而是中共國家政權對香港的不宣而戰!」

盛雪說:「只不過它現在採用了更加隱蔽的、更巧妙花樣變化的這樣一種方式,難道這就不能肯定其性質了嗎?!」「中共是一個國家恐怖主義政權,今天對香港雖然沒有送軍隊進入,機槍坦克伺候,這是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市,不能因對香港公開的軍事行動而喪失了它在八九六四之後、用了30年時間建立起來的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

六四慘案引發的抗暴民眾獲獎

趙常青代八九六四抗暴英雄群體領獎。(周鳳臨/大紀元)

同獲此獎的,還有30年前八九六四抗暴英雄群體。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說:「在六四30周年這個特別的日子,我們決定六四當年反抗中共鎮壓的抗暴過程中,付出巨大代價的那個群體,獲得這個『傑出民主人士獎』。」

盛雪女士向封從德遞交蒐集的六四抗暴入獄者名單。(周鳳臨/大紀元)

民主教育基金會前會長林牧晨在頒獎詞中說:「整個八九六四最慘烈、最輝煌的就是六四抗暴。」「這個獎項讓八九六四最主要的代表,即六四抗暴,能夠占有一個最光輝的地位,做一個最充分的肯定!」

「六四抗暴並不僅僅是一個人站在坦克面前,而是大批的民主人士、市民在坦克履帶下,在槍林彈雨中失去了他們的生命;這個殘暴的一幕即六四慘案。」林牧晨說:「還有慘案引發的以北京市民為主的、波及到其它城市的英勇的民眾抗暴,這個過程延續到六四之後很長一段時間。」◇

(此文發表於1262A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