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

巨盜陳阿尖臨刑恨母不教

作者:仲翁整理

養子不教誰之過?(pixabay)

  人氣: 1402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朝時,無錫北門塘有個陳姓農戶,生了個兒子叫陳阿尖。陳家對這個兒子很寶貝,由著他的性子耍事兒,從不加以責備。

陳阿尖六七歲時,有一天一個攤販擔著魚、蛋經過了他家門口,在牆腳邊歇了一下。陳阿尖趁著攤販休息中偷了一尾魚,當時他打著赤膊,就貼著牆將魚壓藏在背後,接著,又偷了兩個蛋夾在掖下,垂著雙手不動聲色,讓商販不覺有異。等商販走後,他拿著魚和蛋回家「獻寶」,母親見了大喜。他也自以為小聰明很管用,從此以後,小小心靈萌發了偷的念頭。陳母不知道,自己的貪心、教育失當將毀了孩子未來的一生。

從那次以後,陳阿尖開始練習拳棍和輕身術,非常專心投入,幾年之後也練出了一點技能。他們家的田在大水塘的南邊上,必須繞道過橋才能走到。他就以耕田的鐵鋤點水從塘上越過。有個賊停船在塘岸,當時見到了陳阿尖從塘上越過,不禁大驚,就跟從了他。

陳阿尖過水有輕功。(pixabay)

陳阿尖表面上種田務農,暗中卻一直幹著行竊的勾當。偷竊了數年,累積了不少贓錢,他也就不再務農了。

在一個雪夜,陳阿尖前往蘇州行竊,那一晚上就帶回了二千兩銀子。他把竊得的銀子藏在一座斷橋下面。他去時的腳印已經被雪掩蓋了,回來時他倒著穿草鞋,讓腳跡的方向朝向蘇州。走到了無錫南門,東方還沒有發白。他又去一家豆漿舖偷銅器,故意失手讓主人看見捆起他來送交官府。

第二天,蘇州失竊了二千兩銀子的那家人向知縣報案。蘇州有一個老捕役看見草鞋印,懷疑是陳阿尖幹的,就來到無錫調查。老捕役得知這一天陳阿尖因盜竊豆漿舖被抓關了起來了,而且陳阿尖留下倒穿草鞋的腳印故弄玄虛,讓老捕役誤判他不可能到蘇州作案。

偷豆漿舖、倒穿草鞋捉弄了老捕役的陳阿尖心中非常得意。這次關了些日子被釋放後,他又往外省行竊,途中來到海鹽。當時海鹽有一陳家富甲天下;陳家男女老幼個個都身懷絕技。陳家幼女當時年方十五,尤其矯捷驍勇,與婢女住在旁樓上,負責看守銀庫。

陳阿尖覬覦陳家的銀庫,又耳聞陳家小姐的身手,害怕自己敵不過她。姑且縱身躍上高牆觀望。在牆上,他望見樓中一盞燈亮著,卻沒有人聲。他飛快下了牆,暗中點了蠟燭一照身邊,看見有鐵柵欄堅固封鎖著窗子,他想這鐵定是藏銀子的地方。

陳阿尖貪慾大張,他速速扳斷窗上鐵條,正要鑽人,忽然聽見窗環作響。只見一青衣女子從樓上飛下,轉瞬已經到了他眼前。陳阿尖大驚,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拔出刀子與青衣女子搏鬥。青衣女子飛起一腳踢倒陳阿尖,將他捉拿,縱身一躍,把他提上樓。

樓上,一個身著紅裳繡裙,美麗絕倫的女子坐在房裡。青衣女對她說:「小姐,就是這賊想要破窗而入。」

陳家小姐對陳阿尖笑道:「你也太不自量,你知道這是誰的地方,想要錢財不妨明說,何必作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試問你有什麼武藝?」陳阿尖連聲說不敢。陳家小姐一再追問下,他只好回答:「會一點輕身術罷了。」小姐命青衣婢女取來大藤笆放在房裡,命陳阿尖在藤笆口沿上走。陳阿尖不得已,只好遵從,在上邊來回走了五十餘周,已經汗如雨下,只好下來。

陳阿尖的輕身術只是小兒科,走百餘步就必須下地站立重新養力,才可以再使用。陳家小姐說:「就這點伎倆,也想做賊?我家小婢比你強多了。」於是命青衣婢女上藤笆去走給他瞧瞧。青衣婢女走了數百周才下來,不汗不喘。陳阿尖愈發驚恐,恐怕這次不能倖免於禍。

他眼角餘光瞥見樓後有一扇窗戶未關,乘人不備,縱身欲從窗子逃跑。說時遲那時快,後方陡地來了一飛腳踢中了他,陳阿尖一時肩膀奇痛,只聽到女子的聲音說:「便宜你,不追你了。」

陳阿尖星夜趕回家中,在燭光下,發現肩膀已經完全青紫了,醫了數月,傷才痊癒。然而他賊心未改,後來又被抓獲。陳阿尖因犯案累累不知悔改,被判了死判。

陳阿尖臨刑之前,要求他的母親來到刑場,說他想再含一次母乳,死了才會瞑目。母親憐憫兒子,袒胸讓他含乳。豈知,陳阿尖狠力咬掉母親的乳頭,且恨恨地說道:「你若是早教我走正路,我何至於有今天!」

從這個故事中陳阿尖的身上反映了一個常理,愛子不教成大錯啊,不教之愛是錯愛!不僅害了孩子、害了世界,也害了自己。

@*#

資料來源:清《檮杌近志》

民間故事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弟子中有一位得到宿命通功能、證得阿羅漢果的女比丘尼。有一次,女比丘尼向眾人述說了自己這一世曲折的人生遭遇。她為何四嫁三喪夫?為何後來卻能證得果位?
  • 古人說「人在作,天在看」,此話絕對不假。看一個默默行善不求回報的人,怎樣得到神助!
  • 中國古代每逢朝代更迭、社會出現動盪時,通常會強盜盛行,他們大多是被逼無奈、為了生存而走上這條路的。不過,由於當時的社會道德仍維持在一定水準,即便是強盜也多少秉持儒家思想,對至孝之人、對恪守道義之人,也都保持著應有的尊敬。史書記載了一些這樣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