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簫牽姻緣 夫妻雙雙入漢霄

文/杜若

明 唐寅 《吹簫仕女圖》。(公有領域)

  人氣: 334
【字號】    
   標籤: tags: , ,

洞房花燭夜,一對新人各自談論鐵簫來歷。二支仙界之寶落入凡間,寄身名流,找到自己的知音。這對夫妻宛如神仙眷侶,了卻世緣後,化仙而去。留下悠揚簫聲,迴蕩天地間。

海寧縣有個書生叫嚴湛,字露文,是一位名士。平日為人落拓豪放,因家境貧窮,他一直沒有娶親。

山石崩裂 鐵簫現身

有一年,他獨自帶著乾糧遊覽天台山,觀賞石梁瀑布。但見瀑布飛流直下,積雪似簾,奔瀉之聲猶如雷震,動人心魄。嚴湛慨然賦詩,曰:

「美人不來雲不住,萬古長橋矗蒼霧。青松翠黛挺瘦枝,雲意欲凝山骨露。不知何日飯胡麻,洞口桃花渺無路。夜深環珮或來游,憶否劉郎採藥處。」

他朗聲吟詠,遙向山靈祝敬。忽然,聽到一陣響聲,循聲望去,但見山崖旁一塊大石崩裂,裡面橫著一根鐵物。他奮力拉出來,一看原來是一支鐵簫。他將鐵簫放在水裡洗去斑駁鏽紋,簫身頓時現出原貎,光彩陸離。

嚴湛本就擅長吹簫,隨即吹奏一曲。簫聲婉轉悠揚,可泣鬼神。他感謝山靈對他的恩惠,就將鐵簫帶回寓所,裝進錦囊,珍藏在檀木盒裡。從此,除非遇到奇人高士或俠客仙道,這支鐵簫他不輕易示人。

宋佚名《高士觀瀑圖》冊頁
宋佚名《觀瀑圖》冊頁。(公有領域)

惡蛟行凶 老翁仗義除惡 

第二天,嚴湛前往錢塘遊覽,半途遇到一位銀鬚白髮的老翁。老翁身著寬袍,戴著斗笠,行走時,腳下不時生出雲氣。嚴湛深感奇異,沒敢與他交談。

中午時,兩人先後進入村裡的客店休息,老翁正好坐在嚴湛身旁,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嚴湛請他喝酒吃肉,熱情地招待他。老翁秉性豪放,爽快地接受他的招待,食量之大能抵數人。

待吃飽喝足後,老翁愜意地拍著肚皮說:「真痛快。在塵世遨遊幾個月,都未能像今天吃上一頓飽飯。」他稱嚴湛是個慷慨有義之人,答應日後一定報答他。嚴湛問他姓名,老翁只笑不語,一會兒就起身離開了。

次日,嚴湛踏上大道,繼續漫遊,忽然遇到山洪暴發,惡水似排山倒海般,向嚴湛洶湧奔來。嚴湛大驚,趕緊跑到一處高地,轉眼水位暴漲,幾乎快把高地淹沒了。他恐慌地四處張望,忽然看見那位老翁在驚濤駭浪中,一邊跳躍,一邊大聲吆喝。不一會兒,他斬殺了一物,狂浪頓時變小,漸漸地趨於平靜,最後慢慢地退去了。

老翁提著那東西的頭,從水中跳出來,告訴嚴湛說:「這是一條惡蛟,它知道你的行囊中有寶物,想把你吞了,再搶走寶物。」老翁除掉惡蛟,讓嚴湛放心地趕路。嚴湛急忙作揖道謝,邀請老翁一起同行。老翁說:「日後再見吧。」說罷就走了。嚴湛看他赤腳走在泥路上,健步如飛,一點也沒有老態龍鍾之相。

鐵簫落水 水神另獻「瓊液」簫

嚴湛來到錢塘,便去謁見太守鍾君。鍾君與嚴湛之父是世交,堅持請嚴湛加入幕府。鍾君熱情相待,兩人每日飲宴談論,相處十分融洽。

一天,嚴湛泛舟西湖中,美景當前,他抽出鐵簫吹奏。簫樂聲起,霎時間萬籟俱靜,只簫聲悠揚。這時,那位老翁忽然現身,朗聲說道:「知道你不吝嗇,今日就請老夫飽餐一頓。這幾天忙著辦事,幾乎要渴死餓死了。待我作回月下老人,就回歸那空無之地,逍遙自在。不再因吃喝問題,麻煩他人了。」嚴湛爽快地答應了,趕緊吩咐僕人去買酒食,款待老翁。頃刻之間,所有飯菜被老翁一掃而光。嚴湛取出鐵簫吹樂助興,簫聲嗚嗚咽咽,悠悠揚揚,仿佛仙人戲海之樂。

老翁側耳聆聽良久,然後借過鐵簫,放在手中把玩,對嚴湛說:「這支鐵簫是仙人收聚鐵洲之鐵,由雷神煽風,風神燒火,熔鐵鑄造而成。」原來這是仙界之物。

老翁說著,忽然「叮咚」一聲,那鐵簫竟然滑落,掉入湖水中。嚴湛知道老翁是神靈,一點也沒有露出惋惜的表情。老翁拍手大笑,說:「公子如此雅量,就像東漢孟敏一樣,瓦器墮地而心不驚。我應將寶物完璧奉還。」只見他伸出手指,對著湖水念動咒語,不一會兒,水面露出一隻青藍色巨掌,像畚箕一樣大,高舉著鐵簫露出水面。

老翁取過鐵簫,叱退了水神。嚴湛接過鐵簫一看,大吃一驚,原來已不是先前那支。以前的那支鐵簫上面刻有篆文「石華」,而這支卻刻著「瓊液」。

老翁解釋道:「以前那支鐵簫是雄的,現在這支是雌的。它們質地一樣,發出的聲音卻不一樣。總之,寶物終究要返回天上。現在人間,只不過暫且寄身名流,用它撮合好事罷了。」說罷,老翁飄然而去。

嚴湛試著吹奏一曲。簫樂竟能感動深水蛟龍。他心知,這非世俗凡簫可比,於是鄭重地珍藏起來。

清 金廷標《吹簫召鶴軸》局部。(公有領域)

竹簫暴裂 老翁贈「石華」

鐘太守有一女兒名叫葆瑛,剛十六歲,天生麗質,也是一代佳人。她隨父親來到任所,因喜愛西湖美景,就請父親在雲水深處為她修建了一座館舍。葆瑛最善於吹簫,就把這處館舍取名為簫樓。

簫樓書架上,陳列著萬卷詩詞,百函道書。平日,葆瑛穿著盛裝,焚上檀香,靜靜地閱讀。有時會在山雨過後,划船到西湖蓮花叢中吟詠。有時則在晴朗的夜晚,換上男裝,騎馬出遊。有時到峻峭的山峰上,倚山吟詠,或拔劍起舞。舞姿之美,令遊人以為是天仙下凡。

一天夜裡,她換上布衣荊釵,帶上一名婢女,將船划入浩浩渺渺的蘆葦叢中。月色如晝,她取出竹簫吹奏自作新曲。夜色靜謐,簫聲悠揚,天上的月亮和雲彩仿佛都為之駐足,靜靜地聆聽。

一會兒,葆瑛聽得遠處水面上,隱隱地傳來歌聲,搖櫓聲。當聲音越來越近,趁著夜色,葆瑛看見一位老翁駕著小船,緩緩駛來。老翁向葆瑛借簫吹奏,不料竹簫剛到嘴邊,卻突然暴裂了。葆瑛也不氣惱,只是微微一笑說:「不過是根廢柴罷了。」她說,竹子是人間燒火用的材料,只有天上的鳳尾竹,才值得讓人珍愛。

老翁托言說,昨夜打魚意外得到一支鐵簫,送給葆瑛。起初,葆瑛吹不響鐵簫,老翁教她運氣、指法,並略略吹奏了幾段小曲,只見大魚跳躍起舞,天風浪浪吹拂,月色竟也黯然失色。

葆瑛聽得如痴如醉,向老翁深深行禮,想拜他為師,學習簫藝。老翁搖搖手,說日後自有有情人與你切磋簫藝。說完,就搖櫓離開了。

葆瑛帶著鐵簫回到官署,像獲得奇珍異寶一樣,終日用它練習吹奏。每當豁然領悟到簫樂妙處,就像得到仙人傳授一樣,心情格外喜悅。

聽簫樂仙韻 作詞寄遐思 

一天夜裡,太守舉行家宴,葆瑛作了一首新詞,為父祝壽。她取出鐵簫吹奏新曲,樂音之美令太守深感詫異,於是細問鐵簫由來。葆瑛就把經過一一告訴了父親。鐘太守認為此事實在神奇。

當時,嚴湛正呆在屋內,忽然聽到熟悉的仙樂聲,心裡驚奇,那樂曲很像用「石華」簫所吹奏。然而,「石華」簫已被河神拿走了,怎麼還能回到世上呢?嚴湛聽著簫樂,依照《壺中天》詞牌,填了一首詞,曰:

「誰家仙韻,遏行雲,驚起棲鴉眠鶴。不是吳門行乞慣,不是東坡游躅。瓊液新收,石華舊隱,冰繭蠶抽獨。一聲聲慢,餘音到耳棖觸。

知否劍返延津,珠還合浦,靈物雌雄逐。如訴似愁難覓耗,鸞馭乍停弄玉。璧月涼生,蘭膏彩匿,小度參差玉。情人何許,按譜應來商略。」

他把詞寫在青箋上,早晚吟誦,以寄託遐思。

圖為宋 趙伯駒《仙山樓閣》局部。(公有領域)

洞房花燭夜 始知「月老」為何人

一天,太守偶然來到嚴湛房中,見到這首《壺中天》詞,十分讚賞他的才華,隨即命人擺酒宴,並傳呼樂伎奏樂助興。嚴湛讓書僮取來「瓊液」簫,想為太守吹奏一曲。

太守一見此簫,覺得很眼熟,盯著簫看了很久,繼而問道:「你的簫也是鐵鑄的嗎?」嚴湛說起此簫的來歷。太守驚歎:「真是一件神物!」

次日,太守派人請來嚴湛,願將女兒許配給他。嚴湛惶恐,卻也難以推辭太守的美意。太守選好良辰吉日,為他們舉行了婚禮。

這對新人在洞房花燭夜,各自講述鐵簫的神奇來歷。原來是那位老翁作了一回月老,用鐵簫撮合了這樁婚事。只是他們不知老翁名號,只好恭敬並立,齊向空中焚香致謝。

入山修道 夫妻雙雙飛漢霄 

次年,嚴湛中舉,又考中進士,但他無意於官場仕途,告假回到錢塘居住。太守去世後,嚴湛夫婦護送靈車返回原籍安葬,卻在半途遇到一群響馬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隨從侍衛不敢抵抗,只見嚴湛與葆瑛喝住賊人,取出石華、瓊液兩支鐵簫禦敵。

他們揮手一揚,從每支簫中飛出一條小青龍,它們凌空飛騰,猶如冰雹橫飛。盜賊以為天神下凡,紛紛跪拜求饒,轉眼四散逃離。再一看,小青龍不見了,而鐵簫依然在他們手中。

嚴湛夫婦回到原籍,辦完葬禮,就遣散了家僕,各自換上道服,騎驢前往天台山。他們在石梁西畔選一佳地,搭了一間茅屋,就此住下。每當風清月明之夜,兩人便取出鐵簫,齊向虛空吹奏。每到此時,就會有仙鶴飛來,三三兩兩,或閒步或駐足傾聽。

三年之後,茅屋忽然無故起火,轉眼化為灰燼。嚴湛與葆瑛彼此會心一笑,自知世緣已了,雙雙飛入雲霄,再也不見蹤影。留下一樁聞世傳奇,百代流芳。

宋緙絲和鳴鸞鳳圖。(公有領域)

事據《夜雨秋燈續錄》卷二@*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她一降生,他就在一個地方等著娶她了,無論貧富懸殊、丑美不配,甚或相隔萬里,只要紅繩一拴足,誰也逃不脫,必成夫妻。
  • 元 劉貫道《竹林仙子》,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如申天師所言,一百年後,張雲容遇到薛昭,二人成就了夫妻姻緣,她感嘆道:「這是宿緣啊,並非是偶然。」
  •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茫茫人海中,兩人能結為連理,這是何等緣分!難怪中國人要說「姻緣天注定」。姻緣既然天注定,那當然是人生大事,每對終成眷屬的有情人莫不希望自己的婚姻路上能天長地久,千里共嬋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