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壞壞萌雪怪》影評:雪怪魅力滿分的可愛作品

蔡宜霖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人氣: 297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報導)傳說中的生物「雪怪」,有時也會成為電影的素材,如2018年上映的《小腳怪》(Smallfoot)等。今年則有夢工廠推出的《壞壞萌雪怪》(Abominable),是部充滿想像力與趣味性的動畫電影。

女主角小宜是位居住在中國上海的少女,某日她突然在自家公寓屋頂發現了一隻從實驗室脫逃的小雪怪,並將牠命名為埃佛勒斯。不願意讓雪怪再次被人類抓住的小宜,於是與兩位死黨阿靖、潘潘攜手合作,3個孩子一起幫助雪怪躲避人類追捕,並幫助牠返回家鄉聖母峰。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小雪怪塑造討喜

小雪怪自然是電影的最大看點,本片對此的呈現也相當討喜。埃佛勒斯的造型十分可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漂亮的白色毛髮、極為溫馴的個性等特質,都讓牠能夠輕易擄獲觀眾們的心。加上埃佛勒斯仍處於幼年,童心十足的牠,也能輕易與3個孩子中年紀最小的潘潘成為好玩伴,與人類一起玩耍時更儼然化身成最佳兒童寵物,可愛指數滿分。

特別的是,這隻小雪怪不只是普通的珍奇異獸,還具備了魔法能力!且能力相當多樣、法力高強,儼然可與中國的傳說神獸「龍」相提並論。埃佛勒斯的魔法屬性,也讓《壞壞萌雪怪》多了分奇幻元素,而且電影對於牠魔法本領的呈現,更堪稱多場藝術盛宴,每每都能締造相當出色的視覺享受,讓人十分滿足。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本片的故事舞台在中國,女主角與她的兩位好友也都是中國人,這樣的設定也賦予本片不少東方色彩。由於文化隔閡的因素,過去好萊塢所製作的東方題材電影,看在東方人眼裡常常會感到尷尬或充滿嘈點,不過《壞壞萌雪怪》是美、中兩國合作的電影,因此儘管導演吉爾‧庫爾頓(Jill Culton)是道地的美國人,但電影在中國人生活型態的刻畫上,看在華人眼中仍顯得相當貼切、自然,這也成了本片較為成功的部分之一。

就故事的呈現而言,《壞壞萌雪怪》也有著上乘的水準。首場戲多次運用小雪怪的視角加以呈現,讓有關雪怪逃脫戲碼的呈現,顯得毫不呆板,而且讓觀眾頗能融入埃佛勒斯的處境。有關女主角小宜的人物刻劃,也相當的簡潔有力,其總是幹勁十足、具有刻苦精神、默默地為夢想而努力的人物形象,在片中被刻畫得很具體。小宜的個性也與冒險家的特質相符,因此角色日後的選擇,也得以與故事的發展相匹配。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小宜的兩位朋友中,潘潘與小宜的特質較為類似,阿靖則區別較大,屬於較安於舒適圈的都會時尚男孩,一開始對參與冒險較為抗拒。這樣的角色塑造,也得以為電影增添一些基本的小衝突,同時為刻劃角色成長創造條件。這屬於較基本的電影套路,不過阿靖一角對故事的重要性絲毫不低,因此絕非缺少亮點的角色。

雪怪魔法是闖關關鍵

這場護送小雪怪返鄉的旅程,電影的塑造也稱得上跌宕起伏,劇情張力絲毫不缺。當小宜一行人遇到難以克服的危機時,埃佛勒斯都能適時地展現魔法,幫助大家闖關成功;每次幾乎都借助雪怪的能力解決問題,乍看之下或許較為公式化,不過本片藉著讓埃佛勒斯展現不同的魔法來創造新意,因此儘管套路較為單一,但還是能讓觀眾們保持好奇心。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而人類對小雪怪的追捕,也讓《壞壞萌雪怪》多了分正邪大戰的元素,這部分的塑造,一開始會讓人以為相當的套路,又是歸因於人類對珍奇異獸的不良私慾。不過,編劇對此安排了兩項重要的轉折,讓故事面向不會過於呆板,為劇情增添一定的含金量。正反兩方交手的過程,在片中的呈現也有達到商業電影的該有水準,繳出了合格的成績單。

就冒險本身而言,諸多角色都有著不少收穫,讓這場旅行不至於只有護送雪怪返鄉這項意義。對於從小志在環遊全中國的小宜來說,這場旅程也讓她意外的圓夢成功。同時她所擅長的拉小提琴技能,在片中也因為一場意外事故,讓這項元素有了嶄新面貌。對阿靖而言,則是走出個人舒適圈的大突破。甚至原本致力於追捕雪怪的人類要角,都有了正向的反思,改變了故事走向。

以故事題材來說,《壞壞萌雪怪》或許不算太有新意的作品,不過雪怪的魔法屬性成功為電影增色不少,加上故事始終不會缺少娛樂性,相信會有不少觀眾喜愛本片。◇

《壞壞萌雪怪》劇照。(環球影業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