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來到銅鑼灣 不同族裔學生反《禁蒙面法》

10月5日,香港民眾發起「全民蒙面遊行」,抗議《禁蒙面法》。(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7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為了抗議香港政府10月4日宣佈的惡法《禁蒙面法》,以及民眾對港府及港警的不信任,香港民間發起抗議遊行。在未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5日下午2點大批民眾聚集銅鑼灣。除了有年輕人,還有許多中年人、銀髮族。香港民眾再發起「全民蒙面遊行」。

就讀中學的A同學:我們也會像烏克蘭的人那樣

正在就讀中學的A同學(志誠/大紀元)

港府宣佈《禁蒙面法》在5日生效,正在就讀中學的A同學今天依然戴口罩來到銅鑼灣參加「全民蒙面遊行」,她說:「第一點,因為我覺得戴口罩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第二點,其實戴口罩不代表什麼,政府是不可能用《緊急法》來直接實施這個《禁蒙面法》,所以我覺得,大家已經不分黃跟藍,支持警察也好,支持示威者也好,這個已經不關政見問題,這個是我們的良知問題。」

當聽到「港府今天推了這個法律之後,可以大搜捕,或者進一步抓人,那為什麼你們還站出來?」時,A同學回答說,「如果我們再不站出來的話,香港就會成為一個極權社會,我們再不能像之前那樣可以很自由的去表達自己的訴求,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我們會以之前烏克蘭做例子,我們也會像烏克蘭的人那樣。」

在返送中三個多月的抗爭中香港年輕人感動了全世界,A同學說:「我覺得,我們年輕人並不是什麼角色,而是說,我們想讓人知道,我們其實每一個人都有發聲的權利。你可以看到,警察怎麼對我們,不要說對我們這些示威者,就是對一般的市民,警察也可以粗口罵人,又推搡示威者。他們還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對待剛剛下班的市民,其實人家是無辜的。」

港警已經對著十幾歲的中學生開了槍,A同學沉痛地表示,「我作為一個中學生,我會覺得,對著一個十幾歲的人射槍,還是實彈,我們每一個人都會覺得很痛心。我覺得,作為一個香港市民,一個普通人,一個有良知的人,我會很痛心,很心痛,我會覺得很不開心,很傷心。」

她還會希望這麼多市民,可以看這個《大紀元時報》,可以多關注在香港發生的事。「不要只是看我們怎麼破壞,不要只是看我們做錯了什麼,換個角度看,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

她說,「好多人說我們被洗腦了,好多人說我們收錢,好多人說我們有大台(領袖),還有人賄賂我們,再難聽的話我們都聽過好多次。這麼多事情,這些話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在街上走一走都被人說成是暴徒、蟑螂,究竟我們是不是真的暴徒呢?有沒有人知道我們做了些什麼?還有不可以因為我們是年輕人,不可以用我們是年輕人這個來打壓我們。」

最後她說,「我們也是人,應該有應有的權利,還有,希望聯合國能真的關注我們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香港人很多已經聯署簽名,跟聯合國的人去說,去申述我們香港現在的境況,我現在只是希望聯合國的人可以看清楚我們香港現在發生的事。」

澳洲裔女學生:我愛香港,愛香港人

澳洲裔女學生(志誠/大紀元)

在銅鑼灣「全民蒙面遊行」中有一位澳洲裔女學生,手上拿著中文標語牌,她說,「我覺得我是香港人。雖然我不是本地人,不會說粵語,但我在香港出生長大。」

「這一切……昨天發生的一切,讓我感到憤怒難過。港府不傾聽人民的聲音,非常令人失望。」她說。

澳洲裔女學生還告訴記者,她的父母是澳洲人。她說:「我愛香港,愛香港人。但我不喜歡香港政府和警察。我小時候覺得警察保護市民,但現在看到不是這樣。我覺得解放軍和香港警察裡有滲透,這樣就不好。」

5日香港民眾發起「全民蒙面遊行」,抗議《禁蒙面法》,她說,「我總是戴口罩。從昨天開始,最重要的是我們民眾要站出來(抗議)政府,沒有經過立法會,就實施了這條可笑的條例。港人對特首、對港府非常憤怒。香港已經變成獨裁統治。」

澳洲裔女學生希望世界都來關注香港,「我有很多海外的朋友。我去海外的時候,都盡可能傳播消息。」她告訴記者。

她說:「我們從來就不能選自己的港府,即使我們能,而所有的候選人都是親北京的。真的,這根本不是普選。我們看到在新疆發生的事,現在就要發生在港人身上了。這是文化滅絕。這也是為什麼10月1日中共70周年,我們決定不慶祝,而是哀悼。」

澳洲裔女學生表示,抗爭持續,不想離開,要抗爭。因為一個人走了,2個人走了,100個人走了,「那我們就會讓香港更快地被中共統治。我們都不想。所以我要盡我所能地抗爭下去。」 她還說,「我認識的很多外籍人士都很支持這場運動。我的海外親戚很擔心。我想,一些媒體扭曲了抗爭者的形象,讓他們看起來像暴徒。我不認為這是暴亂。是有一些針對性的行動,損壞代表鎮壓的一些機構,比如,中國銀行、親中共的公司和店鋪。這不是暴亂,而是針對性的行動。所以,我們要很仔細區分。」

最後記者問道,會唱《榮光歸香港》嗎?她表示歉意,「我只會唱英文版,我不會用粵語唱,因為我粵語很差,歌詞了解一點,不好意思。」#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10-06 7: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