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強黨的領導」遏不住經濟頹勢(上)

十一前經濟學者發難 怒抨中共制度

在中國經濟方面,民企的生存問題尤為突出,大量民企正在倒閉、出走或在困境中掙紮。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人氣: 98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今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但中共諸事不順,面臨中國經濟持緩、貿易戰何時休兵、香港反修例運動及西方社會強烈抵制中共等問題。在中國經濟方面,民企的生存問題尤為突出,大量民企正在倒閉、出走或在困境中掙扎。

這個系列的文章分為上、下兩篇。上篇說的是在中共當局不斷「加強黨的領導」思路指導下,學者揭露國企如何占有資源壟斷地位,以及民企如何掙扎求生的。下篇說的是習近平首先利用回歸中共原教旨打擊政敵,之後卻無法擺脫困境的故事。

2019年中共國企及相關方大量收購民企

在中國大陸,目前中共「國進民退」(國企進民企退)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據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的數據,今年1至6月,中共政府支持的企業總共購買了47家上市民營公司的股份。相比之下,2018年全年此類交易為52筆。

這些數據包括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投資工具收購的民營企業股份,購股規模從不足1%到100%不等。

惠譽的數據並不完整。根據天風證券(TF Securities)1月份的估計,從2018年10月開始,地方政府和與政府有關的實體迅速籌集了大約1,000億美元的「紓困資金」,主要用於投資。國企可能會更積極地參與入股民營企業。

「十一」前 多名學者炮轟中共經濟制度

「十一」前夕,大陸自由派民間智庫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中共前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分別在外媒發文炮轟中共經濟制度。

9月20日,盛洪在英國《金融時報》發文指,在經濟顯著放緩的過程中,國有企業的表現是重要因素。國企高管群體在享有著巨大的國有資源優惠和政府補貼的同時,又是一個政治上的強勢群體,讓他們放棄利益幾乎就是與虎謀皮。

文章批評,國企有5類特殊利益。第一,不交利潤,即資本成本為零。雖然自2007年始,它們貌似每年上交數百上千億元的利潤,但又以補貼或再投資的形式投回到作為整體的國有企業中去。第二,對於已劃撥的國有土地不交地租,即土地成本為零。雖然有些上市公司象徵性地給母公司交一些地租,但這些國有母公司卻將此作為自己的收入。第三,獲得低息貸款。據劉小玄等人的研究,國企實際上只需要支付1.6%的融資費率,而市場利率水平約4.68%。也就是說,國有企業可以只支付平均市場利率的34%的融資成本。第四,擁有壟斷權。據盛洪的研究,國有企業的壟斷權,使其增加相當於營業收入的4.8%的收入;或按製造業增加值率22%計算,相當於增加值的21.8%。還有低價獲得國有自然資源的開採權,並時常獲得政府的資金補貼。

文章說,國有企業是一個資本成本減少100%,土地成本減少100%,貨幣成本減少66%,壟斷利益增加相當於增加值的21.8%的企業。將這些要素成本減免的利益折合成增加值的份額,約為61.2個百分點,「我們也可稱之為『國企租』」。

文章雖沒直接說到民企,但從中可看出在大陸,民企的待遇遠不如國企。

另一名在外媒撰文的經濟學者是中共前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

賀鏗在文章中表示,中國經濟在2010年起開始下行,中美貿易戰只是其中一因,他認為更主要原因是中央宏觀經濟調控未有堵塞漏洞,以及「民營經濟退場論」等極左思潮。

文章說,政府大搞公共投資,如高鐵地鐵及高速公路,資金只是來自擴張財政,擴張銀行貸款,加上地方政府拚命賣地,盲目發展房地產,最終導致消費減少,房地產等資產泡沫不斷擴大,令企業債務、政府債務不斷增加。同時賀還呼籲中共避免「國企進民企退」。

他形容道:「現在累積的經濟風險因素已經到了可怕的程度。」

大陸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大跌8.8%

今年9月,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字顯示,1到8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額為400,628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5.5%,繼續下行。

其中製造業占相當比重的民間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大跌超過8.8%,至236,963億元。

大陸經濟界對民營企業歷來有「56789」的說法,劉鶴也在一次會議上承認,「民營經濟在整個經濟體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貢獻了50%的稅收,60%的GDP,70%的技術創新,80%的城鎮勞動就業,90%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

從9月公布的數字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與全國固定資產投資額之比,已經跌破了60%。

一篇文章透露民營企業大消亡

去年大陸網上有消息說,現在中國每年有60%的民營企業在倒閉,特別是小型的私人企業。

去年9月,微信公號「正和島」的文章《我一個年收過億的製造業老闆,連500萬都拿不出來!》在網絡熱傳。文章引用一名製造業老闆的話說,為什麼停產了?「維持不下去」,為什麼維持不下去?「維持也是賠錢,現在成本高,利潤又低」。

文章舉了多個製造業老闆的自述:「鑄造廠老闆:出租廠房比開工廠掙得還多。」「製造業工廠老闆:操著賣白粉的心,賺著賣白菜的錢。」模具廠老闆表示,「我們做製造業的,規模搞得越大,死得越快,所以我們很擔心行業被資本盯上。」

「一些小公司如果要用現金去交300萬元的稅,這300萬元的現金流足以把一個營業額在四五千萬的廠直接壓死。讓一個有一億營業額的企業拿500萬元現金,都絕對拿不出來。」

「去年我有70多號人,今年降到14個人,相當於有50幾個家庭因為這個工廠裁員,失去經濟來源了。這50幾個員工一個月在我這裡每人可以拿七八千,現在他們要另外找工作了。」

習當局打中共原教旨旗號 加強對民企控制

從「十八大」後,習近平就打著中共原教旨的旗號,清洗江派及其他政敵。在「十九大」上,習近平獲得中共「核心」稱號,同時宣稱將繼續「堅持中共的領導」。中共的觸角也不斷伸向政治、經濟、社會領域等方方面面。

隨著2018年美中貿易戰的爆發,中國經濟的持續下行,很多民企業主或關門、或套現走人。中共在經濟領域加強了對民企的控制。

9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退休。9天之後,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卸任騰訊徵信的法人一職。9月20日,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卸任聯想(天津)法人職務,並不再擔任公司董事。

9月12日,中共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於加強和規範事中事後監管的指導意見》規定:針對市場主體建立「吹哨人」、內部舉報人等制度,對舉報「嚴重違法違規行為」和「重大風險隱患」的有功人員予以重獎和嚴格保護。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搞的所謂「吹哨人」、「舉報人」制度,都是「群眾鬥群眾」的手法之一,目的是嚇唬那些企業,使他們未來能更聽中共的指揮。

《紐約時報》今年9月23日報導,北京當局正大量收集來自各種政府機關和產業機構的數據,包括法院判決、付款資料、環保記錄、版權侵害、甚至是公司雇員裡共產黨員所占的比例等等。

9月份,中共中央經濟規劃機構宣布已完成第一期對3300萬家企業的評估,給他們的打分從1到4分不等。

「它是要影響企業的決策,使其遵循中共的意願,」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薩曼莎·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說。

從去年開始,中共當局已強迫全國企業,包括民企甚至外資企業設立中共黨委,接受中共領導。

今年9月20日,中共杭州市委、市政府向阿里巴巴、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派駐100名機關幹部作為「政府事務代表」,時間為一年。

這些事件使外界確信中共未來將對民企實施更多控制。

中共高層學習《共產黨宣言》 民企信心遭重創

今年4月,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向松祚談及2018年導致中國經濟惡化的原因,他認為最主要有三個,第一就是民營企業信心遭受重創。

向松祚說,如去年5月北京隆重舉行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最高決策層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很多民營企業家看到這個消息非常疑惑。因為誰都知道,《共產黨宣言》的核心主張就是消滅私有制。很多企業家開始憂慮恐慌。很多企業信心受到打擊,沒有信心長期投資,甚至急於想套現走人。

向松祚透露,今年兩會期間,中共最高檢一名副檢察長講了一番話。他說到某個省去調研,那個省排名前100位的民營企業家,竟然有40多位被抓走了。

他認為,近年來,中共打著「黨領導」的旗號,刻意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國進民退論」不斷升級,讓私營企業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去年9月11日,大陸「資深金融人士」吳小平的文章《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掀起軒然大波。

耐人尋味的是,之後雖然中共文宣對文章提出批評,但吳小平本人並沒有受到任何的處理或追究。#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9-10-10 11: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