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一個旅人,在西拉雅

在西拉雅,聽見臺灣的心跳聲

作者:褚士瑩
西拉雅國家風景區位於臺灣臺南市嘉南平原東部的山麓地帶,轄區內有關子嶺、烏山頭水庫、虎頭埤水庫、曾文水庫等知名風景區及左鎮文化區。名稱源自昔日分布此區的臺灣原住民西拉雅族。圖為《一個旅人,在西拉雅》內頁。(大田出版公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雖然經過四百多年外來文化的衝擊,西拉雅融合南臺灣的生活,卻也保有著與其他族群有所區別的文化特色。就像「祀壺」一樣,西拉雅族人置於家屋、公廨的瓶、矸、甕,只是容器,並不代表神體或神像,破了可以換,不拘形式。

人類學家據說還曾經在公廨發現有人用養樂多的瓶子代替祀壺,搔破了頭也想不出為什麼西拉雅族人可以這麼隨興!

喔對了,差點忘記破了的祀壺,我那只西拉雅的陶碗,故事還沒有結束。

我找到一個會做金繼修復工藝的設計師朋友Leona 幫忙。

金繼又稱為金繕,是一種使用天然漆修復陶瓷的方法,沒有化學成分,待一段時間完全乾固的修復方法。

最特別的地方是,金繼並不是讓損壞或裂痕隱形消失,反而是將缺陷裂縫描以純金純銀,突顯不完美,展現世上獨一無二的本體。

朋友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慢慢修復完工。

兩個月對於都市人來說很長,花兩個月修復一只陶碗,更是不可思議的事,但是對於西拉雅來說,時間從來就不是問題。

就像被遺落四處、甚至遺忘許久的西拉雅,就算變成碎片,只要留著碎片,把碎片慢慢找回來,就可以修復成原來的樣子。

不,應該說,比原本更美的樣子。

臺灣遺忘西拉雅太多、太久。我不是西拉雅在地人,但我們每一個人,當然可以是連結、縫補西拉雅跟臺灣的那一道金線。

於是,我們都變成了西拉雅的一分子。

連「臺灣」這座島嶼的名字,都是向西拉雅族借來的。臺灣過去叫「夷洲」、

一個旅人,在西拉雅》內頁。(大田出版公司提供)

「流求」、「東番」、「福爾摩沙」,但是那都不是臺灣。西拉雅族人最早稱臺南安平這座小島叫Taivoan,後來才擴指整座島嶼叫做「臺灣」。

每當我搭乘飛機,在臺灣上空俯瞰時,總會對臺灣的自然美景感到震懾。但當我在陸地上,仰望著頂樓加蓋鐵皮屋和非法的歐風農舍時,卻又感到不解。

臺灣的生活美感是什麼?從哪裡來?又會往哪裡去?西拉雅的山間有沒有我們想要尋找的答案?

握著修復的西拉雅陶碗,我坐在飛機上,看著臺灣從視線當中逐漸消失,我的耳邊迴盪著歆淳說的話:

「我們不能只把陶土當作工具,試圖控制它,而是期待萬事萬物皆能被好好對待,去傾聽、理解陶板在含有水分時,具有的柔軟性和張力,用我的手、我的心,跟它合作共舞,展現原本的色澤和質感。」

我想歆淳說的,不只是陶土,也不只是西拉雅,而是整個臺灣,以及代表臺灣的生活方式與精神。

因為我們有幸繼承了西拉雅的在地生活美感,才讓這塊土地上的生活充滿了溫暖的象徵。

按著自己的胸口,我聽到西拉雅(Siraya)的心跳聲。

我聽到,臺灣(Taivoan)的心跳聲。

我聽到,人(Siraya)的心跳聲。

我們以為這裡什麼都沒有。其實,這裡什麼都有。◇

——節錄自《一個旅人,在西拉雅》/ 大田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一個旅人,在西拉雅》/ 大田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如果沒有媽媽的陪伴和堅持,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下,我可能被成績壓垮,變成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讓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條可以選擇。
  • 父親說,一過立春,十香菜便經常出現在老家的餐桌上,除夕的年夜飯更非得有一大盤不可,因為十香菜有「十全十美」的寓意。
  • 花 杯 下午茶
    就在這安靜下來的時刻,我們聽見鳥囀鶯啼,春風拂過樹梢婆娑作響,這些來自山林的天籟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方才被人造的聲音淹沒了。
  • 史考特.凱利 Scott Kelly
    史考特·凱利(Scott Kelly)來自美國紐澤西州的貧窮問題家庭,他不是精英,也不是富二代,但他用自己的方式,當上了太空人,活出了理想的人生。
  • 湖
    如果預知自己的死期,你會怎麼過你的人生?
  • 如果生活支離破碎,誰能陪你走過艱難時光?或許貓比我們,更懂人生……
  • 在許多人眼中,莎拉擁有完美的人生,有份體面的工作,有個相戀多年的男友,衣食無虞,未來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見一隻聲稱自己能夠預言的貓,接著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 沒有人天生會做父母,父母一職必須學習。何況我從小沒有母親,無從模仿,對母親形象的塑造,多半來自於自身多年的渴求與企盼。
  • 台灣,被譽為「美麗之島」。其來有自:16世紀期間,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擴展勢力,該國人士飄洋過海,到處尋找可擴展之處,有一天於航海時發現台灣,大呼:「Ilha formosa!」(美麗之島!)
  • 我看過一個美食視頻,講中國人喜歡見面問「吃了嗎」的含義,是說因為以前人是餓著長大的,所以見面首先會問這個問題。而我對美食的理解是愛——全部關於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