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眸】承製御藥200年 同仁堂夢斷誰手(下)

文/宗家秀
北京同仁堂的珍貴藥膳(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32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北京同仁堂,前身是樂家老鋪,由康熙八年(1669年)間太醫院吏目樂顯揚開創「同仁」堂號而得名,至1954年近300年間,同仁堂品牌堂號、資產及配藥祕方均為樂氏家族持有,祖遺代傳。1723年雍正元年,開始供奉御藥,歷經八代皇帝,歷時188年,獲皇權特封,書寫了同仁堂老字號的輝煌歷史。

1954年同仁堂第13代傳人樂松生「主動」請求公私合營,以年定息6.16萬元(舊幣)的收益交出了金字招牌的樂家同仁堂,自此,同仁堂不再姓樂。1968年4月,樂松生一家三口命隕文革。

接上文

仁行天下 同修善德

樂家從康熙至道光年間也曾幾度因經營不善而面臨危局,引入外氏股份,但因同仁堂號保持不變,且樂氏從未徹底撤股,使得樂家同仁堂得以起死回生。

樂家第10代傳人樂平泉精研製、善經營,道光二十三年(1843),他將同仁堂的經營權從董氏手中取回。之後,他配製了虎骨酒等百十種新藥,還建立了前店後廠的經營模式,建立「自東自掌」的管理原則,即從進藥材到配製,一切都有自家人親自掌控,他甚至不許子女經營其它行業,不開設同仁堂分號,這樣就有力地保證了資本和技術的集中,增加了市場的競爭力。

中國傳統的商人,向來注重商道,以商踐道。同仁堂在極盛時期,仍不忘仁行天下、同修善德。同仁堂在各省舉子參加京城會試之際,經常免費派送給學子們藿香正氣丸、四季平安散等製品,儘管是贈品,但樂家下料同樣仔細規範。

同仁堂在各省舉子參加京城會試之際,經常免費派送給學子們藿香正氣丸、四季平安散等製品。示意圖。圖為明(傳)仇英《觀榜圖》局部。(公有領域)

京城每年要挖城溝修築,時有污泥晚間弄髒了行人的衣服,樂平泉便讓人做了一批批的大燈籠,夜間高懸在路口,燈籠上的「樂家老鋪」光亮通明,照亮了路面,也照暖了夜行人的心。樂平泉還開設普善粥廠,接濟流民飢漢,興辦義學,救助失學兒童。

因過去數遭火災而造成損失,同仁堂後在大柵欄倡導成立了普善水會,同仁堂為主要會員,出資、出人,實施專業消防救火,所用設施是德國進口水車。光緒十四年(1888)臘月十五日,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紫禁城貞度門突然失火,大火直奔太和門和庫房,宮中的噴水設施達不到那樣的高度,普善水會得到火警,立刻出動,專業的操作和先進的設備很快將火勢控制並熄滅。西太后大喜,特下旨封普善水會為「小白龍」。

同仁堂第10代傳人樂平泉去世後,夫人樂許氏接管同仁堂,增設了查櫃制度,修訂了《同仁堂藥目》。抗戰時期,日本人企圖出資入股,進而占有同仁堂,遭到同仁堂後人的堅決抵制。樂許氏生有四個兒子,樂許氏離世後,同仁堂進入「四房共管」時期。

中共的「統戰」

樂松生是樂家第13代傳人,也是樂家同仁堂最後一代掌門人。

早在1949年,中共就將紅色觸角伸至樂氏同仁堂,通過地下黨向同仁堂傳人宣傳中共所謂的「保護工商業」等欺騙性政策。3月,中共組織的同仁堂工會,代表勞方與樂松生展開勞資談判,紅色職工代表拿出了階級剝削理論指責樂家四房拿錢是在剝削工人,樂家非常不理解,回答說,「我們是資方呀。」

出生在傳統商道家庭的樂松生曾在北京匯文中學讀書,當時也受到過共產主義理論的迷惑,紅色背景的同仁堂工會推選樂松生為同仁堂經理。傳統商人的仁義加上對共產主義的輕信,使樂松生在中共竊政後,很快被「統戰」。

「土改」期間,樂松生赴四川參加西南「土改」工作。示意圖。圖為中共向農民宣傳《土地改革法》。(公有領域)

「土改」期間,樂松生在中共北京市委的「關懷」下,赴四川參加西南「土改」工作,農民驚心動魄的「翻身」和地主血腥的被打倒,深深地「衝擊」著樂松生的心靈。

1950年朝鮮戰爭時,同仁堂除了按北京市國藥業捐獻計劃的34%認捐外,又多認捐2億元,最後總共認捐近7億元。

1952年中共開展「三反」「五反」運動。中共對同仁堂實施了「欲殺故縱」的手法,聲稱三次查出同仁堂的嚴重問題,但因其認錯態度好,被劃分為基本守法戶而免於懲罰。

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是中共的手段,消滅你才是它的目的。接受了中共的領導,等待你的必定是它張開的血盆大口。

1954,「交出同仁堂!」

1953年中共在同仁堂建立了第一個黨支部。同年,中共開始了「公私合營」的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那時,同仁堂的四大房每年的分紅,每房達到4.3萬元。

當時中共「公私合營」的政策是,中共注資私企,經營領導者由中共委派官方人員,生產納入計劃軌道,私企清產核資拿定息。說白了,就是你的一切不歸你了,歸中共了。

樂家深知對抗改造是什麼結果,剛從「土改」前線回來的樂松生當然更清楚這一切。1954年,樂松生帶頭「主動」向中共遞交同仁堂公私合營申請。8月9日,中共在大柵欄同仁堂門市部成立了七人公私合營籌備委員會和15人的清產核資領導小組,並起草了協議書。

8月27日,協議書簽字生效,中共北京市立即向同仁堂注資25億元。1954年,中共核定同仁堂私有股金為123.3萬元。且不說同仁堂品牌資產的無價,當時在清產核資中的很多同仁堂文物古物因有爭議而放置一邊,事後恐怕也很難算在內。

樂家就這樣交出了經營近300年的天下第一號品牌。圖為北京同仁堂的珍貴藥膳。(宋碧龍/大紀元)

樂家就這樣交出了經營近300年的天下第一號品牌。按照中共的「恩准」,樂家四房還可以憑藉這123.3萬元每年拿6.16萬元的定息。1956年,樂家達仁堂資產合併至同仁堂,共計156.67萬元,年定息7.6萬元,中共總共只付了10年的定息,計76萬元。

1966年,同仁堂由「公私合營」完全變成了全民所有制經營。

樂松生一家三口命隕「文革」

1955年10月,樂松生和工商聯其他主任委員在中南海受到毛澤東、周恩來接見。1956年1月,樂松生在天安門城樓向毛等中共領導人「報喜」,同年,樂松生被選為北京市工商聯主任委員,並被任命為北京市副市長。

文革中,樂松生被視為彭真的紅人而被打倒,1966年8月20日,紅衛兵糾察隊衝到大柵欄同仁堂藥店,摘下了掛了300年的鎮店金匾,燒毀了。

同仁堂的傳統藥品也被迫更名,「安宮牛黃丸」被更換為「抗熱牛黃丸」。示意圖。圖為安宮牛黃丸。 (National Institute of Korean Language/Wikimedia Commons)

同仁堂藥店因帶有「封資修」色彩而改名為北京中藥店。同仁堂的傳統藥品也被迫更名,「安宮牛黃丸」被更換為「抗熱牛黃丸」,「再造丸」被改為「半身不遂丸」,「萬應錠」被改為「清熱丸」。同仁堂的品牌效應就這樣被糟蹋了。

樂松生在崇文門的家中被批鬥毆打,母親和夫人梁君謨被牽連一起挨打,樂松生的母親和夫人竟然先後不幸被活活打死。

1968年4月27日夜裡,走投無路的樂松生在極度的恐懼下,自殺離世,終年60歲。1978年9月5日,中共給平反後的樂松生舉行骨灰安放儀式,骨灰盒裡放的只是樂松生生前戴過的一副眼鏡,樂松生在文革中的遺體早已不知下落。

尾聲

中共從1952年開始的「三反」、「五反」運動對當時的民企資本家也造成了極大的打擊,在中共的挑唆下,群眾運動中的工人們視資本家為階級敵人,檢舉揭發、批判毆打,資本家則人人自危,紛紛「坦白」交待,上海在四個月「五反」運動中,僅自殺的企業主及家屬就達到了876人。

到了「公私合營」階段,大大小小的民營企業主們早已無心再戰,也再無選項,要麼「被自殺」,要麼主動「合營」。@*#

參考資料:

《炎黃春秋》:《樂氏家族與三百年老店同仁堂》
杜鵑:《「濟世養生」樂家同仁堂》
樂祟熙:《清平樂——樂家軼事》
慎思行:《同仁堂的300年:三次力挽狂瀾》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樂氏宗譜上記載的樂姓祖籍為浙江寧波府的慈水鎮,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昭宗光化年間,大司寇樂仁厚及弟太醫令樂仁規不滿朱溫亂朝,棄官歸隱,後移居到寧波,至清初共31世宗譜。其中,第26世樂良才隨明成祖永樂大帝朱棣遷都,也搬到北京。
  • 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可追溯到三十年前港人義救89六四學運人士的「黃雀行動」。「黃雀行動」始於1989年6月下旬直至香港政權移交前,香港商人、藝人、黑道曾募資千萬,前後將七八百名89「六四」人士成功從大陸救出,安全抵達海外,其中包括被中共內部通緝的趙紫陽次子趙二軍的妻女。
  • 中共的票證時代,除了沒有選票外,其它啥票都有。但最荒唐的要數糞票。因農民和「公家」爭搶人糞,中共居然石破天驚地發明並發行了糞票。
  • 糧票
    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像,大陸人以往買東西除了貨幣之外,還需要一種蓋上各類紅章的票證。一個燒餅2兩糧票、7分錢;一碗大米飯4兩糧票、8分錢;一碗素湯麵4兩糧票、1角4分錢;一個麵包4兩糧票、1角7分錢。票證的品種五花八門,幾乎有多少類商品就有多少類票證。其中僅糧票就有上萬個品種,面值大到一張一萬斤,小到一張半兩。
  • 抗戰時期的香港起到了物資運轉樞紐和巨額款項輸送渠道的重要作用。國民政府在港設有專門機關負責對外採購和對內輸入軍用物資。軍政部、貿易局、交通部、中央信託局都有駐港辦事處。抗戰初期,約75%的外援物質都是從香港經廣九鐵路運送到廣東和全國各地。九龍啟德機場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飛往重慶運輸大量物資。
  • 1941年12月8日7時,香港啟德機場上空,突然飛來幾十架飛機,緊接著一陣猛烈的爆炸聲響起,香港街面上、酒吧間電影院裡享受著生活的人們,望著遠處濃煙滾滾的天空,疑惑地抬起頭:「70%是防空演習,報紙上沒說戰爭已經逼近了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