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學子:我們不可以讓周同學再死一次

2019年11月9日,香港民眾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追思會。民眾舉起手機,並打開自帶燈,現場一片光海。(Tal/大紀元)

人氣: 8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希望你在天上過得好,我們香港人會繼續撐住(堅持抗爭),不會讓你的犧牲白白浪費了。對於你未能完成的這場仗,我們都會盡力去打。」這是兩位中學生,杏仁同學和A同學在11月9日「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追思會上,對巳逝的香港科技大學男生周梓樂所說的話。

離奇墜樓的22歲周梓樂同學於11月8日早晨不治身亡後,悲憤的民眾8日晚在全港多區舉行了各類悼念活動。週六晚(9日)六時,港人再度聚集金鐘添馬公園,進行祈禱及追思,悼念周同學和在這場運動中死傷人士。

繼續堅持抗爭 不會讓周同學犧牲白白浪費

2019年11月9日,香港民眾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追思會。圖為杏仁和A同學。(梁珍/大紀元)

來參加集會的杏仁同學和A同學都心情沉重。杏仁同學表示自己週五(8日)都幾乎不能夠睡覺,整個人情緒都比較低落。而A同學則說,雖然不認識周梓樂同學,但是大家都是為了相同理念而出來的同路人,所以,聽到不好的消息都會不開心。

他們覺得周梓樂同學的死因是有可疑的。杏仁同學說:「說死因沒可疑,這是沒有人會相信的。就算他(周梓樂)是自己掉下去的,那警方為什麼要阻止救護車繼續前行去救護,而把時間耽誤了。救護的時間是分秒必爭的,但他們竟然去阻止救護車前行。」

A同學也表示說,「不會沒有可疑的,怎麼樣都會有一點可疑的;因為現在警隊都不可信,政府就更加不用說了,整件事肯定不是(警察所說的)意外,詳情是如何,也不可以亂猜。但警隊有沒有責任呢?我就覺得是有的。」

警方五個月來的濫抓濫捕,差不多三千人被抓,且被捕人年齡越抓越小,走出來抗爭會否害怕呢?對此,他們是這樣回答的。

「其實出來(抗爭),就經常對自己說:怕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如果你要害怕這個政權的話,這件事都不可能堅持了幾個月,雖然有很多人被捕,但我們不應該害怕。」A同學說,「看到被捕的人中有的非常冷靜、非常勇敢,看到他們這樣走出來的時候,就會想:自己為什麼不走多一步呢?無論在那方面都好,儘量去出一份力。雖然有一些死傷,就像周同學這樣,但更加不應該害怕,反而是不要忘記這些事情。」

杏仁同學也表示,「說不怕,那一定是假的,怎麼樣都會有點怕的。但我不希望這裡的所有人,因為白色恐怖而去拒絕表達自己任何的立場。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至於在這場運動中難忘的經歷,就是看見香港人的團結一致。杏仁同學說:「看見了大家的團結一致。只要身邊有一個人說有點口渴,就會有人遞水給他,顯示出我們相互之間的聯繫:我們是團結一致的,我們香港人是站在一起的。」

A同學也表示自己的難忘的經歷都是在添馬公園發生的。「10月份的時候,一幫不認識的同學,只因為這件事(抗暴),都願意走在一起。正如同學說的,聯繫了許多不同的人,我更是聯繫了更多將來會有更深交往的人,而不僅僅是遞一瓶水。」

杏仁同學還表示,自己通過這場運動改變了,他說:「我以前就是比較活在當下,不會理會這些事情,做大家口中所講的厚忠的港豬。但是經過這件事之後,我開始更多去了解一下政治。」

雖然港人的抗爭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政權,但「我相信我們會打贏這場仗,我們不可以讓我們的周同學再死一次!同時,我們不會讓人們把他遺忘了。」杏仁同學說道。

最後,兩位同學都表示有話對在天上的周梓樂同學說。

杏仁同學說的是,「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很心痛,希望你在天上活得好,我們香港人會繼續堅持,不會讓你的犧牲白白浪費。」

而A同學則說,「雖然不認識你,但是很感謝你肯為香港出一份力。大家相信的宗教都差不多,確信你在上面都應該很好。你現在雖然比我們早走了,但是可能是件好事,不用在這裡慘受折磨了。對於你未能完成的這場仗呢,我們都會盡力去打。」

只要香港人繼續抗爭永不放棄 終有一天可以成功

參加悼念集會的大學生趙同學表示,希望那些黑警得到應有的制裁,香港可以變回一個令人覺得驕傲的城市。(梁珍/大紀元)

大學生趙同學來參加悼念集會,他表示聽到這個消息心情很沉重,「大家都是手足,大家都不想失去任何一個人,都要一起上一起下。我們的手足很不幸這樣掉下去了,原因我們還沒有查得很清楚,究竟是他自己掉下去,還是真的有一些人逼迫他跌下去的,都不清楚。」

「很多人,不管新屋嶺也好,不同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也好,都不知道真相。」趙同學繼續說道,「我們香港人不可以再忍了,再忍下去,可能這樣的事不只會發生,(還會)不斷發生,不斷發生,香港人只會輸,所以,一定要在11月11日『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希望可以使那些黑警得到應有的制裁,使香港可以變回一個令人覺得驕傲的城市。」

對於香港的前景有沒有希望?趙同學說:「我對香港人其實都是有信心的,我們的前景都有希望的,只要香港人永遠不願意放棄,繼續努力,我相信終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成功的。」

這幾日不斷都有慘案發生,對於警暴會否害怕?趙同學表示,雖然會怕,但是都會走出來。「在新聞都會看到,(人們)走著走著都會被抓,又要查,又要搜(身),會有很多事;可能我現在這個帶著口罩的樣子隨時都會被抓,但是(我們)都要出來,因為現在不出來的話,以後就再沒有機會出來了。」

現在警方對校園的打壓也加劇了,對此,趙同學表示自己學校暫時還沒有。「其實學生們都是想:校長也好,教師也好,都能支持學生。學校是一個學習的地方,同時也是我們成長為成人時,要學會一些東西,包括良知的地方。所以,學校怎樣都好,都應該支持幫助學生,而不應該不管這件事,或只是在那裡譴責這些所謂暴徒的暴力,而去漠視真正的暴力。」

日本高中生:聲援為民主而奮鬥的香港市民

 

2019年11月9日,香港民眾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追思會。日本中學生18歲來支持香港。(梁珍/大紀元)

一位來自日本18歲的高中生也在9日晚的悼念現場,他表示自己剛到香港3天,因為支持香港人的民主訴求,從日本來參加香港人的抵抗運動。

「因為單單只看在日本國內對香港的報導,是沒辦法了解香港目前的情況的。為了聲援奮鬥中的香港市民,所以我就從日本跑來這邊了。」他說。

他想要對香港人說的是:香港為了爭取民主而奮鬥,跟全世界為民主奮鬥的人是相關聯的,希望大家一起加油。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9-11-10 3: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