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貧困女大學生的驚人悲劇與中國財富的分配

貴州24歲的女大學生吳花燕,每天只有兩元人民幣的生活費,整整五年,她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吳花燕身高只有1.35米,體重僅21.5公斤。(截圖)

人氣: 57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1日訊】幾天前,女大學生吳花燕的故事刷爆了朋友圈。她每天只有兩元(人民幣,下同)的生活費,窮得吃不起早飯。五年,整整五年,她都靠吃兩塊錢的白飯拌糟辣椒過活,瘦的只剩21.5公斤。

中國的GDP早就躍居世界第二了,政府的財政收入更是名列全球第一,為何還會出現吳花燕這樣的悲劇?我在幾天前寫的《貧困女生扒下了「盛世中國」的偽裝》一文裡做了點分析,我的答案是,原因全在於中國的財富蛋糕分配不公平。因為中國實行的是中共的一黨專政,分蛋糕的是當權的中共,中共想怎麼分就怎麼分,民眾毫無權力可言,其結果,民眾註定只能分到一小塊蛋糕,大頭都讓當權者和權貴階層拿去了,吳花燕們能不窮嗎?!

今天,我想再補充幾條財富分配不公平的證據。

眾所周知,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有很大一部分被中共拿去維穩了。這塊財富有多少呢?

中共的維穩費用大體相當於預算支出中的公共安全支出,其中又具體分為中央和地方兩大塊。

先說中央這塊。依據中共財政部官方網站公布的數據,2018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3,310億元,中央自己花了3萬多億,7萬多億給了地方。在3萬多億的中央財政支出中,名義上的民生支出是3千多億(教育支出1,711.22億、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1,180.16億、醫療衛生和計劃生育支出209.05億)。但這3千多億中,真正用到民眾身上的錢可能還不到2千億,因為供養教育部門、社保部門、醫療衛生部門和計劃生育部門的公務員和官員也要花一大筆錢。那麼公共安全支出有多少呢?近2千億(1,991.10億),也就是說,在中央財政支出上,維穩費用跟民生支出不相上下。

再說地方這塊。在中共財政部的官方網站上,只有2016年的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不過最近幾年的數據相差不太大,我們完全可以根據2016的數據大體推算出2018年的數據。那麼2016年地方公共安全支出是多少呢?是近萬億(9,290.07億)。

把中央和地方的公共安全支出合計起來,總數字是11,281.17億,這跟相同口徑推算出的一年11,289.38億的國防總支出可謂不相上下。但因為公共安全支出只包括供養公檢法(公安、武警、法院、司法)的費用,其他部門的維穩費用並沒有算在裡面,而實際上除了公檢法,其他很多部門也要承擔維穩任務,尤其是在地方上,很多基層部門也要承擔維穩任務。所以維穩費用要明顯超過公共安全支出,當然也明顯超過了國防費用。

同樣眾所周知的是,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有很大一部分被貪官占為己有了。這部分財富有多少呢?因為中共的刻意掩蓋,準確的數字沒有,也不可能有,但我們根據已經公開的數據,不難窺一斑見全豹。據黨媒報導,中共江蘇省南京市中級法院7日公開審理了前北京市副市長陳剛受賄一案。報導說,陳剛遭控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約1.2888億元。至此,中共十八大以來,「億元貪官俱樂部」已達54人。他們中副部級、副軍級以上的「老虎」共有39人,貪污金額合計約人民幣91億元。

中國人民創造的財富,被中共拿去收買發展中國家的也不少。

就舉一個例子。2019年9月19日,中國扶貧基金會埃塞俄比亞辦公室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揭牌。在揭牌儀式上,中國扶貧基金會執行副理事長王行最向來賓介紹說,自2015年起,該會在埃塞俄比亞開展了一系列發展援助項目,包括學校供餐項目、農村水窖項目、學校淨水項目、以及婦女經濟發展項目。截至2019年8月底,已累計投入資金1.68億元,惠及直接受益人逾26,970人次。其中2015年啟動的微笑兒童學校供餐項目已連續4年為亞的斯亞貝巴市43所公立小學貧困學生提供免費的早、午餐。截止2019年8月,項目累計投入資金約1,359萬元,20,870人次受益。

中共一貫宣稱自己代表著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的,如果真是這樣,讓吳花燕這樣父母雙亡,尚無收入的窮人過上溫飽有保障的生活,理應是其傾盡全力的頭等大事。可實際上,政府給予吳花燕的救濟有多少呢?只有每月區區300元的低保金。按現在的物價,300元能買的東西顯然少的可憐,根本無法維持基本的生活。

更可嘆的是,跟吳花燕境遇相同或相似的窮人遠不止她一個。據官方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國有農村低保對象2,635.3萬戶、4,586.5萬人,低保平均標準為312元/人•月,有城市低保對象855.3萬戶、1,480.2萬人,低保平均標準為494.6元/人•月。

中國政府給予千千萬萬吳花燕們的救濟為何只是杯水車薪?是因為政府缺錢嗎?顯然不是!中國的GDP早就躍居世界第二了,政府的財政收入更是名列全球第一,中共自己也宣稱當下的中國已是「盛世」。政府當然不缺錢,而是把錢花到別的地方去了。

花到哪去了?上述三方面情況說明:花到監控和打壓民眾的維穩上去了,花到為了自己的臉面籠絡發展中國家上去了,同時也被大大小小的貪官私吞進自己的腰包了。當然,遠不止於此。

為了進一步說清問題,我們不妨再來算筆帳,做番對比。

首先,按我們在上面做的推算,全國的公共安全支出約為11,281.17億,就算維穩費用是這個數(實際上遠不止這個數),而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2016年全國各級財政共支出城市低保資金687.9億元,農村低保資金1,014.5億元,兩者合計一共是1,702.4億元。這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換算成百分比,中共用來救濟像吳花燕這樣的窮人的資金只約占其維穩費用的15%,真實的百分比肯定比這還低。

其次,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億元「老虎」共貪污了91億元,2016年全國各級財政支出的農村低保資金為1014.5億元,前者占後者的比例竟然高達9%。如果把全國的貪官(包括落馬和沒落馬的)貪污的錢加一起,百分比顯然又要比這高去很多。

第三,吳花燕一年的低保是3,600元,從2015年到2018年8月底這期間中共在埃塞俄比亞扶貧花了1.68億元。這是什麼概念?這相當於為46667位吳花燕提供了一年3600元的低保。這還只是中共在埃塞俄比亞一國的扶貧開銷,如果加上在其它國家的扶貧支出,特別是加上在眾多發展中國家撒的大筆大筆的錢,又不知比1.68億多到哪去了。

不用說,這樣的財富分配公不公平,答案就像一加一等於二一樣簡單!

試想,如果把大筆大筆的維穩經費,把大筆大筆以各種名頭撒給發展中國家的錢,把大筆大筆被貪官私吞的錢,都用來救濟吳花燕們,或者,哪怕只是拿出它們中的一部分用於救濟窮人,吳花燕們的低保還會是每月區區300元嗎?吳花燕的悲劇還會上演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1-11 5: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