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這個殺人的政權 一定要負全部責任

2019年11月10日,香港民眾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悼念周梓樂。(梁珍/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1日訊】(大紀元梁珍香港報導)香港市民的各式反極權運動持續延燒,繼上週六(11月9日)舉辦「11·9『主佑義士』全港祈禱及追思會」,週日(11月10日)再有「各區獨立抗爭活動」等,當天晚上7點開始,港人在遮打花園舉行周梓樂祈禱會。「因為這個是我們的手足,被警暴害死的,所以我們要幫助他爭取公義。」 從事金融業的阿文說。

阿文:示威者成功爭取到「五大訴求」 就會有一個光明的前景

從事金融界的阿文。(梁珍/大紀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於11月3日深夜在將軍澳尚德停車場3樓墜樓,腦部受重創,他死亡的原因不明,但外界指周梓樂是在警方的激烈追打中被推落墜樓,而警方對此進行駁斥和否認。對此阿文表示,很難過,也很憤怒。「這個殺人的政權,一定要負全部責任。」

阿文強調,「這個林鄭政府,還有全部的警察都要負上責任。」

當被問及你們為什麼要堅持出來時,他說:「因為我們從6月到現在,所有的公義都沒有得到彰顯,所以我們必須要繼續出來,無論是和平或者是要用武力去爭取,我們都會繼續出來。」

港府將導致民眾發起「反送中」運動的原因指向經濟差,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受到「反送中」運動影響。從事金融業的阿文則表示,如果政府持續不去處理公義這個問題,無需要再講經濟,無需要再講民生。因為再持續這樣下去,無論是否有中心位置,社會都不再可以很融洽地繼續日常生活。「因為你連生命都保障不了的時候,你怎麼能夠再講經濟?所以這個經濟問題,政府要負上全部的責任。」

阿文還表示,「我覺得國際社會可以再訂立更多規條,或者是法例來保障香港。因為香港始終是一個國際性的地方。」「其它地方、國家的法例,去管治他們自己境內的事物,我覺得是合理的,也是香港政府控制不了的事。」

「我覺得我們必須聯合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國家去進行,因為香港這個地方,不僅是屬於中國的,而是屬於全世界的。」他說,「在我有生以來,30多年來,(都不曾像)現在完全是一個時失控的情況。」

面對香港的未來,阿文認為,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會更加黑暗,現在已經是非常黑暗了。「我相信,如果示威者成功爭取到『五大訴求』以後,會有一個光明的前景。但是,如果政府繼續漠視我們的『五大訴求』,這前景就非常不樂觀。因為人民是一個社會的核心,當人民不滿意政府的時候,你不可能繼續運行。」

陳先生:他們不再是香港人的警隊

公營機構行政工作者陳先生。(梁珍/大紀元)

香港科技大學生周梓樂離奇墜樓死亡,誰最應該負責任,公營機構行政工作者陳先生表示,政府、警察,這兩者都是。沒有其它要講。「這個政府搞這條送中條例,搞了這麼久,早就應該撤回,早就應該完了。為什麼搞到現在?完全是政府的責任。」

他說:「警察,他執法(我)很同意,違法地去執法、超越他們自己指引的暴力,完全沒有可能接受。警隊是要整肅、要調查的,因為他們的行動而使到周大兄(周梓樂)離世。」他們(警察)完全是責無旁貸,然後還在推卸責任,講大話(說謊),沒有辦法可以接受。他們不再是香港人的警隊。

「今天我只是來參加周大兄的祈禱會。警察、黑警,(做的壞事)太多了!」 陳先生說,他們的暴行,一宗、兩宗、三宗,幾百宗(這樣的事件),怎麼追?以前的那些,如:6·09、6·12、 6·16 、7·21、 8·31到10·1,太多了。

對於周梓樂的死因,好多人有不同的講法。陳先生說:「推下樓的我們沒見到, 不可以這樣跳下去。肯定看到的就是,他(警察)阻礙救援。摔傷頭顱,一分鐘就是一分鐘, 警察阻礙了多長時間?他(周梓樂)是不是應該不用死的?」#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1-11 5: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