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服役四個軍種 美國老兵:我是最幸運的人

圖為駐紮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的美軍官兵,集結參與哀悼911罹難者的周年紀念儀式。(John Moore/Getty Images)
人氣: 12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1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今年58歲的尤內爾‧多雷利斯(Yonel Dorelis)認為他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他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海軍、陸軍和空軍四個軍種都服過役。軍旅生涯為他提供了此前無法想像的機會,也讓他有機會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品嘗成功及失敗的滋味。他隨軍隊周遊世界,並很快就認識到美國是一個多麼偉大的國家。

他對福克斯新聞(Foxnews)表示:「正是因為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偉大的國家,所以有夢想,就有機會去嘗試。」「我們美國就是這樣,而我就是一個很幸運的人。」

多雷利斯在紐約市長大,從小就夢想成為一名海軍陸戰隊飛行員。「我的母親是一個典型的猶太母親,希望我成為一名醫生或律師。」「而我決心要打破這種慣例。」多雷利斯說,他也的確做到了,去軍隊服役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偉大的職業和工作」。

多雷利斯還說,知道他能夠在從軍生涯中挽救許多生命,他感到「非常謙卑和榮幸」。

「我覺得自己應該具有男子氣概。我承認,我是想去確認,當時機到來時,我不是一個懦夫。而事實也證明,我真的不是(懦夫)。」他說,「 現在我看到,因為我的努力和奉獻,有些人仍能活著到處跑來跑去……我對此感到很好。」

他就讀於長島(Long Island)的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大二時被海軍陸戰隊軍官候選人計劃錄取。1984年畢業時,他被任命為中尉。

在等待進入飛行學校的時候,海軍陸戰隊傳達了一個改變了他的職業生涯的消息:飛行學校的入學時間被推遲了,新軍官可以等待,也可以轉到海軍服役。當時海軍正缺少飛行員。

多雷利斯選擇了後者。「在海軍陸戰隊做了一些文書工作後,我被從海軍陸戰隊開除了。然後我向右轉,上前一步,宣誓加入海軍成為少尉,之後就去了飛行學校。」

1986年從飛行學校畢業後,他作為一名海軍飛行員飛了大約7年半,服役期間他駐紮在菲律賓。

之後,多雷利斯回到了弗吉尼亞州的弗吉尼亞海灘(Virginia Beach)市,在那裡他遇到了他的妻子凱倫(Karen)。兩人已經結婚31年,育有兩女四孫。

1991年,多雷利斯離開海軍,進入企業界。

他回憶說:「經過三個月的基層主管工作,我意識到自己犯了人生中最大的錯誤,」「我極其痛恨這種感覺。」

之後,他就回到長島,加入了陸軍國民警衛隊。在有機會加入空軍之前,他在國民警衛隊服役了大約四年半。

多雷利斯駕駛救援直升機的時間有13年半。他完成了四次在伊拉克的服役,兩次在阿富汗,還有一次去了沙特阿拉伯。

他的主要任務是擔任HH-60G「鋪路鷹」(Pave Hawk)直升機飛行員執行戰鬥搜救任務。

多雷利斯解釋說:「我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營救被擊落或者被迫撤離飛機的飛行員。」戰鬥爆發時,他和其他執行支援任務的飛行員都隨時待命。

他說:「我們一直處於警戒待命狀態,」「如果情況不妙,我們就會去尋找飛行員,並把他們帶回來。有時平靜順利,有時則麻煩不斷。」

多雷利斯回憶說:「當時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場上,我們都挺過來了。當然這並不是說我們就一直沒有遭到攻擊,或者情況沒有變得很困難,」「但是在訓練、運氣和能力的幫助下,我們99.9%的時間都可以成功完成任務。」

但多雷利斯同時指出,儘管他們很努力,他所在的飛行中隊仍然損失了多架飛機,並被擊落了幾架。

多雷利斯補充說:「我已經看到了這份工作的最好和最壞的一面。」

他已於2011年1月從軍隊退役,現在在駕駛郵政特快專遞服務(Express Mail Service – EMS直升機)。他和家人住在拉斯維加斯。多雷利斯還喜歡表演,最近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新阿姆斯特丹」 (New Amsterdam)節目中獲得了一個客串角色。

雖然退伍後他也經歷過一些心路掙扎,而且「並不總是那麼得容易」 ,但多雷利斯說,他已經「非常幸運」了,他擁有妻兒和孫子孫女,還同時擁有追求自己所熱愛的事業的機會。

他說:「我從來不喜歡別人感謝我的為國從軍服務,」「因為我覺得,自己擁有的是這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工作之一。是他們付錢讓我去做一些我本來願意免費去做的事情。」#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1-11 3: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