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柏林牆已倒 中共紅牆將崩塌

德國柏林市中心部分未倒塌的柏林牆遺址。(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人氣: 8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rt Harman撰寫/陳霆編譯)三十年前,當欣喜若狂的東德人在柏林圍牆上跳舞,並以敬畏的腳步邁出了他們通往自由的第一步時,我在場見證了這段歷史。我率領了「柏林圍牆自由考察隊」(Berlin Wall Freedom Expedition)與東德人碰面,並與他們一起參與了以自由為名的遊行活動。

歷史記錄顯示,柏林牆的倒塌,彷彿推倒了第一塊骨牌,隨後東歐獨裁政權和蘇聯也跟著快速解體,在整個過程中,奇蹟般地沒有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當我站在羅馬尼亞蒂米什瓦拉(Timisoara)那血跡斑斑的台階上時,獨裁者齊奧塞斯庫(Nicolae Ceaușescu)的軍隊,也無法粉碎示威者的意志。

但這一切是為什麼呢?畢竟,人們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才剷除了包含納粹德國、日本帝國和意大利法西斯的血腥軸心政權。然而,蘇聯帝國也在(柏林牆倒塌後的)短短兩年間就化為塵土。

在1980年代中期,蘇聯處於全球擴張和力量的頂峰。他們指揮世界各地的共產主義革命力量,製造了恐怖的武器,並像鋼鐵般掌控著他們的國土。他們似乎和金字塔一樣永恆。

美國前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有一個知名的笑話:「這是我的冷戰策略,我們要贏,他們要輸。」但在那背後,其實有著多層次的戰略,包括拒絕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和緩政策,堅決摧毀蘇聯的力量。

從經濟上講,里根贏得了沙特阿拉伯的合作,使石油價格暴跌,從而搶走了蘇聯的大部分國際貿易收入。在軍事上,里根加快了軍隊現代化的步伐,讓蘇聯在試圖跟上時破產,而他開始發展導彈防禦系統,可能為蘇聯加上最後一擊。當時,世界貿易組織(WTO)和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都還未出現,人們依然靠著強大的工業能力,製造了幾乎所有的東西,在幾年內完成了今天可能需要數十年才能完成的事。

蘇聯最後一位獨裁者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被迫採取守勢,除了反腐之外,他也談到了「改革重組」和「開放」,以示他似乎在遵循公眾對自由的要求。 然而,戈爾巴喬夫只稍微放鬆了對蘇聯人民的獨裁統治。

我不相信戈爾巴喬夫打算讓自己的帝國瓦解,但他在不知不覺間又為蘇聯的瓦解開闢了一條道路。這也隱約地呼應了里根總統著名的演講——「推倒這堵牆」,以及當時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的中心思想和啟發。 與今天不同,當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其它盟國堅定地支持並願意捍衛他們的自由,為里根的戰略提供了堅定的後衛。

實際上,相信改革即將來臨的預期心理上升(rising expectations),給了蘇聯帝國最後的打擊。因此,在柏林牆倒塌的前幾個月,東歐領導人開始放鬆並消除邊界壁壘,促使人民進入西歐。 這也是人們在1989年11月9日衝向柏林牆時,東德政權不敢在那個奇妙的日子裡開槍的原因。

一旦馬匹離開穀倉,就來不及關上大門。這道自由的浪潮,將蘇聯政權掃入歷史的塵埃堆裡。或許是冷戰末期的挫敗,讓蘇聯的領導層太沮喪了,在不知所措中,無法下令進行種族滅絕式的鎮壓,以恢復他們的暴政。

當這股浪潮席捲中國時,在天安門廣場和中國各地的城市,同樣聚集了數百萬人向政府傳達他們對自由的渴望。然而,這種對改革的預期,在中國卻半途而廢了。

如今,香港的市民也正在經歷一場相似的群眾抗爭。數百萬人走向街頭並擾亂官方活動,就是為了不顧一切地保護珍貴的自由。不同的是,這場起義遵循的是「期望破滅」(crushed expectations)的原則。在歷史上,無論是「預期心理上升」和「期望破滅」都會導致人民革命。

2009年,全世界都注視著伊朗民眾的抗議行動,當時,民眾上街抗議總統大選舞弊,要求伊朗進行改革,實現自由和民主。事發後,政權凍結了好幾天。當眾人期望奧巴馬總統(美國前總統)能團結國際盟友來支持抗議民眾。然而,就在奧巴馬表明立場支持獨裁政權、背棄了人民之後,伊朗政府即展開了鎮壓行動。

香港人團結在一起的目的,是反對送中法案(目前已經撤回)。該法案將可讓中共把香港公民引渡到中國,這將使北京可將許多人送往中國的勞改所、監獄甚至是處決。這摧毀了港人對中共政權的期望,他們受到《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所保護的自由,突然之間受到威脅。

對北京而言,他們最大的恐懼就是發生「顏色革命」(colored revolution),這一系列的革命有烏克蘭的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伊朗的綠色運動(Green Movement)、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委內瑞拉的抗爭,以及命運多舛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這些例子都顯示,當人民的期望上升,就會激發大眾的革命運動。

無論香港民眾的抗議是否會傳播到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終結都只是時間問題。這是人類的基本天性。

儘管有審查制度、奧威爾式的監視和追蹤、勞改集中營、「社會信用體系」以及民眾對軍警國家無孔不入的恐懼,但共產黨終結的時間終將到來。儘管世界上有許多國家和大型企業對北京採取綏靖政策及屈從,但中共終結的時刻終將到來,並將會突然且壓倒性地到來。

因為,不管是期待上升或期待破滅,都會點燃習近平最害怕的顏色革命。未來,這個日期將與柏林牆倒塌、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戰勝利紀念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一同成為人類自由史上的豐碑。

史上人類最大暴政的終結三十周年之際,讓我們一起期待,一個擺脫共產黨獨裁者的中國。相信伊朗、朝鮮、委內瑞拉、古巴和其它暴政,也終會因民眾反抗而崩潰。未來,自由將不再是稀有,而是世界各地共有並珍惜的規範。

作者簡介:

阿特·哈曼(Art Harman)是復興航天探索聯盟(Coalition to Save Manned Space Exploration)的主席。他是第113屆國會眾議員斯托克曼(Stockman,R-Texas)的立法總監和外交政策顧問,並且是資深政策分析師和基層政治專家。

原文China and the Fall of the Berlin Wal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1-11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