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從姐妹城市到統促會 中共背後的圖謀

1989年11月17日,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大學生發起了數十萬人聲勢浩大的反共產黨統治示威,即「天鵝絨革命」,最終導致捷克斯洛伐克共產政權和平轉型。(AFP/Getty Images)
人氣: 5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2日訊】10月份,捷克布拉格市政府和市議會通過解除和北京姐妹城市關係的決定,在得知無法避免後,北京搶先宣布了解除和布拉格的姐妹城市關係。北京還可能停止中捷兩國之間的直航並終止對布拉格斯拉維亞足球俱樂部的經濟資助作為報復。布拉格北京友城協議是2016年習近平訪捷期間簽署的多項條約之一。2018年11月賀瑞普任布拉格市長後,多次向北京要求刪除友城協議中「支持一中政策,台灣屬於中國」的條款,但從未得到回應。

布拉格是第一個對姐妹友好城市協議中的「一中政策」條款公開提出異議的城市,但肯定不是第一個在友好城市協議中寫入「一中條款」的城市,只是其他城市沒有提出反對而已。布拉格這次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麼要在姐妹城市協議中寫入「一中條款」?

兩國之間的外交關係是兩國政府間的互相承認,是中央政府或聯邦政府的職權範圍,兩國之間的外交關係在建交的時候就已經在兩國協議中寫明了,如美中外交關係就建立在三個聯合公報之一的建交公報上。在兩國關係上,這就足夠了,超出這個範圍就違反了外交承認的基本原則。城市是沒有外交權限的,布拉格,或捷克的其他城市,或世界上任何城市不僅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力插手國家的外交事務。把一中政策寫入姐妹城市從表面上看是多此一舉,但實際上是中共超越外交權限越過外國中央政府直接干預別國內政的手段。

北京把友好城市項目說成是民間外交,由所謂的民間組織「對外友協」負責。如果真是民間外交,需要中央政府如此大動干戈進行報復嗎?對外友協名義上由中國外交部代管,實際上就是外交部的馬甲。這樣一來,中共駐外機構除了正式的大使館領事館以外,還多了一個不在外交使節名單上,不被外國政府監管而遍佈各國的準外交機構。說這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是絕不為過的。

友好城市不僅是中共的準外交機構,還能在不被人注意的情況下執行很多中共超出外交的其它任務。其中之一的是統戰工作。在中國的省及省以下,友城工作是由政協負責協調的,而政協就是統戰系統的門面。另一個更少被注意的是輸出中共的人權迫害。據保護人權與宗教自由協會披露的一份《河南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2017年工作要點》中就提到,「充分用好涉外友城渠道,提高友城工作的質量,有效壓縮『法輪功』在境外的活動空間」。由於省級中共黨委不直接制定對外政策,這只能是來自中央的命令,也就是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通過外交系統的友好城市輸出到全世界,連不是外交系統的政法委都已經在使用了。

關於一中政策,實際上國際上並沒有一條明顯的界線,首次在雙方政府公報中提出一中的美國和中國就有不同的表述,中國叫一中原則,美國叫一中政策,而且只是在國家承認的層面,其他國家情況也類似。迄今為止,所有國際上由於「一中」引發的糾紛,全部都是由中共方面對「一中」的解釋和變化引起。也就是說,什麼是「一中」,完全是中共說了算。布拉格北京姐妹城市是如此,要求各航空公司改變「台灣」稱呼是如此,對台灣藝人的打壓也是如此。一直是中共在畫線,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從來沒有畫過線,導致步步退讓直至退無可退。布拉格是第一個對中共給「一中」任意定義並當作大棒揮舞說不的。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需要認真檢查本國地方政府和中國地方政府的友城協議及其日常活動是否符合本國法律,是否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是否侵犯了本國公民和居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權。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類似機構是遍布美國和世界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統促會)。這是個從名稱到功能都非常可疑的組織。以美國為例,列在中國統促會網站上的統促會就有37個之多。

首先,如果說這個組織是推動中共一中原則的,那就應該到還和台灣保持邦交的國家去推動,但事實上所有的統促會都建立在承認一個中國而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這些國家已經承認中共政權了,統促會有什麼必要存在呢?

其次,按照中共的說法,統一是中國內政,無論是和平還是武力,外國都不得干涉,一個完全是中國內政的事情,為什麼要在外國設立機構呢,是要邀請外國來干涉中國內政嗎?還是說中共缺乏自信,需要設立這種機構請外國人為自己的政策背書壯膽呢?

說統促會在美國的身分可疑也是有理由的。雖然統促會所有成員都是華人,但其活動目標不會是在華人中自娛自樂,如果是為了影響美國政策,那就是遊說集團,但37個統促會只有2個在華盛頓特區,在關島和波多黎各的統促會去遊說誰呢?如果不是為了遊說,那又是幹什麼的呢?世界各國的統促會及其負責人幾乎有共同的特點,就是除了像澳洲黃向墨那樣來源同樣可疑的政治捐款外從來不組織不參與所在國國內事務有關的任何活動,所有的活動都是貫徹北京的政策,只服從來自北京的命令。

這是中共利用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輸出自己價值的典型案例。因為這個組織的宗旨開宗明義就是促進中共的政策,美國政府應該滿足他們的需要將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11-12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