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警猛攻校園 專家:香港與中大共存亡

2019年11月12日。中文大學學生死守校園門口,不讓警察進入,警方狂發催淚彈攻擊。(余鋼/大紀元)

人氣: 35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鍾元、陳漢採訪報導)香港三罷行動持續延燒至多所大學院校,香港中文大學12日晚間,示威學生與警察爆發激烈衝突,警察狂射催淚彈、橡膠子彈,校園陷入一片火海,宛如戰場。有評論認為,中共對香港教育體系強行啟動二次回歸,但學生也將頑強反抗。

四中全會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會面,後者大力稱讚香港警隊,致使港警暴力更加升級。

據中大學生統計,僅12日警方就發射多達2356枚各式彈藥。對此,香港超過11所專上院校學生會發表聯合聲明批評警方做法,強調將與中文大學共存亡。

周梓樂同學去世 大學生心痛但不放棄反抗

香港科大學生周梓樂日前離奇墜樓身亡,激起大學生內心的悲痛,一名參加悼念活動的香港大學學生對大紀元表示,「我們都覺得很心痛」,「今日的口號都改了,叫報仇。」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獨立的調查,公平、公正、公開,調查警察的暴力,他們的暴行,為何有這麼多自殺,為何會墜樓死亡,我們想知道真相。」這名港大同學說。

談到11日開始的三罷行動,這名學生希望成年人可以一起放下工作、罷工一兩個星期,向政府、商界施壓,給予社會壓力,讓他們直視問題。

2019年11月10日,香港民眾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祈禱會,悼念周梓樂。(宋碧龍/大紀元)

即使周梓樂同學離他們而去,但是他們還是鼓勵自己和同伴,「今天的自己需要比昨天的自己更堅強,這樣我們才能夠應付,在這個愈來愈差的小島上生存,我們要反抗。」

他強調,學生不會因為習近平和韓正肯定了林鄭、為即將到來的暴力升級而撤退,因為他們相信,北京不會因為他們退了就特赦、既往不咎,「其實他們(北京)已經想好,留島不留人,留下香港,但不要香港人,他們認為犧牲一代是不緊要的。犧牲幾十萬年青人,換來二十年的穩定,維穩的成果是值得的。」

他不曉得「天滅中共」的奇蹟會不會發生,中共有朝一日是否會像東歐共產黨一樣,退出歷史舞台,「但今時今日我們就是用血肉之軀,靠血肉之軀,擊退共產黨。」

中共官媒批香港教育 釋「二次回歸」信號

此前,中共喉舌媒體《人民日報》於10月20日發表評論《美化黃之鋒 香港教育的病該治》,批評香港的教育體系存在嚴重「問題」。

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曾撰文指出,中共在2014年香港占中運動後,就擬定了「二次回歸」計劃,包括三個層面:

一是在「硬」的立法層面,要在香港的核心價值體系中納入反分裂的內容;二是在香港的學校教育中加強愛國主義教育,推進對「一國」的認知;三是要在制度上糾正殖民地時代的官商共治模式。

何清漣認為,《人民日報》的這篇評論,是北京在釋放信號:香港「二次回歸」計劃中的要點之二——改造香港的教育體系將啟動。

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中國問題專家曾建元在受訪中說:「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香港教育是失敗,但從香港大學生抵制專制的反抗意識、去維護大學自治與自由來看,香港大學教育是成功的。」

「香港的大學教育過去是全世界很好的教育,大學教師擁有很好的薪資待遇,社會用最好的資源去培養香港年輕的下一代。」曾建元認為,學生在反送中運動中,也體現了傳統中華文化裡讀書人對社會扮演的角色。

「相形之下,林鄭治下的港府對於大學自治的破壞,是香港或中國文明的重要倒退。」他提到,從11日起,在沒有經過大學校方的同意之下,港府的警察進入到大學拘捕、狂射催淚彈,這完全是破壞現代大學自治的普世價值。

曾建元表示,「現代大學體制的根源來自於西方大學和修道院的傳統,大學獨立於世俗政治權力之外。」而在中國歷史上,即使是一百年前的五四運動,蔡元培擔任北大校長期間,北洋軍閥鎮壓學生也不曾將軍隊開進校園中。

從中可以看出,中共決定在「二次回歸」中,對教育體系痛下毒手,「香港的大學教育是精英教育、國際化程度高。如今中共控制不了局面,就惱羞成怒,用警力攻進校園,打算對未來領導城市的青年,進行摧毀,重新改造。」他說。

校園淪為戰場 專家:最高學府遭破壞 香港亦將淪陷

據統計,截至11月5日,有3000多人因反送中活動被捕,其中有702名是大專學生。但至13日為止,被捕人數超過4000多人,其中四成是學生,大專學生850名,約25%。過去一週大學生被捕人數劇增。

11日,三罷行動首日,示威者與防暴警察在多間大學校園爆發衝突,其中在中文大學最激烈,防暴警察與中大生在校園內通往科學園的「二號橋」上演攻防戰,連到場斡旋的校長段崇智亦遭催淚彈攻擊,引起世界震驚。

香港中大校長段崇智12日到抗爭現場,前往與警方調停,遭到警方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3日,近凌晨三時,香港中大仍在催淚彈的煙霧繚繞中。(黃曉翔/大紀元)

此外,城市大學亦遭到催淚彈猛烈攻擊,警察除朝校園內和學生宿舍發射多枚催淚彈,甚至港警現場的指揮官指示「橡膠子彈要直接打頭」,更引發民眾憤怒。

由香港公民黨組成的法律團隊,13日上午前往高院,代表中大學生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許下進入中大校園。

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對大紀元解釋這項禁制令說,警務處長必須要尊重中文大學是香港私人物業管理的事實,作為私人管理的地方,校警在沒有校長的同意下,不能同意警察開進校園,並且不能使用強大的武器。

特別是段校長在中大二號橋上,原打算和警察理論,但卻遭警察發射催淚彈,令外界大感意外。

梁家傑說,在香港的文化與價值中,大學校長的地位很崇高,向校長發催淚彈、警察暴力對校園進攻,都是對文明、文化的挑戰,是非常野蠻、非常粗暴的行為,對香港、對世界釋放很不好的信息。

針對在過去幾天,香港多所大學校園成為警民衝突的重災區,梁家傑認為,這代表四中全會後,中共已經下了決定,要大力度打壓、對付香港的自由運動,首先針對大學生。

中共的意圖激起香港人的憤慨,在中大遭受催淚彈猛烈攻擊後,多所大學院校發表聯合聲明,誓與中大共存亡。梁家傑說,「其實不只11所大學跟中大共存亡,整個香港都跟11所大學共存亡。」

他解釋,只要看中共在大陸解放後是怎麼樣攻擊大學的,「我們就知道,中共如果開始攻擊、破壞香港的最高學府,那整個香港都會遭到同樣的命運。」

他表示,大學代表的是一個地方的良知和良心,也是培育掌握香港未來前途的主人翁的搖籃,中共攻擊校園的同時,香港市民更加體認到,「我們與大學是命運的共同體」。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1月號/第17期 #

責任編輯:林岑心

評論
2019-11-14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