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育體制改革方案 或有家長學區房夢碎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政府本週出臺的對新西蘭教育體制的改革方案,可能會因為學校和家長對學區劃分的自主權被剝奪,而讓很多家庭的「學區夢」破碎;除此之外,有學生家長參與的學校董事會的權力被大大削弱,還體現在被取消了對大多數學校物業財產的管理職責。

與此同時,政府還將設立兩個新的機構——「教育服務局」將接管每個地區的學校學區劃分,並將在規劃新建和改進校舍方面發揮領導作用;一個由「首席裁判員」監督的獨立小組,以聽取對學校的投訴。

總體而言,這個改革方案把大量的學校控制權交還給了教育部,政府表示這樣可以提高效率並降低學校之間的競爭。

對於新西蘭中小學教育改革的建議和諮詢,自去年起就一直爭論不斷。本週三,教育部長克裡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宣布了這個教育改革計劃,再次引發了各界的支持、擔心或不滿。

教育體制改革的主要方面:

學校將把以下權力移交給新的教育服務機構:

‧招生方案(學區的劃分);
‧建築和維修。

留給學校董事會的幾項權力:

‧任命校長和僱用職員;
‧停職和開除,具體視向投訴小組的上訴而定;‧學校的財務,包括捐贈政策。
其他變化:
‧獨立小組會聽取有關學校的投訴;
‧設立領導中心和區域顧問支持校長。
放棄的提案:
‧將保留教育審核辦公室和新西蘭資格認證局;
‧不會再取消初中。

學區改革最具衝擊力

在所有的這些教育改革項目中,取消學校自主劃分學區的權力,把它轉交給區域「教育服務中心」,這對於那些精英學校及其富有權利和財力的家長們來說,可能會產生很大的衝擊,儘管目前就讀名校的學生不會受到影響。

這不僅僅因為學校董事會會失去掌握學校命脈的主要權利,還涉及到學區內的房地產價格問題,甚至可能會影響幾個主要城市乃至各個地區的房市。

希普金斯在Newstalk ZB電台的一次採訪中說,當前的學區劃分制度完全由學校操縱,這就意味著「學校可以根據他們最希望學生來源的街區,來操縱學區的劃分。比如讓學區裡包括那些較遠的、社會經濟高度發達的街區,排除那些較近的、但比較不好的街區」。

對於某些家長來說,學區改革可能意味著他們最終會被「鎖定」在當地的學校中,也可能因為一些街區被從好學區中排除,或者一些街區後來被納入好學區,這都會對這些街區的房價產生影響。

The Bulletin的文章表示,學區改革「是一項特別有趣的改革,因為它已經成為精英學校在較富裕家庭中維持其基礎的一種方式。」文章舉例說,惠靈頓高中(Wellington College)的學區劃分,就證明了這一點——它涵蓋了Thorndon和Wadestown等較富裕的街區,但在Mt Victoria隧道的另一端,也是距離相對較近的街區,比如Hatatatai和Kilbirnie這種傳統上的工人階層聚居的街區,就不包括在學區裡面。

惠靈頓高中的學區圖,這所學校位於圖中 Te Aro街區的右下角處。

好學區意味著甚麼?

不過奧克蘭文法(Auckland Grammar)高中的學區劃分,卻是另外一個故事,它因為向南擴展太遠而受到指責。它的學區南面的One Tree Hill街區的普通學校,則是希望奧克蘭文法這樣的精英學校,不要把手臂伸的太長,從而讓他們這些普通學校,也能招到一些條件比較好的學生。

但是有趣的是,在這所普通高中附近街區的居民,卻反對這個提議,他們中一些本來是在好學區的人,非常擔心重新劃分學區後,會被劃到不好的學區,這就意味著不僅他們的孩子將失去進入名校的資格,他們辛辛苦苦在好學區內買的房產,價值也將隨之減少50萬元。

那些正好被劃在好學區外的家庭,其實更希望奧克蘭文法和Epsom女子文法,進一步擴大學區範圍,好讓他們的孩子也能正常進入頂尖學校,讓他們的房子也能像街對面的學區房一樣更值錢。

Epsom選區議員、行動黨黨魁戴維.西摩(David Seymour)在2017年曾經舉例說,「表現在房價上,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Landscape路的一側比另一側的房價要高出幾十萬元,只因為一側在學區裡,而另一側則在學區外面」。

學區是買房的一個重要指標

購買住房或建地,必須要考慮的條件除了所在社區的狀況和周圍的方便設施,年輕家庭需要考慮的另外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要看所處學區,說白了,很多父母都是以買房或換房的方式,來給自己的孩子選擇(未來的)學校。

在改革後的教育體制下,一些父母拼盡一生財力才住進的頂尖學區房,可能會嚴重貶值或縮水,有些甚至可以會因為學區改變,還會失去送孩子上好學校的資格。

根據奧克蘭房地產公司在2017年的研究數據,在奧克蘭幾個頂尖學區,如Epsom和Mt Eden街區,學區內外的相似房產,賣出價的差別可以高達50萬元。

多項研究也都發現,頂尖學區的房價,一般不會隨著整體房價的漲跌而大起大落,總是穩定增長。

在前幾年奧克蘭房價竄升時期,頂尖學區的房價漲幅都很大,但一般不會像一些新開發區那樣曇花一現、熱過就完;而最近兩年房價趨緩時,這些學區的房價則遲遲不降,有時短期的房價趨緩甚至根本影響不到它。因為不管甚麼情況發生,總會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進好學校學習,總會不斷有新的家庭要入住好學區。

好學區不容易改變

別說一些頂尖學區可能被重劃,任何對這些街區的發展改造,都可能遭遇到來自當地居民的巨大阻力。

兩年前,奧克蘭市政府為了改善奧克蘭房屋供應,緩解房市壓力,曾經按照奧克蘭統一規劃,把一些原來的林蔭街區,如Mt Eden、Remuera和Pt Chevalier等,都劃為混合住宅街區,允許房屋加高加密。

而其中的Mt Eden和Remuera都屬於所謂的雙校網街區,在奧克蘭文法、Epsom女子文法和其他多個頂尖學校的學區範圍裡;而Pt Chevalier則是著名的西泉高中(Western Spring College)的所在街區。

所以這項計劃遭到了這些頂尖學區居民的強烈反對,因為他們無法忍受自己費了那麼大的力才擠進的街區,那些只需要幾分之一的錢就住進連排房或單元房的家庭,輕鬆就可以享受一樣的待遇,把他們的孩子堂堂正正地送進名校。因為加高加密,同時也可能意味著這些街區的房產價值會因此降低。

在無法阻止新建連排房和公寓的情況下,Epsom選區議員西摩又提出,對於入住這些新開發公寓或住房的居民,要取消他們雙校網街區的權利,也就是把這些家庭排除在雙校網學區之外。

西摩還希望對入學規則進行法律上的修改,以便更好地讓學校禁止學區欺詐行為。奧克蘭文法學校每年用於學區監管的花費,高達8萬6千元,這筆花費主要是用來「檢查學生的入學資格」,確保學區內學生的權益不受侵犯。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