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數學公式的騙局 中共偽造人體器官捐獻數字

對中共官方死者器官捐贈數據的分析使人們懷疑中國器官移植改革的可信性。圖為示意圖。 (大紀元質料室)

人氣: 17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Cathy He報導)「移植數據幾乎完全符合數學公式。」一篇最新的學術論文指出,中共當局可能一直在系統地偽造器官捐贈數字,這再次引發人們對中共強摘死刑犯和其他異議人士的器官用於移植的擔憂。

這項針對中共官方提供的使用死者器官捐贈數據的分析,使人們懷疑中國器官移植改革的可信性。

2015年,中共公開承諾不再從被處決的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但由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博士生馬修‧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主導的一項研究指出,中共當局提供的器官捐贈數據顯示,「有非常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中共)這些數據是偽造的。」

上週五,這項研究發表在英國醫學委員會《醫學倫理》(BMC Medical Ethics)雜誌上。

該研究對2010年至2018年間,中國醫院所謂的自願捐贈器官的數據集進行取證,通過法醫學的統計方法發現,中國器官移植應答系統(COTRS)的數據幾乎精確地符合一元「二次函數」——簡單的單參數二次方。

「當你仔細觀察他們蒐集的器官數量時,它們幾乎年復一年地與這個人工方程式相匹配。數據太均整了,不可能是真實的(too neat to be true)。」羅伯遜說,「這些數字似乎不是來自真實捐贈的真實數據,它們是使用公式生成的數字。很難想像這一模式是如何偶然形成的,這增加了它意圖欺騙的可能性。」

研究人員對另一個中央級的數據集——中國紅十字會發布的數據進行分析,後者同樣顯示出系統性的偽造。

另外,分析從五個省級數據集以及這五省各醫院取得的數據,也有矛盾之處以及驚人異常的「數據偽像」(指確定性失真),表明這些數據已被修改,以強行與中共中央的配額相符,其中包括明顯將非自願捐助者歸類為自願者。這些異常也只能用系統性的偽造和操縱來解釋。

前英國皇家統計學會會長戴維‧斯皮格爾哈爾特爵士(Sir David Spiegelhalter)審讀了這篇論文。他寫道,「所檢視的數據中的異常……遵循著一種系統且令人震驚的模式。」

「捐獻者和移植手術數量之間,完全吻合二次函數運算關係,這非常明顯,並且與在此期間移植數量增長的其它國家形成鮮明對比。」他說,「我想不出這種二次函數趨勢怎麼能夠自然出現。」

參與此項研究的以色列移植協會前任主席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博士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我們的研究發現,中國(中共)器官移植當局正式報告的移植數據,只能解釋為系統的偽造和操縱數據集,因為它們幾乎完全符合數學公式。」

「將這些數據集與其它50個國家地區的類似數據集進行比較後發現,其它國家的數據不符合任何公式,而中國與其它國家地區的數據集之間相差一兩個數量級。對於這種偏差,沒有別的解釋,只能是操縱數據。」拉維說。

「這些發現使人們對中共聲稱的改革器官移植、停用死刑犯器官的說法的可信度產生嚴重懷疑。」

拉維呼籲,「國際移植界以及忽視人權的國際組織應留意這樣的警告,即中共正繼續大規模侵犯人權、進行強摘器官與移植;也應一併將特別人民法庭對中國(中共)活摘器官的裁決納入考慮,深入調查此事,並盡最大努力制止這些暴行。」

「特別人民法庭」是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中國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傑弗里‧尼斯(Sir Geoffrey Nice QC)爵士擔任主席。該法庭於2019年6月17日做出判決:中共反人類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存在多年,且仍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體的最主要來源,同時維吾爾族人也正在接受大規模的醫學檢查,以使他們成為「器官庫」。

中共一直否認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直到2005年,才首次承認使用囚犯作為器官捐獻者,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宣稱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作為供體來源。

在承諾改革器官移植系統的幌子下,中共官員被世界衛生組織的移植工作組接納,中共外科醫生現在定期出席醫學會議,並在國際期刊上發表文章。

羅伯遜主導的這項研究認為,中國器官移植行業一直不透明,器官來源難以追蹤。雖然中共聲稱,要改革器官移植制度,但這被用來掩蓋繼續使用從非自願捐獻者身上強摘的器官情況。

研究人員指出,「國際醫學界對中國器官移植制度的歡迎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根據調查結果,我們認為這種信任遭到了踐踏和侵犯。」「鑒於這一數據似乎是偽造的,國際醫療組織不妨重新評估其(中共器官移植界)立場。」#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11-15 7: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