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破壞性挖掘明十三陵 引發詭異事件

文/秦順天

定陵地宮內景(Dennis Jarvis/維基百科

  人氣: 257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中國傳統認為,挖人祖墳者會招報應,但1949年以後,這被認為是「封建迷信」。

1955年,在周恩來的批示下,中共黨員以考古研究之名,破壞性發掘皇陵、毀壞文物,招致許多詭異事件,有人離奇死亡,有人發瘋、自殺或不得善終。

十三陵選址蘊含的天機

傳說明成祖曾問神僧姚廣孝:「你看看,這塊地可埋葬我幾代子孫?」姚廣孝回答:「此地山間明亮廣大,藏風聚氣,可以埋葬皇上的萬子重孫。」

明成祖一聽就很歡喜,降旨圈地,選在北京昌平燕山腳下動土修陵。

其實這是姚廣孝的一句隱語,他是告訴明成祖,明朝到萬曆皇帝的兒孫,也就到頭了。果然萬曆的孫子崇禎皇帝被埋葬後,就再也沒有安置其他皇帝的地方了,明朝滅亡。此地一共埋葬了明朝13位皇帝,這就是明十三陵

明十三陵布局(公有領域)

中共黨員聯合上書 周恩來簽字「同意發掘」

中國人講「死者為大」,對祖先充滿崇敬。自漢代到明代,盜墓賊或挖人祖墳開棺者,被發現就是死罪。西漢《淮南子》記載:「發墓者誅,竊盜者刑。」《舊唐書》中說,「開劫墳墓」與「十惡忤逆、故意殺人、放火持杖」同罪。中國傳統認為,挖人祖墳必招報應。但1949年無神論的中共建政後,這些說法都被認為是「封建迷信」。

據曾在中國科學院考古所工作的龐中威說,1955年10月9日,鄧小平、李富春、郭沫若、吳晗等到十三陵郊遊,鄧小平、李富春對郭沫若說,「長陵這樣雄偉,裡面一定很宏大,肯定會有很多珍寶來陪葬,說不定還會有很多壁畫和絕版的古書,咱們把它挖掘開,搞個地下博物館,好不好?」

時任北京市副市長、「明史學家」的吳晗也力主發掘明長陵,開始便遭到鄭振鐸、夏鼐等人的強烈反對,鄭振鐸、夏鼐等人認為不能隨便挖掘帝王陵,也沒有能夠應付龐大挖掘工作的考古技術。但吳晗聯絡了文化界的五位重要人物,包括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文化部長沈雁冰、北京市委副書記鄧拓、中國科學院歷史三所所長范文瀾、全國人大副祕書長張蘇,然後這六位中共黨員聯合寫出《關於發掘明長陵的請示報告》,專門請示毛澤東。毛首肯後,周恩來在報告上批了四個字「同意發掘」。

1955年冬,發掘委員會組織十三陵周圍村莊的農民60多人,準備挖掘明成祖的長陵。十三陵中所有地宮,都被深埋在陵墓最隱祕之地,勘探始終找不到長陵墓道。第二年,發掘委員會決定挖獻陵,但也沒有找到入口。

1956年,經夏鼐、鄭振鐸等研究,決定將目標轉向定陵。不久,定陵的一處塌陷漏洞被發現了。知道定陵「有洞可入」,興奮異常的吳晗立即寫信給郭沫若,再次上報周恩來,周恩來一錘定音,同意試掘定陵。定陵在大峪山下,是明代第十三帝神宗顯皇帝朱翊鈞,也就是萬曆皇帝和他的兩個皇后孝端、孝靖的陵墓。

定陵重門(Photo by CEphoto, Uwe Aranas/維基百科

發掘定陵 詭異事件不斷

定陵被正式發掘以後,就發生了許多怪事,很多民工生病,四周村落的婦女,很多莫明其妙地發癲狂,表現上就是有神靈借體,說不能挖皇帝陵。村民認為不祥,民工人心惶惶。但負責人認為這些都是「迷信」,他們「不信邪」。

剛開始發掘地宮,詭異的事情又出現了。

1956年5月的一個大晴天,突然就晴天霹靂,一聲巨響伴一道雷電劈下,瞬間電閃雷鳴。後來發現,明樓前檐右角的坐獸被雷劈裂墜地。

石獸歷經百年都安然無恙,此時被雷電擊毀,民工們緊張起來,「是不是皇帝對咱們的警告?」「怕是皇帝顯靈了呢?這坐獸是給皇陵守陵的,陵沒守好,皇帝一怒把它給劈掉了!」

不到半日,更可怕的消息傳來:看守定陵的一谷姓民工被雷火劈死,另一張姓民工被劈成重傷送去搶救……但這也未能阻止考古隊進一步挖掘。

閃電。示意圖。(Pixabay)

1958年9月,在考古專家白萬玉的帶領下,兩層樓高的地宮被打開,接著,打開了萬曆皇帝的棺槨,這是中國第一個被打開的皇帝棺槨。棺槨內是一層層的絲織品等隨葬品,一直到第11層,萬曆皇帝的遺體才顯現出來,屍體雖然腐爛,但骨架完好,頭髮軟而有光澤。屍骨周圍塞滿了大量金銀玉器和成百匹羅的紗織錦。

帝后棺槨被丟棄 七人離奇死亡

1959年9月30日,中共決定在定陵原址建立博物館,當天清晨,民工王啟發接到博物館辦公室主任的指示,說「十一」準備開館,既然複製的棺槨已經做好,原來的棺槨就沒用了,「你帶幾個人到地宮清掃,把那些棺木抬出來,好迎接領導來檢查清潔衛生。」於是,萬曆帝后的三口巨大的金絲楠木棺槨,被當作垃圾廢品從地宮抬出來,扔進了山溝。

棺槨被棄那一天,博物館正式成立,掛上了郭沫若題寫的館名「定陵博物館」。10月1日,為給中共篡政十周年「獻禮」, 定陵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

不久,當地農民在山溝裡發現了被扔掉的棺槨,刨去外面腐朽殘破的部分,看到裡面竟是堅固細緻的好木材,就連拖帶拉地一塊塊運回自己家,棺槨板材被哄搶而光。

一對年邁的夫婦特地請人用這貴重楠木打棺材,以備後事。第一具棺木製成,老太太就咽氣了;第二具棺材剛剛完工,老頭子也一命嗚呼,前後不到半個月。

五個月後,更加離奇的事發生了。

裕陵村一對農民夫婦弄了好幾方厚實的棺材木料,拿回去做了一對大躺櫃擺在堂屋裡。

一個星期天的中午,該夫婦收工回家,發現四個孩子不見了。轉一圈回屋,突然發現柜子邊放著四雙小鞋,打開櫃蓋,見四個小孩相互擠壓著,早已氣絕身亡。孩子的手指根都滲出了血,櫃壁滿是抓撓的痕跡。四個孩子,三男一女,最大的12歲,最小的5歲,當地公安得出「缺氧憋死」的結論。奇怪的是,按照常理,孩子即使都掉進柜子,被活活悶死在裡面出不來的可能性也幾乎是沒有的。

四個孩子死後,這對夫婦又生一子。這唯一的兒子高中畢業不久,也在一個深夜趴在躺柜上離奇死去,死因不明。

十三陵陵區的村子多以某陵命名,村民實際上都是過去守陵人的子孫,按民間老話講,他們拿皇帝的棺材板自己使用,就會有報應。皇帝的東西,普通人不能亂碰,因為無福消受。命中什麼命就享受什麼福,無福之人享用了不該享用的東西,就會給自己帶來災禍。

明萬曆皇帝和孝端顯皇后畫像(公有領域)

萬曆帝后遺骨被「紅衛兵」批鬥焚燒

「文革」時,全國各地掀起了「除四舊」運動,1966年8月,紅衛兵衝進定陵地宮,命令博物館倉庫保管員交出倉庫鑰匙,「要抓萬曆開批鬥會!」當時萬曆皇帝和二位皇后的散骨,經中科院古脊椎與古人類研究所一年的努力,已經穿製成三具完整的遺骨。

紅衛兵還聯繫長陵等地的單位,要求他們派人前來聲援。1966年8月的一天下午2點,長陵管理處、供銷社、林場、糧站、學校及附近的農民、紅衛兵、學生,紛紛來到定陵參加「批鬥會」,園內廣場上人山人海。紅衛兵抬出萬曆帝后的三具遺骨,激昂高呼:「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打倒地主階級頭子萬曆!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已經死去近四百年的人的遺骨,竟然成了「批鬥」對象。當時在場的定陵博物館的職工事後回憶:三具遺骨整齊地擺放在一起,萬曆的遺骨在中,兩位皇后分居兩側。周圍堆著帝后畫像和照片資料等實物「罪證」。一切準備就緒,紅衛兵高喊:「革命現在開始!」話音剛落,十幾個大漢便向遺骨猛力投擲石塊,一陣「噼噼啪啪」,三具遺骨被擊得七零八落。

接著,砸爛的遺骨被點火焚燒,烈焰騰起,遺骨及很多稀世文物燒成了一片火海。

突然平地一聲巨響,打了一個悶雷,剛才還晴空萬里的天空驟降瓢潑大雨,大雨徑直朝著骨頭焚燒的火堆壓過來,所有在場的人都親眼目睹了這一幕。

後來,焚毀萬曆帝后遺骨的紅衛兵多遭遇了不幸。

提議、參與挖掘定陵者很多都不得善終

當年直接參與挖掘定陵的人及在《關於發掘明長陵的請示報告》中簽名的名人,文革後很多都是殃禍不斷。

力主挖墓的吳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後來在獄中自殺,死前頭髮全被拔光。

鄭振鐸開始持反對意見,後中共高層已有指示,挖明陵已成定局,他就擔任了挖掘總指揮。1958年鄭振鐸出國訪問,途中飛機失事,他連一塊完整的骨頭都沒留下。

明定陵開棺後的一瞬間。左為鄭振鐸。(公有領域)

負責挖掘過程的主攝影師劉德安,曾親臨開棺現場,拍下第一張開棺照片,後來精神失常,上吊身亡。

參與請示報告簽名的鄧拓,文革中上吊自殺身亡;參與挖掘的考古專家白萬玉,晚年神志不清,遭受了極大痛苦,最後得腦溢血而死;郭沫若的兩個兒子自殺身亡;張蘇被遣送到湖北勞教。

定陵博物館裡 大多是複製品

定陵地宮的陪葬品極其豐富,公布出來的是定陵地宮共出土三千多件文物,其實當年很多絲織物,現場都沒能被登記報上。地宮被考古隊倉促打開後,真空環境被破壞,很多華麗的絲織物因接觸氧氣,瞬間就被氧化成為灰燼。

萬曆帝的緙絲龍袍,1958年出土時,在發掘現場就已經開始碳化。織造龍袍使用的緙絲技術失傳已久。緙絲工藝複雜,熟練織工一日只能完成一寸,一件緙絲長衣,需要連續不斷織造十年才能完成,可惜就這樣毀於一旦。

後來,因考古人員錯誤使用塗料,使保存下來的絲織物變硬,無法展開。半年後,出土的800匹明代最高端的絲織品全部毀掉。剩下的木製品、紙張和絲織品後來被放在定陵院內的普通平房裡,歷經了六十年寒暑,冬冷夏潮的氣溫濕度,對文物造成了極大損害。原本鮮豔的絲織品大多褪成烏黑,支離破碎,萬曆帝的龍袍,摺痕處已經發黑、碎裂,整體都已「酥掉」。

今天,在定陵博物館裡,擺放的是萬曆皇后棺槨的複製品,原棺已毀,屍骨無存。其它文物,絕大多也都不過是當年出土文物的複製品。

定陵出土的明神宗金絲翼善冠的複製品。金冠薄如蟬翼,用細如毫髮的金絲編織而成,所以稱「翼善冠」,上飾以「累絲」的二龍戲珠。看金冠的做工,說明明代的金屬冶煉、拔絲、焊接等工藝,今人已難以企及。(Mlogic/維基百科

據說萬曆帝建造定陵時,曾挖出過一塊大石頭,屬不吉之兆、風水大忌,但萬曆帝不願遷址重建,這也為幾百年後定陵的不得安寧埋下隱患。

而以無神論給治下民眾強行洗腦的中共,利用了人性中的貪婪、見利忘義,煽動人們罔顧天理人倫去胡亂挖墳掘墓、損毀文物,以研究為名,行破壞之實,帶累一干民眾為自已的不義行為承受果報,也實在是可悲可嘆。@*#

參考資料:

《淮南子》
《舊唐書》
岳南、楊仕《風雪定陵——地下玄宮洞開記》
龐中威 《定陵發掘親歷記》
《定陵往事 紅色年代中的特殊考古》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成都卻歷經無奈的蛻變。「城牆挖掉了,皇城炸掉了,城內的河道填平了,古橋拆光了,池塘沒有了,水也廢棄了。」摩天大樓覆蓋了滄桑古蹟,燈紅酒綠間,古城丟失了靈魂。
  • 中國古村在地理上的絕跡,以及其古老風韻的散失,令人扼腕、引人思考。顯然,當城市和鄉村建設與文物保護髮生衝突時,歷史悠久的文物往往要為「開發」讓路,有形及無形的文化載體被輕視、被損毀。
  • 利慾薰心的官員和商人要大拆特拆,對傳統文化、民族瑰寶缺乏認識的人們因無知而冷漠,而這正是中共當局通過暴力執政、無神論洗腦要達到的目的。正是這樣的政權性謀劃,導致了文明的流失,以及普遍性的、國民在文化、道德上的墮落。
  • 古老的北京、文化的北京正在消失,速度驚人。幾十年來,推土機一路掃蕩,不斷地碾壓都市的命脈:拆除了內城、外城,再鏟倒成片的院落。權勢壓製法律,金錢吞噬文物。滅掉真古董,蓋起假古董,荒誕往復不停。
  • 瑞典漢學家喜龍仁表示,他通過考察和記錄,「完成了對這座偉大中國帝都的些許義務」。那麼,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居民、承傳了最輝煌的傳統文化的中國人,可曾思考過,數不盡的珍貴的文明遺蹟為何消逝遺落?我們的使命與責任究竟何在?
  • 中國的大部分古城牆已於20世紀消亡,目前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傾倒,近現代的人為破壞是主因,尤其以中共執政期間的破壞為最甚。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全國出現了拆除城牆的風潮,北京、保定、蘇州、安慶、太原、濟南、蘭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寧、齊齊哈爾、迪化等地的古城牆被完全毀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