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蒙新增鼠疫病例 疫情全貌遭嚴密封鎖

早在2018年9月20日,嘉峪關市召開鼠疫防治培訓會。在內蒙、甘肅、青海以及四川西部等牧區,鼠疫多年來一直威脅著當地少數民族的生命安全,但中共當局對疫情一直祕而不宣。(嘉峪關疾控官方發布)

人氣: 1144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11月18日訊】據內蒙古衛健委週日(17日)凌晨發布消息稱,當地衛生部門在一天前確診一位在烏蘭察布市化德縣醫院就診的55歲患者,受到腺鼠疫情感染。

此前,該患者發病前的活動區域,在其就醫的化德縣醫院以北約80公里的錫林郭勒盟的一家採石場。而5天前在北京被確證的兩名肺鼠疫患者,則位於化德縣以北300多公里之外的蘇尼特左旗。但迄今為止,官方依然對實際的村鎮名字保密。

蘇尼特左旗一位牧民巴特爾11月13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不曾聽說當地疫情之事:「我們這邊沒有通知,沒這個消息。」

另一位牧民也說,當地曾在二十年前發現過鼠疫:「1998年或1999年,也聽說過(鼠疫),這一次政府也沒通知。」

據財新傳媒的報導顯示,早在今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當地就已經從動物監測中陸續檢出鼠疫菌12株。這意味著疫情已在動物間大範圍傳播。但官方此前一直沒有披露相關資訊。

2019年2月,此次爆發肺鼠疫疫情的蘇尼特左旗,之前對動物的疫情有監察,早在幾個月前就已檢測出鼠疫毒株,但迄今為止,當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蘇尼特左旗農牧局發布)

2019年2月,此次爆發肺鼠疫疫情的蘇尼特左旗,之前對動物的疫情有監察,早在幾個月前就已檢測出鼠疫毒株,但迄今為止,當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蘇尼特左旗農牧局發布)

北大人民醫院在回應記者諮詢時則稱,北京衛生部門已發布了相關資訊,北京沒有新發病例。但她也表述,如果從牧區回來,並出現發燒等症狀,則最好去地壇醫院檢查。

北大人民醫院︰如果從疫區那邊回來,你最好直接去地壇(傳染病醫院),我們可以排除啊,但是我們做不了進一步的檢查。只能先判斷有沒有可能,如果懷疑的話,也是轉到那兒去。

而目前正進行疫情處置的北京地壇醫院,則拒絕回應北京是否有新的疫情。

前紅十字會高管:官方正在封鎖相關資訊

中國紅十字會大病救助專案前高管任瑞紅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肺鼠疫俗稱黑死病,是非常嚴重的傳染病,歷史上屢次重創人類。目前北京醫療和疾控系統的人,都不敢就此事對外說話。她認為,官方正在封鎖相關資訊。

她說︰11月11~12日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情況,我就開始問我在北京醫療口上的朋友,朋友都是在這些醫院工作的,理論上都是能知道一點消息嘛,但是他們都不許講。肯定是有文件或內部會議什麼的,就是不允許談論這個事情。我問了所有的,他們要麼就說不清楚,要麼就是說不讓說。就是我有個朋友她孩子在上幼稚園嘛,她說現在家長都很恐慌,不把孩子送過去了。現在他們班裡有一半不來吧。是很恐慌,但是都沒有這種確切的資訊。

任瑞紅還指出,根據防疫流程,出現重大疫情,中國疾控中心應該每天發布通報,但現在疾控中心語焉不詳,這種現象讓人擔心。並且這種具有甲類傳染病的疑似病例,以前就應該就地隔離,然後由北京方面派專家前往治療調查。但內蒙方面將病人轉送千里之外,本身也說明整個防控流程上出了很大的問題。

一個名字顯示為北大醫學部王月丹的社交帳戶的說法認為,肺鼠疫的出現標誌著鼠疫流行的新階段,意味著該毒株已有了較好的人體適應性,毒力已經增強。他認為,問題比想像的嚴重。

儘管北京市官方此前已發布消息,稱從內蒙轉院到北京的兩名肺鼠疫患者已被隔離治療,並且在密切接觸者中沒有發現新的病例,接觸者被後續感染的可能性很低。但官方也承認,目前送醫的兩名患者,其中一人病情出現反覆,病情加重。

內蒙衛健委在回應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則拒絕回答任何提問,而是稱,此事由內蒙古自治區應急辦在負責,讓記者在週一詢問應急辦。

分析:中共一貫以維穩思路來處理疫情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中共官方就疫情會否擴散和傳染問題過早下結論。

橫河說:「肺鼠疫可以人傳人,就像感冒一樣,通過呼吸、唾沫,這些空氣就可以傳播。(北京確認的)那這兩個鼠疫患者,是從內蒙古染病的,從內蒙古到北京,他的傳播途徑和他在感染以後接觸過什麼人,這些都沒有肯定,就說不會傳染。做這個結論我覺得太早了一點。對公眾來說,最重要的是一個清晰的信息。」

橫河表示,中共一貫是以維穩思路來處理疫情,以為盡量掩蓋就可以保持社會穩定,但這個思路是錯的。

他說:「中共最大的特徵就是隱瞞消息。2003年SASR爆發的時候,中共也是隱瞞疫情,而且說了很多很多假話謊話,最後導致民眾沒有防禦,香港也在沒有接到通知的情況下,SASR疫情非常嚴重。所以說中共說什麼,這個是不能聽的。疫情不是靠維穩可以能夠做到的,要透明、公開、準確對於疫情,盡量讓民眾能夠知情。但是中共現在顯然是在盡量的掩蓋,盡量的讓民眾得不到真實的消息,它認為這樣就可以使社會穩定了,我覺得這個思路是錯的。」

橫河表示,中共嚴控相關信息,所謂的權威機構都是官方的,而且所有的機構都配合官方政治需要。目前事件引發的公眾恐慌,主要是中共沒人相信,官方正式的消息也沒人信了,這是最危險的。

責任編輯:林詩遠 #

評論
2019-11-18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