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鬥士」伍連德

奪命瘟疫黑死病 曾經敗在他的手上

作者:章閣

伍連德博士像。(公有領域)

  人氣: 6284
【字號】    
   標籤: tags: , ,

黑死病鼠疫),有人稱其「是比軍隊更可怕的敵人」。曾經肆虐歐洲,奪走了歐洲1/3人口的黑死病,最近驚現北京。已有媒體報導證實,北京多家醫院、賓館工作人員出現疫病感染及疑似病例。然而,中共「維穩」黑死病疫情,對外隱瞞消息,疫情恐怕比想像中還要嚴重。

回溯100多年前,清朝末期,東北三省出現了嚴重的黑死病。傳播速度之快,在四個月內,奪走了6萬人的生命。當時,有一人全權負責抗疫工作,制定了不少行之有效的防疫措施。他就是伍連德(1879年-1960年)。

《中國名人錄(第三版)》中的伍連德照片。(公有領域)

對於很多華人,伍連德是一個很陌生的名字。在100多年前,他的名字譽滿世界。他擁有許多顯著的稱號,而且都稱為第一,譬如他是第一個獲得劍橋大學醫學博士學位的華人,是走近諾貝爾獎的第一位華人。他主辦了中國史上第一次國際學術會議,還是中國海港檢疫管理處第一任處長。

1910年,在哈爾濱傅家甸,當時居住的中國人有24,000人,第一起疫病在這裡被發現。從俄羅斯回來的二位中國礦工入住「魁升員」的客棧後,出現了相同的病症:發高燒,咳血,皮膚出現紫紅色斑點。據臚濱府(今黑龍江海拉爾市)當局報告,10月25日二位礦工疫斃。繼而,整座客棧出現相同症狀。千里之外的哈爾濱,也出現同樣的死亡現象。人們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起的瘟疫。

地方官將疫情上報北京。由於疫情傳播速度驚人,俄國和日本竟以此作籌碼,要挾清政府。俄日兩國對東北三省虎視眈眈,以防疫為藉口,派兵進駐東北,準備搶奪東北控制權。

疫情和外交告急,中國的外交先驅施肇基(1877年-1958年)擔任防疫大臣,他推薦31歲的伍連德主持抗疫工作。1910年,聖誕節前夕,伍連德帶著他的學生林家瑞來到哈爾濱。然而此時,疫情已經傳播了一個多月,受到傳染的民眾難以計數。

為了查出病因,伍連德與助手祕密解剖疫斃者屍體,因當時的民俗不允許損傷屍體。他們只得頂著壓力從染疫身亡的日籍女子身上,取血取組織進行化驗,通過高倍顯微鏡,發現了鼠疫桿菌,證實疫病元凶為鼠疫。

鼠疫,通過鼠類傳染給人類的致命傳染病,分為腺鼠疫、肺鼠疫、鼠疫敗血症幾種。起初疫病發生後,人們不知疫病原因,地方官員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疫情沿著東清鐵路與南滿鐵路主要交通動脈,迅速傳播,演變為人傳人的大瘟疫。這場疫情極為凶猛,2個月內,導致392人喪生。

儘管查到疫病元凶為鼠疫桿菌,但還不清楚為何疫病能迅速導致死亡。一旦感染,幾乎必死。起初人們對鼠疫的認知,是老鼠得病後,跳蚤叮了老鼠,再去叮人就將病毒傳播到人身上。但東三省大量捕殺老鼠,也未能阻止瘟疫蔓延。

東北黑死病之慘烈,令人驚悚。其中一座天主教堂有250人病死。一家瓷器店全家8人全部染疫身亡。有的全家14口人,只有祖孫2人倖存。當時只有七萬人口的哈爾濱,就死去了六千人。根據伍連德自述,1911年1月疫情最為嚴峻。最多的一天有183人死亡。

東北疫情,經西方媒體報導後,舉世震驚,迅速登上國際報刊頭條。有的西方媒體稱黑死病是「比軍隊更恐怖的敵人」。

伍連德詳細探究,發現傅家甸的鼠疫共同點:所有死者都曾處於密封的屋子內。當時死亡群體,幾乎是一家一家的集體死亡,死因都是肺部感染,咳嗽咳血最終窒息身亡。他大膽推測,這一類鼠疫細菌能夠通過空氣傳播,於是將東三省流行的鼠疫稱為「肺鼠疫」。染上肺鼠疫的疫者死後皮膚呈紫色,因此肺鼠疫也叫黑死病。

肺鼠疫,是鼠疫中傳染性最強、死亡率最高的一種。從伍氏開始有了明確的肺鼠疫說法。現代人們對鼠疫的認知,認為通過飛沫就可以傳播,其依據就是根據伍氏的發現。遂即,他奏請清廷停止捕殺老鼠,轉而徹底封鎖哈爾濱疫區,切斷鼠疫傳播途徑及交通。

《中國名人錄(第三版)》中的施肇基圖片。(公有領域)

在官員施肇基的推薦下,伍連德成為東三省及山東防疫工作的總司令。整個防疫工作還獲得東三省總督錫良的大力支持。

東三省總督錫良像。(公有領域)

為了控制疫情,伍連德向駐紮哈爾濱的外國領事館商討防疫合作。經過逐一拜訪,俄國鐵路局調集100節空火車車廂,用以協助隔離病人。

當時,俄羅斯防疫站的醫護人員對防疫措施不甚了解,也不聽伍連德勸說戴上口罩,結果醫院的職員染疫身亡。在哈爾濱的法國醫生梅斯耐(G.E.Mesny)也不幸染病,僅僅四天就去世了。於是伍連德教醫護人員用紗布和棉絨遮擋口鼻,作為基本的預防措施。

由於黑死病對肺部的破壞實在太快,讓人防不勝防。不僅防疫人員戴口罩,郵差、警察、百姓等都戴起口罩。後來這種口罩也稱為伍氏口罩。

在清政府的支持下,伍連德動員了中西醫師、軍隊、警察等所有資源,抵禦疫情蔓延。地方當局出動軍隊控制人口流動。凡是患有鼠疫的病人,他們的房屋用生硫磺和石炭酸消毒。設置疑似病院和專門的隔離場所,以及火車廂隔離所。

為控制疫情,整個傅家甸還被分成四個區,每區設有消毒站、消毒車和醫務人員及警察。並有1100多名士兵把守外圍。每天派出四至六組巡察隊巡視各家各戶。一旦發現鼠疫病患和疑似病例,緊急送往醫院與隔離所,同時對他們的住所進行消毒。

由於寒冬時節,哈爾濱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土地凍結,無法埋葬疫斃者。所有的棺材堆積在一起,長達一公里。中國民俗不實行火葬。但若不處理這些屍體,就會留下巨大隱患。伍連德上報清廷,獲得火化許可。1911年1月31日,中國第一次舉行了大規模集體火葬,將二千副棺材集體焚毀。

此後,傳染病的疫情得到控制。1911年3月1日,在哈爾濱傅家甸,收到最後一例鼠疫病例。

英國皇家醫學會終身院士馬伯英教授介紹,當時鼠疫停止頗有戲劇性。快要過中國新年時,伍連德跟地方官員、百姓說,過年那天要大放炮竹。因炮仗中的火藥主要成分是硫磺。炮竹聲聲炸裂,滿城瀰漫著硫磺的味道,而硫磺能起著消滅鼠疫桿菌的作用。

哈爾濱疫情得到控制後,長春、瀋陽等城市的疫情還在肆虐。伍連德等人將在哈爾濱使用的措施推廣到這些地區。至四月底,整個東三省和華北的黑死病就得到控制。

這場慘烈的黑死病奪走了六萬人的生命,耗費白銀一千萬兩,導致經濟損失達一億元。

時隔一百多年,當時的防疫和抗疫記錄,至今還珍藏在遼寧省檔案館。在這些檔案中包括各地抗疫例行會議記錄,各地撥款數額,以及清政府主辦的奉天萬國鼠疫研究大會。

在伍連德的帶領下,肆虐東北的黑死病,不到四個月就被撲滅了,為風雨飄搖的晚清政府挽回不少顏面。

當時黑死病發生後,地方當局公開疫病實情,各級官員沒有隱瞞,而是大力協助防疫。加強隔離與消毒,各部署人員採用防範,佩戴口罩,加強消毒,並火化疫斃者屍體等等。一切資訊公開,在公眾的支持和協助下,伍連德有效地阻止了黑死病。這段歷史對當今依然富有啟示。

責任編輯:王愉悅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網絡傳出,北京多家醫院都收治了疑似鼠疫患者。醫院要求病人報告最近是否去過青海、甘肅和內蒙古地區。據此外界推測,這三個省區可能都已經發生了鼠疫。但是中共一直語焉不詳,有專家推測,大陸的鼠疫可能比想像中還要嚴重。
  • 據中國大陸官方資料,截至目前中國已有3例鼠疫確診病例,但因為中國內部嚴格封鎖疫情資訊,也讓鄰近國家格外緊張。對此,醫師蔡依橙就在臉書發文表示,網絡時代鼠疫控制容易做到,不過中國卻由於政府愛面子,且必須維持表面鼠疫的和諧,選擇讓相關的新聞與訊息消失,鼠疫並不令人害怕,中國政府的處理才是真正令人害怕的原因。
  •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在人類的歷史上,疾病不僅能影響個體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存亡,大規模的疫病通常還能改變歷史的前進方向,擊響改朝換代、王朝興衰的節奏,從東方到西方,莫不如此。
  • 大紀元每天為讀者梳理翻牆必看的文章
  • 黑死病從14世紀中期到19世紀的500多年間,造成歐洲近60%人口的死亡,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大型瘟疫。可是到目前為止,人類對於這種疾病如何開始,又是如何結束的,根本並不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