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探祕理大被包圍 黑衣人5招突圍

11月19日,警察圍困理工大學已經進入第三天,這種死包圍通常只在戰爭年代能看得到,但是在一個國際大都市,還是大學校園,出現了這樣的策略,真是堪稱當世奇觀!(新唐人合成)

人氣: 48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11月19日,警察圍困理工大學已經進入第三天,這種死包圍通常只在戰爭年代能看得到,比如1948年中共軍隊在東北的「長春圍困戰」,但是在一個國際大都市,還是大學校園,出現了這樣的策略,真是堪稱當世奇觀!

在這塊校園裡,警方再次大量發射催淚彈,僅18日一天,就有1458發催淚彈落在校園。我們還看到,在這場香港理工大學的圍困戰中,裡面的抗爭者斷水斷糧,經過一些記者採訪,發現大多數學生是想出去的,但一出去就要被逮捕,甚至面臨暴動罪的指控,所以猶豫不敢走。

可是,隨著校園內資源的極度匱乏,很多人想守也守不住了,陸陸續續走出來,找到出口成功逃脫的只是少數,而截至我們發稿,有報導說還有不足百名的抗爭者,堅持留守,他們的前景,令人擔憂。

今天我們繼續一次「新拍專題」的節目,關注理大事件。同時,在19日這一天,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參議院順利過關,我們接下來也會提到。


~~~新拍專題~~~

理大包圍圈 受困抗爭者遍尋出路

至少17日晚7點半開始,警察就展開了對香港理工大學的大包圍行動,根據香港媒體報導,參與包圍的警察有約2000人,而當時在校園裡的,包括理大師生還有外面進去的抗爭者,加在一起大約1000多人,從10歲出頭的小孩到年紀大的老人,都有。

警方把校園團團圍住,並狂射催淚彈,至少在17日晚,校園裡還瀰漫著催淚煙的氣味。食物和水隨時可能用盡,為了抵擋警察闖進校園抓人,前線抗爭者堅持抵擋警察入內,也不斷有人受傷。有的痛苦呻吟,有的傷者傷勢不重,稍做調整又立即回到前線。

有的校內抗爭者已經做好了被捕的心理準備,但是堅持跑去前線。他們是想,中大和理大各守著一個交通要衝,中大撤守後,他們之前在吐露港公路堵路抗議的前功盡棄,所以想守住理大,能實現繼續在理大堅持堵路紅隧的成果。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下,這種想法對他們來說,顯得相當危險。

在校園外的家人也都很著急,有的不停打電話進去,問理大內的情況,人是否平安。

有「守護孩子」的老人成員留守在內,他們想走的時候,同樣被警方拒絕。到現在這種做法都讓人難以理解,對於一些要走的人,警方說抓也不抓,也不放行,而是趕回校園,這樣做目的何在呢?

17日晚9點24分,警方表示允許校園內的人,從校園東北方的李兆基樓Y座的出口離開,一些人聽從警方指示,可是在走出Y座的時候,立即被警方逮捕,據說當時被逮捕的就有約50人。10:33,當時在校園內的香港當時於校園內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臉書發文說,嘗試護送市民從Y座出口離去,但是被警方用催淚彈和音波炮擋了回去。

本來警方說這個口可以出去,但是卻變成了引蛇出洞的「陽謀」。最後到了11點20分,香港警方這才說,所有從理大離開的人都會被捕,除非能出示有效記者證件。原來,警方第一次呼籲留守人士從Y座離開,是沒有把話說清楚。

就這樣,絕大多數人無法平安出走,不得不繼續留在校園內。

他們很多人並不是理大學生,所以對環境也不熟悉,去到哪裡還需要問路。事發突然,不少進去的人並不知道自己會這樣被困在裡面。特別是接近17日午夜,警察放出消息說可能要用實彈鎮壓,令局面更加緊張。

根據《立場新聞》一篇名為「The Longest Day 被困理大的師奶、學生、抗爭者」的報導,從17日午夜到18日凌晨,留在校內的人展開了是突圍還是留守的討論。他們通過社交媒體得知,在理大附近的油麻地、尖沙咀,都有很多人在聲援他們。有的外面消息寫著,要等待校內的抗爭者突圍,然後匯合。

這樣,抗爭者中就出現「繼續留守」和「衝出包圍」的兩種主要觀點。主張「衝出包圍」的人認為,需要配合外面的聲援,內外夾擊,也避免連累外面的支援人士被抓捕。

另外,也有抗爭者認為,在校內的人,有人受傷,有人沒有裝備,如果突圍,這些人是衝不出去的。需要統一規劃,再一起行動。

不過這個時候,大家很多人散落在校園的各個地點,比如食堂、運動場,他們在那裡休息。其中有一對母子,至少在18日凌晨,還雙雙被堵在校園內,當時孩子接受採訪,母親在一旁做飯。

討論到最後,大家都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結果,在18日早5點,一隊速龍從大學正門衝進去抓人,包括在正門長梯旁邊的醫療中心,裡面的人被警察喝斥。其中一人的手機當時一直開著直播,錄著這個過程,我們從網上可以看得到。人們走後,有記者進入醫療中心,留下的只有血跡和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對不起!因有速龍突擊,而要去你房間,本人十分抱歉,希望你理解並體諒。

在18日早上,理大校園裡的食物已不多,飲用水也非常緊張,這樣挨下去,挨不了多久。面對窘境,到了18日早上。一部分抗爭者選擇換去黑色服裝,穿上平時的衣服,以便一旦被捕能降低被告暴動的可能性。

另一部分抗爭者,認為突圍總比死挨著好,至少能闖出一條補給線。於是,至少從18日早上開始,被困在校園裡的抗爭者,開始嘗試各種方式衝出包圍圈。

為衝出包圍圈 抗爭者嘗試至少5種辦法

1. 強行突圍

18日早上8點鐘左右,一共100多名黑衣抗爭者集合,從正門「出征」,而他們的主要武器,就是「汽油彈」,結果剛出正門不遠,就被防暴警察的催淚彈、胡椒球彈等打了回去。這次突圍失敗,也消耗了最後的一部分汽油彈,當時所剩的汽油彈也已經不多。

到了18日下午12點半和1點半,幾百名抗爭者再次進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突圍,均以失敗告終。特別是第三次,抗爭者已經什麼武器都沒有了,只剩下雨傘,卻遭到大批防暴警察的密集催淚彈阻擊,有人形容當時能見度為0。此時防暴警察跟進,在近距離甚至只有一兩米的地方向他們發射鎮暴彈,但受訪的人不清楚是橡膠子彈還是海綿彈。

就這樣,18日當天的這三次突圍都失敗了。

2. 伺機闖關

19日晚間,理大內有20名義務急救員表示,校園內學生越來越少,物資也極其匱乏,他們已經完成職責,所以開始撤離。到了晚上10點鐘,他們走出理大正門接受警方登記的時候,有約10名抗爭者試圖乘機從正門脫身,但全都被警察攔截拘捕。此外,也有人嘗試在催淚煙瀰漫之際脫身,但也是以失敗告終。還有一名抗爭者,在試圖脫身離開的時候,從高處落下,腿部嚴重摔傷,現場血跡斑斑。

3. 剪破鐵網

17日晚7點半進入理大的議員許智峯透露,當晚年輕學生抗爭者尋找出口,但是找了三四個,發現都有警察看守。甚至有人嘗試在學校偏僻處,剪開鐵絲網離去,但是發現山頭上都有警察看著,用手電筒照著要逃離的人。因此,當時就連剪鐵絲網從不是路的路離去,都成了不可能。

4. 順繩離開

18日晚上8點多,一批學生在理大挨著漆咸道南的一個天橋,找到了突破口,他們順著繩索爬了下去,由趕來營救的摩托車司機接走。但是據連登討論區的消息,因為一家英國媒體的直播,暴露了這個逃脫路線,因此招來了警察,堵住了這個從天而降的出口。

5. 下井游離

19日上午,有一部分抗爭者還嘗試從下水道離開校園,但是因為氣味太臭而放棄。也有消息說有人掉落井中,消防處派潛水員尋覓,截至發稿,還沒有音訊。到了19日晚上,又有人試圖從雨水渠游離出校園,雨水渠裡面水很深,一部分人後退,一部分已經深入的人失聯,後來潛水員去找失聯人員也沒有線索。但有香港報導,十幾個人成功從雨水渠離開校園,但是也有未經證實的消息說,當中的大多數人,半路又被警察截住,並拘捕。

理大被圍 外援營救的得與失

由於理大內的抗爭者勢單力薄,很難衝出包圍圈,但安安靜靜走出校門,要麼被警察的鎮暴武器逼退,要麼被捕,面臨被打被判刑的前景。這時他們還有一個寄望,就是外界的援助。當然外界的人們也很擔心他們的安危。這樣,外面出現了兩種不同的營救方式,一種是跟警方硬碰硬的「圍魏救趙」,一種是社會精英的集體營救行動。

1. 「圍魏救趙」 再次展現港人團結精神

為幫助理大解圍,港人雖然沒有實現18區開花的圍魏救趙,但是也在多個區域,有相當多的人出來聲援。

例如18日下午,理大附近的彌敦道,成了港人展示團結的舞台。這條九龍的主要大街上,香港市民自發組成了5條長長的人鏈,向理大方向傳送物資。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近10萬香港市民聚集油尖旺,對包圍理大的警方進行了反包圍。

而聲援行動也發生衝突,最激烈的要屬18日晚在油麻地,在油麻地的佐敦彌敦道一帶,警方後來宣稱拘捕213人,他們面臨暴動罪指控,這將是6月以來,因暴動指控涉及被告最多的一次。同時,這裡還發生了多起事件。

例如,在這個畫面中,有抗爭者在一條後巷被多名警察私刑毆打;有片段顯示,有警方的白色小巴衝向人群,有媒體說釀成了人踩人的悲劇,但是警方回應說,小巴沒有不安全舉動,而抗爭者倒在地上,是自己跌倒;同時,在油麻地的大掃蕩中,還有連續的槍聲和疑似閃光彈的光亮,場面十分凶險,這個我們在昨天節目中也提到過。

另外,在18日晚的尖東地區,有男警察闖入女廁,拘捕了5名被指控非法集結的女性。

有人議論,警方可能猜到港人會針對理大進行「圍魏救趙」的行動,他們把警方這種策略稱為「圍點打援」。這只是一種分析,但是港人團結的精神,再一次令外界感動落淚。

2. 社會精英 前往理大營救抗爭者

下面要說的第二點,就是社會精英對抗爭者的集體營救行動,雖然這一點是帶出抗爭者最多的一個,但是,很多抗爭者就避免不了被警察帶走,或者登記。只是免去了在鏡頭前被警察亂棍打傷的風險。

約50名中學校長、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等眾多社會精英人士,18日晚前往理大,勸告抗爭者離開。這些抗爭者,經歷連日壓力、缺糧缺水等,已經精疲力盡,還有不少人受傷,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已經在這些人的陪同下,陸續走出校園。

其中,曾鈺成在現場特意帶出一名叫「朱媛」的女生,有消息說這是中共前總理朱鎔基的孫女,也就是香港金融發展局成員朱雲來的女兒。曾鈺成身邊的工作人員否定這一說法,只說是普通家長向曾鈺成求助,不過說保護當事人安全,不透露更多資料。但是,什麼普通家長能找到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呢?而且這名朱媛出來的時候,不像別的抗爭者要摘下口罩。種種跡象顯示,這個參與抗爭的女孩,背景可能不簡單。也有民主派人士分析說,朱媛可能只是一個代稱,這個女孩應該另有其名。

好,這是在理大事件中的一個小插曲。

根據警方統計,不包括之前在理大逮捕的大約400人,截至19日晚,已有800多人自願從理大離開,其中接近300人不滿18歲,還包括至少47名教職員工。而根據稍早的,今天下午的數字,警方近兩日在理大及其附近區域拘捕的人,總計有1100人,相信其中包括自願走出而被拘捕的成年人。而那些未成年人,在登記後可以暫時回家,不排除被警方在日後檢控。

而香港醫管局則在19日中午表示,接納的理大抗爭者受傷人士,已經有超過200人,陸續被送往全港不同的12家公立醫院就醫。

讓人如何不擔心?被捕抗爭者的遭遇

17日開始警察包圍理工大學,在理大和附近區域,至今已經有超過1000人被捕,其中19人已經於19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過堂,全部都是30歲以下年輕人,近半數18歲以下。案件將押後到明年2月10日再審,其中11人獲有條件保釋,2人被拒。

這些過堂的人講述了他們被捕後的遭遇,暴露的警方行為令人震驚。有人說,有速龍小隊的警察威脅他說:帶你到新屋嶺去雞姦;還有人被講普通話的警察拳打踢頭,在被捕時還被拖傷面部,更被警察掐脖子;甚至有人說,有警察近距離向他的手和手指射擊橡膠子彈。

這些是我們已知的一些被捕者的遭遇,還有一些被捕人士,去向令外界擔憂。

11月18日,一段視頻被廣泛轉載,顯示至少十幾名被捕的人被警察押上一列火車,地點在何文田的愛民邨附近,那條鐵路綫是「東鐵」,線路直通大陸羅湖邊境。一些人擔心,這些人會被運往大陸。

警方在記者會上承認使用東鐵列車押送十多名被捕者,而且是理大抓到的抗爭者,但是給出的理由是,鐵路火車是當時適當可行的運輸工具。目前還沒有對於這些抗爭者去向的進一步報導。

自認無錯 絕不投降 理大仍有人死守

截至我們今天發稿,綜合媒體消息,理大內部仍有至少幾十人堅守不出。他們在一片狼藉的校園裡尋找物資,當中一些受訪者表示會堅持到最後,他們做好了警方將衝進校園抓人的準備,一旦警察衝進來,他們表示會用磚和所剩的汽油彈還擊。支撐他們留下的信念至少有4點:

1. 絕不認輸 影響士氣
2. 為很多在外圍 前去支援他們的市民精神所感動
3. 香港有不少學生因抗爭犧牲 所以他們會堅持抗爭下去
4. 自認堅守校園沒有錯 出去向警察投降就等於認錯 向不公平制度屈服

而且,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連遺書都沒留。有的人則表示,不介意坐牢,10年也沒關係。

《立場新聞》採訪了其中的一些人,當中還有人組成5人小隊集體行動,堅持「齊上齊落」的原則。這5個人說心情不好,每天也吃不下什麼東西,只有一餐,也就是餅乾或者麵包,但是他們表示不放棄。也對外面聲援的人表示理解,認為大家已經盡力,因為現在抗爭者與警察的對峙,就是雞蛋對高牆。

其中也有個別人表示,除非身體狀況差到撐不了,不然不會投降。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參議院過關

節目最後,我們來說一下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11月19日下午,美國參議員以口頭表決一致通過這項法案,除此之外,還有禁止向香港警察輸出鎮暴武器的一項法案。

目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主要內容是:

1. 要求國務院的年度報告中,可列出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士,凍結他們在美資產和禁止入境。美國總統有權執行以上的命令;

2. 除了美國總統,國務卿也有權向國會提議「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等於對一國兩制執行情況,多了一個把關人;

3. 規定國務院,每年都要評估香港的自治狀況;

4. 加強了對香港民主和人權的監督,無論大陸還是香港的個人,參與迫害香港人權的都面臨制裁。

但是,因為參眾兩院現在版本還不一樣,所以兩院還要花時間協調,達成一致版本,再通過後,才能送給美國總統簽字生效。理想情況是今年年內完成立法。但根據路透社引述一名官員的話說,美國總統川普,還沒有決定是否簽署法案。預計該法案會在白宮幕僚間進行一些辯論,有人會強烈支持,有人則會考慮到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不過從目前階段看,法案最後能過關,還是比較樂觀。

好,今天我們先說這些。感謝您的收看,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的頻道。那下次節目,再見啦!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19-11-20 3: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