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要為他們做點什麼 一位加國交換生選擇留香港

人氣: 10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編譯報導)隨著香港警方對抗議者的鎮壓日益殘酷,加拿大各大學催促在香港的交換學生儘快回國,並提供資助和完成學業的過渡計劃,但一位加拿大交換生卻選擇留下幫助那些與中共抗爭的學生們,儘管面臨著催淚彈和水砲及聲波武器的襲擊。

香港現在是秋風陣陣,正是宜人的季節,但吹拂到簡恩‧林(Jan Lin)臉上的卻是催淚彈的氣體。

這位來自溫哥華的24歲小伙子站在人群中,他們試圖在週一(11月18日)晚上衝破警察對香港理工大學的圍困。數百名支持民主的抗議者被困在理大校園內,警察向外來救援的支持者們通宵地扔催淚瓦斯罐,並向他們發射水砲。

「真是煙熏火燎。」林週二早上對《溫哥華星報》說,「最可怕的是,警察衝散了我們的隊伍,並對前線許多人發動襲擊,人們試圖逃跑,造成了很多混亂。我們不知道能去哪裡,因為我們被包圍了。」

香港警察向抗議者投擲催淚瓦斯罐。(Getty Images)

作為卑詩省西門菲沙大學與香港城市大學之間交流計劃的一部分,這名商科學生自9月以來一直在香港。

他說剛開始對抗議活動並不關心,有一天,當他走近一個抗議活動時,一枚催淚彈罐正好落在他旁邊。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什麼都看不到,我甚至無法呼吸。」他說。

由於迷失了方向,他跑到了馬路上,跑進了車流中,突然有人伸出手,將他引回到人行道上。有人幫助他沖洗了眼睛,還給了他食物。

他說:「我很感動,我甚至不認識這些人,我不是來自香港,但是我感受到的那種紐帶和那種情感,我需要做些什麼來幫助他們。」

抗議者們用水清洗被催淚彈氣體熏傷的眼睛。(Getty Images)

在林的心中香港占有特殊的地位。他說,他在溫哥華長大,但香港讓他感到這才是自己的家。

「在同膚色的人中間讓我感到更加舒服,這也是我如此愛香港的原因。」他說。

當週一得知學生們被警察圍困在香港理工大學的時候,他馬上拿起自己的東西往那裡衝。大學位於香港非常繁忙的尖沙咀購物區東面,他記得經過了展示勞力士手錶的商店櫥窗,走過香格里拉酒店,走進了催淚彈的煙霧中。

他說,自己不是站在最前線,最前線的人用雨傘抵抗催淚瓦斯的襲擊。他能聽到前線人們的叫喊聲,他們讓後面的人後退,然後催淚瓦斯罐子落下,每個人都跑開,又都回來整好隊伍重新前進。林說,自己在隊伍的中間,為前線隊伍的人傳話,要求後面的人提供緊急救援藥物,並幫助把藥物遞給前線的人。

在這樣的動盪之中,林知道他可以離開這座城市。上週,由於港警鎮壓行動加強,城市大學取消了本學期剩下的課程。包括西門菲沙大學在內的加拿大大學一直在催促其在香港的學生們離開。

林說:「我真的沒有理由留下。但是我非常喜歡這座城市,因此有很多人受到影響。我不能只是坐著看著、逃跑或什麼也不做。」

林是居住在香港的約30萬加拿大人之一,也是數十名在香港接受大學教育的加拿大人之一。

卑詩大學、西門菲沙大學、多倫多大學、麥吉爾大學等都已經和在香港的交換學生取得聯繫,確保他們都平安,也積極協助他們離開香港。

加拿大全球事務部發聲明說:「加拿大人在海外的安全和保障是政府優先關注事項。我們繼續密切留意香港局勢,也嚴重關切持續發生的暴力行為。」#

責任編輯:嚴楓

評論